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709章 永恒之枪

万古神帝第3709章 永恒之枪

奉仙教主、荀阳子、玉洞玄,叁人任何一个都是跺一跺脚,可以令一方星空为之震动的大人物。

如今,叁人齐至魂界,可想而知是何等重视张若尘。

先前逃走,此刻被规则光河镇压在九轮阴月上的魂界诸神,皆以麻木,绝望的情绪在心中蔓延。

这是真正的神仙打架!

他们连炮灰都算不上。

选择返回镇魂宫,主持神阵,与奉仙教主站在一起的神灵,却都暗暗庆幸。

果然,奉仙教主这样的老牌强者,才是真正的深谋远虑。

张若尘太年轻了!

玉洞玄背负双手,白面无须,隔着遥远天地和张若尘对话:“你来魂界,就是为了她吧?现在她的生死,掌握在本宫主手中,你能奈何?”

张若尘看向手中的纯阳神剑,与剑灵沟通。

荀阳子俯看下方,摇头笑道:“你以为,凭借一柄剑,就能打破今日的死局?”

“就算纯阳神剑的剑灵强横,但它活了太久岁月,一旦完全苏醒,必会引来元会劫难。不仅它要灰飞烟灭,你也要死于劫雷之下。”

虽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先前张若尘一剑将奉仙教主斩断成两截的时候,荀阳子是十分忌惮。

因此,话音未落,荀阳子的一道分身,从阴月上落下,去镇压风岩。

掌握人质在手,即可让张若尘分心,也可让他投鼠忌器。

“荀阳子,你倒也算得上是一个真小人,一点脸都不要。”

剑祖骨骸,披着神袍,从张若尘神境世界中飞出。

跨越数十万里,剑祖骨骸一指斩出,噼开空间,将荀阳子的分身打碎。

“剑骨……好!大善!”

荀阳子早已将星空中的九轮阴月炼化,并且,借阴月掌控了整个魂界的天地之力。

此刻,他激发自己掌握的各种奥义的力量,九轮阴月随之光芒大涨,周围空间扭曲,形成九个星空漩涡。

“哗!哗!哗……”

九种不同的神力,从九轮阴月中爆发出来,齐齐击向地面的张若尘。

神力所过之处,空间如纸一般碎裂。

镇魂宫外,奉仙教主双手举过头顶,顿时风云激变。

“定时空,锁乾坤。”

十叁颗骷髅头在虚空中,划出十叁道明亮的轨痕,出现到张若尘的不同方位,不断压制他的腾挪空间,逼他正面硬扛荀阳子的攻击。

荀阳子提前做好了布置,占据地利,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同境界的奉仙教主和玉洞玄,都不敢正面和他叫板。

张若尘就算战力再强,怕也是近期才破境到大自在无量,与荀阳子有巨大的境界差距。

“剑二十!”

张若尘全力调动体内神气,驾驭纯阳神剑,引动身周的亿万战剑,直向天穹飞去。

万剑和九道光柱对冲在一起。

“嘭嘭!”

战剑不断爆开,化为碎片。

碎片又熔化成液滴。

张若尘手中的纯阳神剑,颤动了起来,像是要脱手飞出去。

无形中,有一股力量,在压制它,拉扯它,控制它。

是五行金之道奥义!

荀阳子的九耀神力中,金道神力最为强横,掌握了大量金道奥义,远不止主神那么简单。

“天下战剑,大多以金属炼成,也就要受金道奥义的压制。天穹那人,掌握的金道奥义,大概得有两成。”剑灵的声音,从剑体中传出,又道:“若我动用全力,倒也能够摆脱金道奥义的压制,但正如他所说,元会劫难顷刻间就会落下。”

“可惜,我的五行金之道没有圆满,否则他掌握再多金道奥义,也影响不到你我。”

张若尘暗叹一声,只得收了剑势,改攻为防,重新落回地面。

奉仙教主见纯阳神剑被压制住了,剑二十都无法和九轮阴月抗衡,心中的忌惮和担忧瞬间散去,操控十叁颗骷髅头,不断击向张若尘。

“轰!”

“轰隆!”

……

张若尘连连挥剑,将击向自己的光柱噼散,将飞来的骷髅头打退。

一人独战两尊大自在无量巅峰强者,不断后退,但,太极四象图印和地鼎构成的护体力量始终没有被破去,能堪堪挡住。

风岩担忧不已,愤怒道:“你们好歹也是一教之主,一界之尊,却联手对付一个小辈,也不怕传出去,惹得天下神灵笑话?”

叁尊大自在无量巅峰一起布局,便是没有达到不灭无量层次的诸天,也要避退,无法正面对抗。使用放风筝的游走策略,倒是有机会打成平手,或者取胜。

张若尘就算再强,又怎么可能和诸天相比?

在奉仙教主和荀阳子联手攻击下,他已险象环生。

风岩看向剑骨,道:“大哥不用管我,收回剑骨,全力迎战吧,杀出一条血路。”

剑骨内部,剑魂闪烁,传出张若尘的声音:“有什么好担心?有纯阳神剑相助,荀阳子和奉仙教主联手,都无法在短时间内伤到我。在大自在无量巅峰的修士中,他们实力太弱了,这也就注定他们今天逃不掉。”

风岩眼神诧异,实在难以理解,张若尘的信心来自哪里?

荀阳子和奉仙教主皆有看家本领,掌握有连诸天都忌惮的手段,还没有用出来呢!大哥难道不知?

“啪!”

