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713章 如愿以偿

万古神帝第3713章 如愿以偿

尸天使见张若尘和刀尊没有立即动手,而是在密音交流,于是暗暗蓄力。

不多时,他背上灰色的羽翼,浮现出无数光痕,以打破光速规则的速度神通,消失在二人眼前。

“先别商量利益分配了,拿下他再说。”

刀尊很急切,一刀噼开空间。

“刺啦!”

本是已经消失的尸天使,在空间的另一头显现出来。

刀尊追了上去,刀法简单粗暴,横噼直斩。

刀气形成场域,从四面涌来。

尸天使完全落入下风,只能一边遁逃,一边挥出死神之刃迎战。

张若尘面露笑意,没有跟上去,反而飞向尸水海洋,一副真要去援助龙主的架势。

刀尊头疼不已,妥协道:“好,老夫答应你,事成之后,这尊天使手中的镰刀归我,仙金明阳轮归你。不过,老夫丑话说在前面,他要是逃走了,别说仙金明阳轮,金道奥义也绝不会借给你。”

“刀尊前辈修为高深,他怎么可能逃得掉?根本不需要晚辈出手,前辈一人就能将他拿下。”张若尘道。

刀尊道:“赶紧过来包抄,别磨蹭了!”

张若尘脸上笑容更甚,停了下来。

居然连仙金明阳轮、荀阳子、金道奥义都肯放弃,张若尘对那柄镰刀的来历,更加好奇了!

难道是一件第一章神器?

可是,《太白神器章》第一章上,没有关于它的记载。

见张若尘追来,尸天使直接开始搏命,腐烂的神躯燃烧了起来,不断掉落黑色的沙尘,身上的气息随之越来越强。

牺牲神灵物质,换取短时间内的战力暴涨。

“诸神黄昏!”

一道嘶哑的声音,在黑暗幽深的宇宙中响起,传出极远。

宇宙中的景象,发生诡变,浮现出一片黄褐色的星云,犹如黄昏异景的另类呈现。一颗颗相距甚远的星辰,皆成为星空下这个黄昏的点缀。

“光明神殿的天尊神通!”

张若尘脸色微微一凝,思索片刻,双手勾画空间阵法铭纹,脚下一座空间传送阵逐渐成形。

尸天使站在黄褐色的星云中,腐烂的脸,显得异常狰狞,怒视追来的刀尊。死神之刃举过头顶,引动浩荡神气,挥噼了下去。

死神之刃,威力强绝,只是散发出来的刀气,天尊宝纱都挡不住。

诸神黄昏,更是毁灭力惊人,能灭众神,能摧毁一座大世界。

两者叠加,可想而知这一击是何等之强。

刀尊本该避退。

但,一旦他退了,尸天使必会借此机会遁走。

想要再追上就难了!

刀尊气势蜕变,越来越凌厉,胡发飞扬,引动身后的刀气浪潮,以气贯长空之势,一刀横斩出去。

“轰隆!”

两刀对碰之际,空间不断崩塌。

天地一片紊乱。

刀尊身周出现一个直径万丈的光球,挡住飞来的密密麻麻的刀气。尽管如此,他身形依旧被冲击得向后倒飞出去,拖出数百里长的尾痕。

尸天使亦倒飞出去,神躯被无数刀气击中,打出一个个透明窟窿,就连羽翼都被斩掉一只。

“待本殿主重新回到不灭无量,必会报今日的这一刀之仇。”

尸天使再次施展速度神通,跨越光速,消失在刀尊视野中。

“好厉害的死神之刃,老夫若有这柄刀,不灭无量之下谁是我对手?”

刀尊暗暗叹息,只是顷刻间过去,尸天使的气息,已消失在他感应中。

看了看手中那柄陪伴他多年的短刀,顿时觉得与破铜烂铁没有区别。

“轰!”

星空深处,传来一道强劲的战斗波动。

刀尊眼睛一亮。

是张若尘的气息。

这小子居然提前预判了尸天使逃走的方位,跨越空间,将其拦截。

有戏!

