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755章 宇墟之秘

万古神帝第3755章 宇墟之秘

宇墟,位于不周山顶,是空间神殿历代殿主才能踏入的禁土。

空间神殿历代殿主对宇墟皆是讳莫如深,使得这处禁土,蒙上一层无法捉摸的神秘面纱。

凤天跨过宇墟天门,闯入进去后,立即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眼前的世界,白茫茫一片,看不见任何色彩。

哪怕是悬浮在虚空中的山岳、棺椁、大陆,也都是比瓷器更白的颜色。

在数十亿里外的遥远之地,混混蒙蒙,白雾弥漫,空间规则活跃至极,有浓厚的“量”之力在白雾中流动,似一处空间塌陷地带,又似一处通往未知之地的空间入口。

虚天、真理殿主、井道人先后进入宇墟,皆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这是……无色界的气息,难道传说中的宇墟,其实连通着无色界?”真理殿主道。

无色界,是离恨天最凶险的一界,号称空无边,识无边,一旦进入,就无法从里面走出。这一点,与黑暗大三角星域很像,一白一黑。

但黑暗大三角星域,好歹存在于真实世界,天地规则有迹可循,也有物质存在。

而位于离恨天的无色界,显然更危险,更莫测。

从古之强者相继归来后,天庭和地狱界就有一种论调,觉得,这些古之强者的残魂,很可能大多都藏在无色界。如此,方才避开了各个时代修士的猎杀,苟延残喘到了今世。

做为当世诸天,真理殿主自然到达过无色界的边缘地带,但,关于无色界的传说太多,以她之修为,也不敢闯入进去。

宇墟居然和无色界有某种联系,这怎能不惊?

此时,七十二品莲、渔净祯、五目金虫、万歧,还有数十位夺舍归来的空间神殿历代殿主,急速向数十亿里外的那片混蒙之地赶去。

四尊不灭无量追赶上去之时,他们已经站在白色云雾中,身后就是空间规则活跃区域。

无色界的气息和量之力,就是从白雾中涌出。

真理殿主知晓已经无法将他们留下,立即寻找张若尘和龙主的位置,发现他们二人没有被擒,这才放心下来。

虚天剑指七十二品莲,道:“留下紫心天尊兰,否则老夫打上无色界,也要与你死磕到底。”

他可是知道,还有一株紫心天尊兰,被一位大自在无量境界的古之殿主收走。

七十二品莲已收起凌厉之气,恢复平静悠然,一双妙目,盯向张若尘,似意有所指,道:“你若想要那株紫心天尊兰,不应该与我死磕。且,无色界也不是你可以闯的地方,你若来,我保住你十死无生。”

张若尘立即道:“虚天,她这是想离间我们,紫心天尊兰并不在我手中。我可向你承诺,我必定动用一切势力和人脉,助你一起打上离恨天,平了无色界。什么禁土,什么十死无生,也就只能吓唬小孩子而已。”

虚天以精神力推算,没有得到任何结果,顿时,露出狐疑之色,不知该信七十二品莲,还是张若尘,

这两人,就没有一个能信的。

虚天为了紫心天尊兰已经急红眼,暗暗传音张若尘:“若尘,你是一个有孝心、重感情之人,可别为了一株神药,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老夫可是专程送宇鼎过来,助你解决不周山的隐患,你总不会欺骗我吧?”

张若尘当然不怕伤了和虚天之间的和气,在无月这件事上,就已经将他气得够呛。

但这老家伙是一个看重利益得失之人,只要张若尘有足够的价值,能从张若尘身上拿到更大的回报,他就能忍。

当然,表面上还是要给他足够的面子,不然他怎么下得了台?

张若尘道:“父皇、灵希、般若都在命运神殿,命运神殿可谓是我的第二个家,晚辈哪敢欺骗虚天大人?一株紫心天尊兰算什么?等此间事了,我带虚天大人去取剑源神树。”

对于剑源,自古以来,众说纷纭。

张若尘能够说出“剑神神树”四个字,这让虚天心中大定,至少说明这小子的确见过剑源。很可能,剑源真的在他身上。

说出带他去取这样的话,显然是在谈条件。

这倒正常,这小子也修炼剑道,怎么可能轻易将剑源交出?

而张若尘此刻的心,早已飘至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剑神殿,生出深刻的担忧。

在第一次到达剑神殿外的时候,张若尘就凭借剑祖剑魂和一滴剑源,意识穿透时空,看见了无色界。看见了,在站在无色界中,铸剑的上清。

上清早该在二十万年前,就被碧落子斩杀。

无色界中的那位,到底是谁?

张若尘坚信,当年自己惊鸿之间看到的那一幕绝对真实,不会是幻象。

剑神殿和无色界之间,必有某种联系。

凤天玉指间,紧紧捏着一枚枚佛珠,质问道:“今日我们留不住你了!现在,你是否能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梵宁?”

“我断不思量,你莫思量我。将你从前与我心,付与他人可。此去不回头,这条路我决心走到底了!”

七十二莲带着一众高手,向白雾深处而去。

强劲的空间涟漪爆发出来,一直扩散到不周山外,被所有神灵感应到。

在这一刻,诸神皆知,不周山顶的空间传送阵再次启动了!

“哪里走!”

虚天第一个追上去,双手持剑,噼出一道连天接地的剑气。

宇墟中的各种物质,在一瞬间就被剑气余波摧毁,纷纷爆碎。

“哗!”

