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748章 天尊兰出世

万古神帝第3748章 天尊兰出世

七十二品莲立即收回锁定在张若尘身上的神念,警惕起来。

一条宽阔的冥河,在她身周凝聚出来,在七十二片花瓣世界中流动,形成第三道护体防御力量。

虚天修炼的乃是虚无之道和剑道,最善隐藏和刺杀,这与正面对决完全不同,极难防范。

别说七十二品莲,就算是天尊级都会十分头疼,需严阵以待。

谁都不知道他会隐藏在何处,谁都不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出手,但,没有人能一直提防他,能提防百年、千年,却无法提防万年、一个元会。

正是如此,在天尊级眼中,虚天甚至比别的天尊级都更棘手。

藏身在不周山中的井道人,心中大惊,更加小心谨慎的趴伏在地上。

虚风尽可是同时精通真理、虚无、命运三道,又是精神力天圆无缺,论感知能力,绝对在凤彩翼和七十二品莲之上。

谁能在他眼皮子底下隐藏?

井道人实在没有这个信心,十分怀疑自己已经暴露。

就在他缓缓移动,欲要撤退之时。

虚风尽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老二,你若敢出去通风报信,休怪本天不念旧情。”

老二,是虚天当年给井道人取的绰号。

井道人无语,咬牙垂地。

果然被发现了!

真是晦气,虚风尽这个老淫虫怎么也来了天庭?

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秩序?

当年,虚风尽在真理神殿修行时,井道人被他坑的次数太多,背了许多黑锅,导致井道人风评极差。但,偏偏天庭的那些老牌神王神尊却觉得,他和虚风尽关系亲密,臭味相投,爱好一致,许多事都不让他参与,生怕他和虚风尽勾连。

他很难解释,因为他修炼的横竖之道,的确融入了虚无之道,得到过虚风尽指点。

没有办法,天庭和地狱界交战后,井道人就听从观主的建议,深居简出,安心在五行观修炼和调教弟子。

三十万年过去,除了老一辈的神灵,知晓井道人的修士,已是少之又少。

空间神殿殿主环顾四周,精神力外放,没有发现异常,道:“凤彩翼这是在虚张声势吧?虚风尽若是也来了不周山,命运神殿谁镇守?”

那些从墓园中爬出的空间神殿古之殿主中,有一位肉身严重腐烂的老者,都快烂成骷髅,但身上的符衣雪白无瑕,散发莹莹光辉。

他就是在空间神殿留下许多神阵的阵法太上,是上古时期一千多万年空间神殿的最强者,精神力曾达到九十三阶,若非同时代有第二儒祖和熄盏这些人的存在,他必能成为那个时代的天尊。

可惜,巅峰不在,如今身上散发出来的精神力波动,与渔净祯也就伯仲之间。

这位昔日的阵法太上,名叫万歧,在那个时代也被称为“歧太上”。他道:“凤彩翼是想争取时间,以更快掌握死亡主宰的力量,不可让她得逞,否则今日我们只能撤离不周山了!”

歧太上枯骨手指捏出印法,引动自己当年布置的太上古阵,顿时,整个不周山都燃烧了起来。

泥土中,源源不断涌出火焰。

虚空中,一道道漆黑的空间裂痕,就像是被神剑噼开的一般,不断闪现。

论对阵法的掌控,他比渔净祯强了不止一筹,太上古阵的威能在不断增强。若不是凤天立身在前,张若尘肯定拉着龙主和月神他们立即逃离此地。

对上阵法太上的残魂,而且对方还拥有生前留下的杀阵,不灭无量之下,谁上都是以卵击石。

悬浮在凤天头顶的命运之门,化为了死亡之门,死气翻涌,寒风猎猎。

一股令人恐惧的气息,在所有人心中蔓延。

在场修士,每个人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生机,在加速流失。包括七十二品莲!

面对五成以上的死亡奥义,面对死亡主宰,几乎没有力量可以抵抗,秩序也不行。

可以想象,修为不够强大的神灵,若是离得太近,根本不需要凤天出手,只是她身上逸散出来的气息,就能将其杀死。

凤天眼童中的光华在不断变化,最终,化为灰色。

“哗!”

她手臂一挥,凤嫇神焰涌动了出来,化为一片铺天盖地的火浪,将挡在前方的阵法铭纹冲垮,与七十二品莲衍化出来的七十二座花瓣世界对冲在一起。

下一瞬,凤天的真身,从凤嫇神焰中冲出,以死亡之门重重向下方镇压。

“轰隆!”

七十二座花瓣世界向下沉落,压得不周山垮塌了一大片。

永恒不倒的山体,此刻在不断沉陷。

“彭彭!”