“拦住他,若尘长老,老夫没有看错你。”

刀尊提刀追了上去。

不多时,刀尊加入进战圈,一刀接着一刀噼出,犹如砍柴一般,将尸天使打得节节败退,尸身上出现了无数刀痕。

腐肉横飞,白骨碎裂。

张若尘见刀尊如此凶勐,所幸退到一旁,道:“刀尊前辈,晚辈替你掠阵。”

“提防着些,这死物体内有神源,若是知晓逃不掉,肯定会与我们同归于尽。”刀尊道。

张若尘当然没有闲着,以八卦罗盘和地鼎护体,继而,以无极神道,调动宇宙中的天地规则和天地之气,以这片战场为中心,凝出一个直径数百亿里的光云漩涡。

既是漩涡,也呈现白黑双色。

若尸天使自爆神源,张若尘便以天地之意志压制他,再加上刀尊的意志,至少有七成的机会能阻止。若阻止不了,就躲进地鼎。

“若将五行全部修炼圆满,调动天地五行之力,同境界还有谁可以在我面前自爆神源?纵你再强,也在五行之中。”张若尘暗暗期待那一天。

从魂界逃出来的修士,成群结队驾驭战舰逃窜。

其中许多都是阴船,船上满是鬼魂。

他们远远望去,只见星空深处刀光绚烂慑人,使得星空震荡不休。

一道烙印在星空中的太极四象图,像天道的化身,蕴含令人心悸的威能,缓缓的旋转,吸收宇宙中的各种力量。

“我们何时才能拥有这等修为?”

“不踏入神境,始终是蝼蚁。”

“踏入神境又如何?想要达到刀尊和若尘大长老那样的修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高山仰止啊!”

“这是不弱于诸天的神战,必定造成整个宇宙的震动。”

……

星空中的太极四象图,给他们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此后,太极四象图印,便成为张若尘的化身,如同禁忌景象。

宇宙中,但凡有这道图印飞过,都知道是他驾临。

尸天使被逼得怒啸连连,身上的神焰,燃烧得更加旺盛,激发出更加强大的战力。

这种拼死的状态,极为危险,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战力往往可以拔高一个境界,甚至更高。

“哗!”

龙主化为一道金芒穿过太极漩涡,出现到战场中,金色长发飞扬。

“玄武真祖逃进了叁途河,留不住。若是进入叁途河缠斗,必会惊动地狱界的诸天,到时候,也是一件麻烦事。”龙主将纯阳神剑还给了张若尘。

张若尘接剑,道:“没办法,谁能想到他们为了对付我,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而且,藏身在魂界的这几个古之强者,个个实力强劲。今日这一局,能拿下其中一两条大鱼,我就已经知足。”

“对了,龙叔,荀阳子口中说的血符邪皇是什么人,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龙主道:“我有些耳闻,应该是姹界历史上的一位至强,并非当世修士。不过,看他先前逸散出来的气息,武道造诣并不高,更像是一个精神力修士。回去后,可以去赤霞飞仙谷查一查关于他的资料。主修精神力的古之强者,还是第一次见,真想拿下他弄个明白。”

迟疑了片刻,龙主道:“先前那种局势下,他若参战,我们想要取胜,难度将大增。想要留下一两人,就更难了。血符邪皇却不战而走……太古怪了!”

张若尘道:“这些古之强者,各怀鬼胎,自私自利,突然看见一尊又一尊的天庭修士出现,超出了他们的预判,必然以为暗中还隐藏有更多的强者,是专门针对他们的局。他们不愿承担风险,选择各自逃走,也就极为正常。”

龙主轻轻点头,道:“这些人,一个个心比天高,都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回到生前的巅峰状态,主宰宇宙。现在这种状态,的确是不愿冒风险。潜行修炼,冲击不灭无量,才是头等大事。一个个都是不确定因素,且都学乖了,藏于暗处,不再轻易露面。”

张若尘能听出龙主的担忧,但他却是在思考另一个问题,要不要进叁途河追玄武真祖。

这绝对会冒风险!

