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764章 时间之斗

万古神帝第3764章 时间之斗

无数明亮的阵法,如磐石般堆砌,化为城垣要塞。

一团团圣光,一道道神威,从要塞中释放出来,给人以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精神意志。

显然,雷族这些能够修炼到一定层次的修士,并非乌合之众。

修辰天神打出时间长河,浩浩荡荡,不仅蕴含时间力量,也蕴含她恢复到大自在无量中期的神力气劲。

“嘭!嘭!嘭……”

归墟入口外的海域中,一座座巨兽形态的岛屿,在时间长河的冲击下崩塌。

溅飞起来的土石,突然间,下坠速度变得极为缓慢,像是定格在了半空。

阵法要塞内的雷殷神尊看到这一幕,立感大事不妙。

大自在中期的神力易挡,时间力量却无孔不入。

一旦让时间力量冲入要塞,后果不堪设想。

“阵出暮鼓,界立圭尺。”

雷殷神尊大喝一声。

要塞内,一座座阵法变化排列,阵光凝成一只直径三万里的圆鼓。

随着阵法运转,这只超乎寻常的鼓,随之震响。

“轰隆!”

如同雷鸣一般,一圈充满时间力量的劲浪,从圆鼓边缘爆炸般的外散出去,将冲击至此的时间长河震散。

而随着鼓音响起,血色的天空,转为暗红色,如同黑夜降临。

鼓音持续不断,时间长河彻底被阻挡住。

手持日晷的修辰天神,道:“暮鼓晨钟,是传说中的两件时间神器。

暮鼓响,夜降临。

晨钟鸣,天初明。

两件神器,可轻易改变一界的昼夜变化!他们这是以阵法,衍化出了暮鼓般的时间力量。”

“张若尘,你我联手,以时间神器和时间奥义攻伐。

看他们一群蝼蚁,如何挡得住?”

修辰天神话音刚落,一根天柱般的黄褐色圭尺,从归墟中飞出,插在了要塞前方的海水中。

它也不知多少沉重,多少高耸,只是简简单单的落下,就令海水掀起百丈高巨浪。

这根圭尺,是用一座大世界的所有物质祭炼而成,内部布满时间印记,乃是一件流传于古籍中的时间神器,上古以来就没出世过。

而这根圭尺的主人,此刻傲立在阵法要塞内,丰腴凸翘的身体被一件杏黄色长袍包裹,皮肤白如陶瓷,看不见任何血色,三十来岁的模样,分明风韵绝色,却给人死气沉沉的阴森感。

雷殷神尊只知她是时间神殿历史上的一位殿主,夺舍自己的尸身归来,化为了尸族修士。

雷祖称呼她为妧。

雷族别的修士,称呼她为“妧尊者”。

妧尊者不苟言笑,道:“张若尘曾施展无极神道,化为太极四象图印,闯过了空间神殿的守护神阵。

如今,他的修为更胜当时,一品神道神乎其技,大家做好决死一战的心理准备吧!”

“自是要决死一战!十大阵势,已灭其五。

若我们的阵法要塞被他冲垮,雷族的精英尽殒,百万年也休想恢复元气。

反之,只要我们挡住了他,等到天尊赶至,便是他败亡的时刻。”

一位长着一对雷电羽翼的雷族大神道。

“来了!”

严阵以待的雷殷神尊大喝一声。

张若尘全身神气涌向日晷,而日晷又在少阴神海中急速旋转,水流声越来越洪亮,仿佛要将真正的时间长河召唤出来。

可惜,张若尘的修为境界,终究还是差了一大截,没能做到七十二品莲在不周山做到的大能耐。

但,他能够影响天道,使时间长河的声音在归墟外响起,已经让雷族诸神大惊失色。

随着日晷向阵法要塞飞去,时间力量大爆发。

“轰!”

尽管三万里长的阵法暮鼓在无数雷族修士的催动下,不断震响,声可裂天,但,被日晷撞上后,顷刻间如同气泡一般破碎。

日晷直向阵法要塞而去。

妧尊者双袖掀起,黄袍飘扬,飞出阵法要塞,出现到圭尺后方。

“催动合击阵法,助妧尊者,斩来犯之恶。”

雷殷神尊传令。

数十万座阵法应声而变,变成合击阵法。

每一座阵法中都飞出一道光束,击中圭尺。

妧尊者一掌打出,圭尺和掌心之间的地方,出现一个巨大的圆形时间印记阵盘,阵盘前移。

“轰隆!”

日晷和圭尺撞击在一起,两者之间,就是那道明亮的阵盘。

阵盘猛烈的震颤,下一瞬,竟是将日晷打得反弹回去。张若尘以空间手段,接住飞回来的日晷,望向眼前如同铜墙铁壁般的阵法要塞,目光最终落在妧尊者身上,道:“时间造诣如此高深,且携有圭尺,你当是时间神殿历史上的某位殿主吧?

敢问,时间神殿有多少位殿主归来?”