风岩身前的数十丈外,空间就像镜子一样破碎,出现一个溷沌窟窿。

窟窿的另一头,正是站在尸河畔的玉洞玄。

玉洞玄眼神冷漠,右臂探出,穿过空间窟窿,向风岩擒拿过去。

风岩脚下的泥土在圣化,变成白色,绽放光明神辉。

四方空间向中心收缩,压得他五脏六腑都要破碎一般。

剑骨身周出现无数剑纹,一柄柄明亮的光剑,被探伸过来的神手击碎。

“剑祖已死,一具骸骨,也敢挡本宫主?”

玉洞玄的神手,不断向风岩和剑骨靠近。

就在这时,剑骨缓缓的抬起手臂,迎向玉洞玄的神手。

玉洞玄并未将它放在眼里,无数规则神纹在手掌上流动,要将剑骨内张若尘的剑魂磨灭,将剑骨收取。

可是,两只神手接触的一瞬间,玉洞玄立即察觉到不妙,想要收手,却已来不及。

“是你,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选择?”玉洞玄又惊又怒。

只见,剑骨的手掌上,涌出赤红色的火焰。

火焰犹如火蛇,缠绕玉洞玄的手臂,将他不断向空间窟窿的这头拉扯。

火焰越来越旺盛,在剑骨的身前,凝化成一尊身形纤细窈窕的火精灵。

正是始女王,阿芙雅!

阿芙雅有着始祖神魂,神通精妙,施展出来的“火神引”,使得玉洞玄完全无法逃脱。

神焰就像是长进了玉洞玄的体内!

空间窟窿的另一头,玉洞玄忍受着手臂传来的灼痛和撕裂感,最终,没有选择斩去手臂,而是直接冲入空间窟窿。

他左手散发出耀目的光明神辉,食指画出印痕。

一道光明神印,击向阿芙雅。

“你没有选择放弃这条手臂,将是你此生做的最错误的决定。”

阿芙雅带着剑骨、风岩,宛如蝴蝶一般,飘然后退,躲避光明神印。

玉洞玄刚刚跨过空间窟窿,落到地面,眼前景象就随之巨变。

寒风呼啸,冰天雪地。

叁百六十杆阵旗插在风雪大陆的各个方位,一座座巍峨神山,悬浮在虚空。许多神兽图印,在阵旗中长啸,像是要从里面冲出来。

阿芙雅站在一座悬空神山的顶端,身后是一尊美轮美奂的女子火云光影,是她神魂气息的具象化呈现。

张若尘很清楚,颜无缺炼制的这座风雪大陆神阵的确威能强横,但自己的阵法造诣,只能算是寻常神师的水平,无法发挥出它本有的威力。

反而有被精神力巨擘夺走的风险。

但,这位始女王,生前可不仅仅只是武道始祖,精神力和阵法造诣绝对是太上水平。

由她的强大神魂,来驾驭此神阵,才是相得益彰。

玉洞玄看出风雪大陆的厉害,更知阿芙雅残魂的恐怖,两者相结合,与排名靠后的诸天都能扳手腕,自己绝对敌不过。

玉洞玄道:“恭喜始女王从张若尘手中骗得神阵,张若尘身上还有许多至宝,日晷、逆神碑、地鼎、纯阳神剑,我们联手将他击杀,所有宝物,尽归女王大人!”

阿芙雅微微叹息:“大宫主若是早些这般慷慨,本座又怎会选择和张若尘结盟?”

玉洞玄脸色不变,道:“这其中有误会吧?本宫主一直敬仰女王,认为光明神殿和天堂界未来还需要女王大人主持大局。这样吧,为了表示诚意,本宫主愿意将所有光明奥义赠给女王。”

“是吗?你竟有这般孝心?”阿芙雅道。

玉洞玄是个行动派,立即释放体内的所有光明奥义,化为一片柔和的光雨,向阿芙雅飞去。

就在光雨快要靠近阿芙雅的时候,突然,时间变得几乎静止。

玉洞玄手持一杆长枪,如同一道光束,穿过光雨,击向阿芙雅眉心。

“你不过只是一个夺舍体,却还妄想夺取本宫主的光明奥义,你怕是没有弄明白,天堂界现在的主人到底是谁?”

玉洞玄手中长枪,名叫“永恒之枪”,乃时间神殿的第一神器战兵。

他借此枪,是为破张若尘的时间之道,和对付日晷。

像是没有耗费任何时间,永恒之枪已破去阿芙雅的所有护身防御,枪尖距离她眉心,仅剩叁寸之距。

这一击若是得手,绝对可以重创阿芙雅。

“张若尘说得没错,你们果然太自以为是。而且你们不知道,或者根本不愿承认,自己有这样的破绽。”

阿芙雅双眸清澈,毫无波澜。

叁寸的距离,永恒之枪却像是刺进了一层水幕中,无法到达阿芙雅的眉心。

“这是……空间奥义……张若尘竟放心将空间神殿的空间奥义,全部都给你?”玉洞玄满眼不解。

“这就是你们比不上张若尘的地方!”

阿芙雅长袖挥出,香袖化为一面彩色的空间之墙,将玉洞玄拍飞了出去。

张若尘用无极神道,将空间神殿的奥义带走,当然是在提防那位敌我难分的空间神殿殿主。这一点,他没有告诉阿芙雅!

玉洞玄飞落到千里外,迅速定住身形,以永恒之枪凝出一片时间光海。

他心中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张若尘怎么可能这么信任阿芙雅?

这里面,必有更深的原因。

阿芙雅没有急着出手,道:“你们好歹修行了百万年,却不知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你们的对手,从来不是张若尘,而是那位当世天尊。你们认为,他真的只会让张若尘一个人冲锋陷阵?就没有给他安排帮手?”

http://www.pronostic.org/n3639.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