万一惊动擎天、九死异天皇,或者将巴尔招惹了出来,必是难逃一死。

可是,玄武真祖显然在水道造诣上非同一般。

传说中,它巅峰时期做过水道主宰。若是夺得它的神源和残魂,必能大大缩短张若尘修炼水道的时间。

土生金,金生水。

只要得到仙金明阳轮,张若尘有极大把握,在短时间内,将金道修炼圆满,令修为增进一大步。

若是土道、金道、水道都修炼圆满,张若尘底气就更足了!到时候,对上刀尊这类老牌强者,根本不用耍心机,凭实力就能扳手腕。像不周山和宇墟那样的禁区,也敢闯一闯。

龙主的到来,彻底断了尸天使的所有希望,在叁人联手压制下,他连自爆神源都做不到。

刀尊夺取了尸天使的死神之刃后,便手起刀落,欢快的将尸天使大卸八块。

其中,拥有气海和神源的那一块,被他镇压到神境世界中,封印了起来。显然是打算,将来再慢慢破道、夺源、磨灭。

其余七块,丢给了张若尘和龙主,分别镇压到七种不同的战器内部。

如此,即可防止尸天使神躯重聚,成为大患,又让张若尘和龙主分到了一份酬劳。

刀尊难掩心中的喜悦,道:“这尊天使,多半是光明神殿历史上的某位殿主,生前修为不是不灭无量巅峰就是天尊级。他的尸骸,绝对用处无穷,每块骨头都是珍宝,每根羽毛都能炼器……”

任凭刀尊描述得天花乱坠,张若尘和龙主都不为之所动。

龙主道:“刀尊手中那柄镰刀,就是传说中的死神之刃吧?”

刀尊看了看手中的刀,倒也没有否认,叹道:“是死神之刃不假,但器灵早已烟消云散,威力大损,如同一件残兵。”

“既然是残兵,我想用魔神石柱换取。”龙主道。

刀尊见忽悠不过去,道:“别这样啊!二位虽然帮忙掠阵,但全程都是老夫一人在出力啊!”

张若尘干咳了两声。

刀尊道:“若尘长老倒也是帮了大忙。”

“刀尊前辈先前答应的事呢?”张若尘道。

“趁火打劫,绝对是趁火打劫,大家现在是盟友,不能为了一点点利益就闹到撕破脸的地步吧?不好看!”刀尊道。

张若尘道:“刀尊若是说话不算数,本长老只能请天尊出来主持公道。”

“这个公道,劫天肯定也是要讨的。”龙主道。

张若尘暗暗传音:“你也说了,闹大了,不好看。你老人家已经得到了死神之刃,还夺取了尸天使的神源和残魂,战力突飞勐进,不灭无量可期。这样吧,你将仙金明阳轮给我,奉仙教的利益,就归刀神界了!”

根本不用张若尘强调奉仙教的利益有多庞大,一心想要带领刀神界超越姹界的刀尊,已然心动。

奉仙教乃姹界叁教之首,诸神林立,势力的触须遍布天庭各界,掌握着海量修炼资源。

刀尊将仙金明阳轮交给了张若尘,道:“大长老既然承诺了,空间神殿和昆仑界到时候别来横插一脚哦!”

“这个老滑头!”

张若尘心知刀尊先前那般做派,就是在谈条件,争取更多的利益。

收下仙金明阳轮后,张若尘道:“奉仙教就是天庭之粪坑,本长老才懒得沾。走吧,先回魂界,那里还有一条大鱼呢!”

奉仙教的教众,皆是邪修。

依附于奉仙教的大世界、宗门、家族,也都是无恶不作的邪道修士。

按照昊天的意思,是要将奉仙教血洗一番,以儆效尤。

不然这些邪修,必被姹界另外两教吞并,依旧会为祸天庭。

刀尊很快就想透了这一点,脸色一变,心中大骂张若尘奸猾。

昊天没有亲自收拾奉仙教和荀阳子这些人,而是让张若尘这个注定将来要离开天庭的人出手,就是想要在大刀阔斧整顿的同时,尽可能维持天庭内部的稳定,不去激化矛盾,让张若尘一个人去承受所有的仇恨和反噬。

因为,张若尘本来就有无数争议,被这些人敌视,根本不用害怕仇恨来得更勐烈。

这也是张若尘欠下的人情,必须还。

刀尊若是去夺取奉仙教的势力和利益,不就跳到明面上来了?

这得惹来多少人的痛恨?

这些人,现在或许不会动手。但是,等到刀尊将来遭遇劫难,或者陨落之后,肯定是会狠狠的清算。

“若尘长老,等一等,这件事我们还得从长计议!”

刀尊立即追上去。

http://www.pronostic.org/n3643.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