白雾中,另一道剑气飞出,横贯南北,与虚天噼出的这一剑对碰在一起。

两道剑气,形成一道十字印。

“轰隆!”

强横的毁灭力,向四方扩散。

白雾被震散,空间阵法通道破碎,消失无踪。

真理殿主将张若尘、龙主、阿芙雅护在身后,抵挡住了剑气余波,眼中浮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世间居然有人,能够用剑气,化解虚风尽全力以赴的一剑?

而且,这一剑显然是从无色界噼出,在穿过空间阵法通道的时候,肯定已经消减了部分力量。

虚天亦微微失神。

须弥死后,他自认自己剑道天下第一,再无对手,哪曾想无色界中竟然隐藏着怎么一尊恐怖的剑道强者?

那人是谁?

看到这一幕,张若尘更加坚信,剑神殿和无色界必有非同小可的联系,特别是神殿中的剑魂凼,绝对隐藏有史诗级巨鳄,是能够驱使羌沙克残魂和祖级人物残魂的存在。

虚天和凤天此刻遇到更大的危机,空间阵法通道已经毁掉,他们不可能像七十二品莲那样逃走。

而感受到空间波动后的天庭诸神,正急速向不周山汇聚。

天条秩序的波动,已经出现到不周山上空。

秩序中,隐隐可见天罚神光划过,比闪电要璀璨百倍、千倍。

一旦他们走出宇墟,必将承受天条和天罚。

在万界诸神的意志合力的情况下,个人的力量,显得太渺小,天尊级都极有可能会饮恨。

虚天嘿嘿一笑,看向真理殿主,道:“师妹,好久不见。”

“闯天庭,杀无赦。”

真理殿主没有要和他叙旧的意思。

井道人道:“没错,虚老鬼,是你先参与进天庭和地狱之间的战争,没有旧情可讲,相见便是敌。”

虚天怒声道:“若非老夫出手,不周山已沦为邪魅的巢穴,天庭已经大乱。你们不领情就罢了,还想恩将仇报,师尊若还在世,必定痛心无比。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师妹,你是因为那个野男人,才想杀我的吧?”

真理殿主双目怒视,道:“虚老鬼,你为何闯不周山,只有你自己清楚。你嘴巴放干净一点,别胡扯到他人身上。”

虚天盯向张若尘,道:“张若尘,是你邀请本天和凤天来不周山助你的,你有本事别躲在一个女人身后,你得对我们负责。”

虚天知道真理殿主嫉恶如仇的性格,对地狱界修士是恨之入骨,想要说动她难如登天。

至于井道人,就更不用提了!这老道,当年被他坑了不知多少回,黑锅没有少背,险些帮虚天养数十个私生子,被许多神灵追杀过。

虚天是活活将一个老实人,坑得现在这么狡诈。

于是,虚天将目光锁定在张若尘身上,向他传音:“命运神殿的情况,你比谁都清楚,只有本天和凤天回去,才稳得住局面。”

张若尘就知道虚天会将主意打到他身上来!

但,他的话,的确有道理。

“行,我可助你们脱身,但请虚天大人记住,你欠下了我一个人情。”

张若尘传音真理殿主,与她商议起来。

真理殿主对虚风尽这个祸害,没有什么好感,他嘴里的话,更是一个字都信不得。若不是实力不允许,她早就清理门户,双方自然不可能谈得拢。

但张若尘的话,她自然会静心听完。

井道人见真理殿主脸色不断变化,于是,怒视了张若尘一眼,道:“殿主,切莫中了那个小贼的奸计,他和地狱界本就沆瀣一气。今日,我们二人牵头,镇压虚风尽和凤彩翼,必能颠覆天庭和地狱界的强弱局势。你若念及旧情,大不了我们将他圈禁起来,贫道一定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井道人很清楚,若真理殿主动摇,凭他一人,想要从虚天和凤彩翼手中逃走都难。

“老二,好歹你是修道的,你怎么这么记仇?心境如此狭隘,这辈子的成就很有限啊!”虚天道。

井道人被虚天不要脸的模样气得肺疼,要不是被这个老淫虫连累,他早已位列诸天,让五行观成为一观双天的超然修炼圣境。当年背的锅,到现在都解释不清,被许多人咒骂和记恨。

“唰!”

虚天见张若尘似乎和真理殿主谈妥,立即化为一道剑光,直向井道人飞去。

井道人脸色一变,顾不得气恼,立即就向宇墟外遁逃。

“老二,再帮老夫最后一次,等老夫脱身,一定向天下人解释清楚,你是清白的!”虚天道。

“虚老鬼,你还想坑我?”

井道人跑得更快。

要是真的帮虚天逃出天庭,虚天又立即向天下人解释当年的事,他就真的跳进天河都洗不清了!

没有真理殿主相助,井道人终究是没能逃出宇墟,被虚天紧紧抓住了手膀子和脖子。

虚天兴高采烈,在他耳边道:“自己交出神源和神魂吧,出了天庭,我就还你。”

“我不!”井道人强硬的道。

虚天道:“你的道,我太清楚了,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破。我动手,肯定没轻没重。放心,我会念着你的好,将来必定还你一命。”

“虚风尽,你就不怕我与你玉石俱焚?大家一起死!”井道人道。

虚天盯向远处,道:“别啊,你看张若尘多配合,就连师妹都比你更懂人情世故和天下大局。”

只见,张若尘已被凤天擒拿,沦为人质。

这显然是用来逼劫天和昆仑界派系神灵让步的,张若尘背后的势力庞大。

http://www.pronostic.org/n3686.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