不周山中,各种空间秘境、空间极壁、混乱空间,被这一击震碎无数,整个天地乾坤都要破灭一样。

七十二品莲撑起右臂,掌心的四方大宇印飞出,欲要击碎死亡之门。

死亡之门的周围,六卷《命运天书》环绕飞行。门与书两者散发出来的力量,不断压制和削弱七十二品莲的修为,就连围绕她流动的冥河,都逐渐变得虚澹。

凤天飘动的长发,散发五光十色之彩,手持吉祥如意,重重一击噼落下去。

七十二品莲立即衍化出冥法八相,冥祖的身影在她身后浮现出来,脚下出现尸山血海的冥土,一座座巍峨的冥城在冥土中拔地而起……

“轰!”

这一击对碰,将所有人都震退出去。

张若尘催动三鼎护体,挡在阿芙雅、龙主、月神身前,才勉强没有受创,但并不好受,体内血气像是要炸开一般。

“她们二人的战力,已是攀至不灭无量巅峰的层次,不周山都可能被削平。赶紧离开吧,这已经不是我们可以掺和的战场了!”龙主理智的说道。

“不周山可称天庭第一神山,万古不倒,曾爆发过半祖级神战,尚完好无损。这里的空间特殊,极壁无数,一步万里,我们退远一些便是,没必要太过担忧。”

说出这话的,是阿芙雅。

张若尘暗暗诧异,向她看去。

为何突然间阿芙雅这么无惧了?

“你们闻到没有了,兰花的幽香,怡人而悠长,似乎是从山顶的墓园中传出。”月神抬起螓首,窥望山体最高的地方。

此刻,空间神殿的历代殿主,都已退回那片墓园。

墓园中,一座座神山般的坟墓,皆散发出璀璨神光,升起一缕缕光霞。

不像是一片墓地,反而像是一片落在地上的星海。

阿芙雅红唇晶莹,道:“是天尊兰的气息!大机缘就在眼前,此刻退走,必然遗憾终身。”

“轰隆隆!”

七十二品莲和凤天的战场,是曾经空间金汤所在的位置,那里金色的霞雾弥漫,每一缕金色霞雾都化为一座无边无际的混沌空间。

那片金茫茫的战场小天地,化为死亡禁区,阻挡了张若尘等人登上墓园的路。

“哗!”

天空黑色的云层,变成紫色,飘落下晶莹的光雨花瓣。

兰花的花香,变得更加浓郁。

只见,墓园深处,一根根参天入云的兰花草叶抽离出来,直向天空生长。

在一根根翠绿如玉的叶片中心,一朵紫色兰花的花骨朵,花瓣逐渐苏展,香味芬芳,花芯如龙。

空间神殿的历代殿主,皆汇聚到了那朵逐渐展开的兰花下方,吸收从花瓣上掉落下的花粉,尸身在不断恢复神性,像是要达到曾经的巅峰。

也有少量花粉飘落到张若尘等人所在的下方,阿芙雅吸收后,只感觉原本混沌模湖的残魂,在变得清晰,记起了许多道法,想到了许多生前的始祖感悟。

张若尘吸收花粉后,对无极神道和各种神通,也有了新的理解。

只是吸收了一点花粉,就有如此好处,可以想象,若将整株紫心天尊兰取走,修为境界将提升到何等地步?

这的确是可以冒生命之险,去夺取的大机缘。

阿芙雅手持黄石神杖,向前冲出去,但,刚刚到达七十二品莲和凤天所在的那片战场外,就被一片金色佛力击中,倒飞而回。

张若尘以太极四象图印,将她接住。

发现她的皮肤像白色陶瓷一般,出现无数裂痕,鲜血顺着双手和双腿流淌,浸红脚下的泥土。

“居然真的有紫心天尊兰,而且就要成熟了,很快就要成熟了!哈哈,太好了,得此神药,本天必能修为更进一步,达至天尊级。”

虚天欣喜得癫狂,大笑不止,哪里还藏得住,从小黑的神境世界中飞出,直向不周山顶的墓园飞去。

“哗!”

七十二品莲摆脱凤天,化为一道光束,冲天而起,挡到虚天身前,与他对拼一掌。

两人皆是向后倒退。

七十二品莲落到墓园的边缘,风姿绰约,长发如瀑,目光锋利,以睥睨之态直视虚天,道:“紫心天尊兰乃我破境之物,谁敢染指?”

虚天退出去百里后,在虚空定住身形,哈哈大笑道:“空梵宁,以你当年的天资,我本以为你若还活着,必然已经达到半祖境界,没想到你还是不灭无量巅峰。看来夺舍换体和枯死绝,对你的修为进境影响很大嘛!既然同境界,你凭啥口气这么大?”

七十二品莲道:“同境界,我称第一,谁敢不服?你虚风尽尚不是须弥的对手,何以与我为敌?”

“当年的确是输你那么一筹,但现在,可不见得哦!”

虚天眼神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他也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知道同境界空梵宁的确没有败过。须弥、昊天、天姥、空梵怒这些人,哪一个不是一世之大才,跨几个境界踩杀敌人是家常便饭,但都没有在同境界击败过她。

虚天思考对策,突然想到了什么,冷哼道:“你还好意思提须弥?你怎么不敢说他出家前的名字?他的一生,就是被你毁掉的。”

http://www.pronostic.org/n3679.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