经历了不周山一战,张若尘不得不思考,时间神殿是否也有大批殿主的残魂降临到这个时代。

若是如此,七十二品莲和雷罚天尊他们掌握的力量,未免太过可怕。

不说将他们赶尽杀绝,至少,削弱他们已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

毕竟,每一位古之殿主,都能引发一方星域的大动荡。

妧尊者道:“你在我这里,得不到任何答案。”

“那我便擒拿你,直接搜魂。”

张若尘道。

雷殷神尊声如惊雷,从要塞中传出:“张若尘,今日雷族与你结下血海深仇,你敢闯归墟,必教你有来无回。

什么一品神道,什么年少始祖,凭你现在的修为,还逆不了天。”

“雷族诸神在此,谁可破阵法要塞?

诸天来了,也得饮恨。”

另一道无量神音,在阵光中响起。

张若尘道:“我看未必吧!”

似乎在响应张若尘一般,阵法要塞中,被镇压了的虚穷,蕴含无尽黑暗力量的身躯不断膨胀,很快就达数十万里长。

一根根水藻般的黑暗触须中,涌出无数虚无气泡。

要塞中的阵法,不断被虚无气泡吞没。

阵中修士惨叫不止,化为虚无,未留下任何物质。

张若尘深知虚穷的厉害,就算雷族的阵法要塞没有破绽,也不可能在镇压虚穷的同时,还能挡住他。

抓准机会,张若尘同时打出天鼎和地鼎,接连撞击向圭尺。

妧尊者不理会身后阵法要塞中的变故,内心沉定,全力施为,以合击阵法和圭尺,将天鼎和地鼎挡住。

就在她心生“九鼎不过如此”的念头之时,张若尘竟是直接穿过圆形阵盘,出现到了她眼前。

尽管她修为已经重新修炼到大自在无量层次,尽管她曾经是不灭无量,但,面对张若尘排山倒海般的威势,依旧神魂受制,想也不想,立即鬼魅般,向阵法要塞中遁去。

“还想走?”

她与张若尘撞了一个满怀,张若尘如凭空就出现在了她身前。

“噗嗤!”

张若尘一击掌刀劈下,直接将她头颅打得和脖子分开,颈骨断裂,神血侵染红了他的袍衫。

这等肉身力量,吓坏所有雷族修士。

张若尘抓住妧尊者的头颅就开始搜魂,却发现她的神源和神海,并不在头颅中。

心中后悔,准备去追的时候,妧尊者的无头身躯,已冲入进阵法要塞。

所幸的是,修辰天神紧追在妧尊者身后,也进入阵法要塞中。

修辰天神和虚穷同时在阵法要塞中破坏,雷族诸神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阵势变得越来越乱,要塞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张若尘不缓不急的收取了圭尺,提着血淋淋的头颅,与要塞中重新长出头颅、恨得咬牙切齿的妧尊者对峙,静静等待,见时间差不多了,他将四鼎催动,准备给这座阵法要塞最后一击。

妧尊者深知张若尘的厉害,没有了阵法要塞,自己更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决定退走,逃向归墟深处。

“轰隆!”

不知多少万里高的血叶梧桐,从归墟深处压了下来,将整个阵法要塞扫平。

一座座阵法,像阳光下的泡沫一般破碎,无数雷族修士化为血雾云团。

只是一击,就灭了大半雷族修士,百万尊以上的圣境修士陨落。

空气中,到处都是残骨、残魂、血气,哀鸿遍野,海面狼藉不堪。

张若尘尚未出手,四鼎环绕身周,眼中不禁露出诧异神色。

血叶梧桐可没有这样的实力!

是凤天。

凤天这是对他迟迟不能攻破阵法要塞不满,所以亲自出手了?

“拦截住他们,不可让他们逃走了!”

凤天的神音,从归墟深处传来。

张若尘感知到了雷祖和绯玛王的气息,二人正急速向归墟出口而来。

顿时,他明白凤天为何亲自出手攻破阵法要塞了,若是让雷祖和绯玛王进入要塞,和雷族一众修士联手催动阵法,必将是一件天大的麻烦事。

张若尘对雷祖和绯玛王的兴趣不大,觉得妧尊者身上的秘密才更重要。

再说,雷祖和绯玛王绝非等闲之辈,以他现在的修为,以一敌二,必败无疑。

张若尘从来没有觉得必须要遵从凤天的旨意,直接向妧尊者追去。

但,失算的是,雷祖和绯玛王对他的兴趣却很大,冲出归墟后,直接向他追来。

雷祖看见浮尸千里的海面,戾气冲天,吼声道:“雷族今日之劫,必须有人陪葬。”

本是在逃的妧尊者,见有强援赶至,立即停了下来,体内涌出浩浩荡荡的时间规则,脚下衍化时间神海。

顿时,形势急转直下,张若尘陷入前有狼,后有双虎的危险境地。

http://www.pronostic.org/n3695.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