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63章 第五柱

万古神帝第3563章 第五柱

“你不都说了,雷祖被凤天斩了一半神躯?这样的重创,短时间内,岂能恢复?”

轩辕涟对赵公明显然是有绝对信心,道:“就算雷祖处在巅峰,要胜赵公明前辈也绝非易事。为了避免发生意外,赵公明前辈亲自找过千骨女帝,借了剑道奥义。此战,必胜!”

龙主将从名剑神那里夺取到的剑道奥义,全部都给了千骨女帝,加上女帝自己本就掌握的剑道奥义,数量之多,已接近宇宙总合的两成。

赵公明是天庭数一数二的剑神,自身掌握的剑道奥义就不少,得女帝的剑道奥义加持,战力绝对会有极大提升。

同境界的战力差距,奥义占了最大比重。

赵公明若执掌五成剑道奥义,成为剑道主宰,绝对可以跨越一个大境界,与不灭无量一较高下,甚至,将其击败。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

虚天都没有得到那么多剑道奥义。

轩辕涟凝白如玉的眉心,一道莲印,闪烁神芒,含烟杏眸中浮现出笑意,道:“传说,你被雷祖追杀,凤天甚至放弃了唾手可得的星空防线,都赶去救你。是真的吗?”

“问这做什么,你在套我的话?”张若尘道。。

轩辕涟道:“你们一个是剑界之主, 一个是命运神殿的准殿主,你们的关系, 对天庭而言很重要。”

“你这般公事公谈, 实在让我有些不适应。”张若尘道。

轩辕涟素手纤纤, 拿起旁边温煮的紫砂壶,倒满一杯清茶, 递给张若尘,道:“做为历经生死的挚友,同进共退的至交, 煮茶谈闲事,聊聊奇事见闻,总是可以的吧?”

张若尘从她手中接过茶杯,同时触摸到她手的冰润, 与杯的滚烫,笑道:“你是不是还想问,我为何在命运神殿待了千年?而且,似乎还要做过去神宫的神尊,对吧?”

轩辕涟点头, 道:“我好奇的东西太多了,打算一件一件的问。不急, 今天有时间。”

张若尘不急着喝这杯茶,道:“其实,你身上,我好奇的东西也不少。”

“敞开心扉,一起聊聊?”轩辕涟道。

张若尘来见轩辕涟, 本就是想弄清楚一些事, 嘴角微扬起来,道:“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你说, 信不信是我的事。”轩辕涟道。

张若尘低声道:“凤天有可能对我动情了!”

轩辕涟点头, 道:“继续说。”

“我没有开玩笑!”

张若尘严肃的道:“若只是看中了我的天赋和潜力, 怎么可能因此放弃星空防线?况且,她救我,可不是一次两次。”

接下来, 张若尘将幻灭星海和黑暗之渊的部分事讲了出来,道:“我现在真的是很恐惧,只想逃离地狱界, 离她越远越好。天庭应该有我的容身之地吧?”

说着,张若尘顺势端起茶杯,品饮了起来。

轩辕涟见他说得如此认真,心中暗道:“莫非凤彩翼真的动了情……我怕是疯了,居然信了他的鬼话。”

张若尘问道:“你能走出这辆黄金车架了吧?”

轩辕涟道:“破无量后,就能出去了!”

张若尘道:“达到无量境之前,为何出不去呢?你从一出生,就在这辆车中?”

轩辕涟脸上露出异样之色,道:“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你说,信不信是我的事。”张若尘道。

轩辕涟道:“这辆黄金车架,你也看见了,能够隔绝天地规则,自成一座小世界。从出生以来,我曾数次尝试走出车架,但都发生了怪异的事。我的皮肤会枯萎,血肉会木化,就像中了诅咒一样。”

张若尘动容,道:“不可能吧,以天尊的修为,谁能诅咒你?”

轩辕涟眼神深邃难测,像是在思考什么,继而笑道:“反正已经过去了!达到无量境后,我能凭自身强大的修为,抵挡那股未知力量,影响已微乎其微。”

张若尘眉头随之皱起。

刚才,他本是往“枯死绝”上猜测了一二。

但枯死绝何等厉害,以怒天神尊那样的修为,尚且无法凭自身力量化解。轩辕涟若中的是枯死绝,怎么可能达到无量境后,就能抵挡?

轩辕涟道:“你为何那么不小心?”

张若尘露出疑惑神色。

轩辕涟道:“居然被一个血屠算计了,导致太上的布局毁于一旦。要不要我替你除掉他?”

张若尘连忙摇头,道:“这种事,若都需要你来帮忙,我这个剑界之主岂不白做了?”

轩辕涟道:“要除掉血屠,其实不难,完全可以借血绝战神或者罗衍大帝的刀。顺势还能挑起不死血族、罗刹族和命运神殿的矛盾,一箭双雕。”

张若尘看出轩辕涟有试探之意,道:“你若想帮忙,我还真的有一件事,需要拜托你。”

张若尘将时空混沌莲取出,轻轻挥手,飞向了她。

“我要去一趟白衣谷,此莲,你先帮我养一段时间。”张若尘道。

轩辕涟睿智的眼瞳中,充满了困惑,嫣然一笑:“你这是知道我最近在研究时间之道和空间之道,所以,故意找了一个理由来帮我?你就不怕池瑶女皇吃醋?”

张若尘道:“反正交给你了,你得帮我保管好。若是丢失,用光明神剑和黄金车架都不够赔的。”

阎人寰笃定七十二品莲是轩辕涟的母亲,劫尊者也怀疑昊天和七十二品莲有关系,那么,将时空混沌莲交给轩辕涟,应该是最安全的了!

就算七十二品莲和轩辕涟没有关系,凭昊天天下第一的名头,她应该也不敢轻易招惹。

……

黄金车架外,尺姹罗身穿重铠,将所有鬼气都藏在铠甲内部。

在他身旁,就是赤霞飞仙谷的传人,轻语声。

轻语声白衣如雪,身姿若仙灵,戴着面纱,传音道:“张若尘既然来了无定神海,想必太上也来了,这下,我彻底安心。”

尺姹罗道:“太上这是想要在临死前与雷罚天尊同归于尽?”

“只有这个可能性。”

轻语声道:“天下修士皆知雷族和张若尘仇深似海,张若尘敢无视雷祖和雷罚天尊,出现到无定神海,必有所持。”

尺姹罗紧张起来,道:“太上若自爆神心,无定神海的周边星域,也肯定会受影响。我们要不要再退远一些?”

“无妨,无定神海的周边星域,必定有天庭的某位诸天坐镇。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肯定可以护我们周全。”轻语声道。

“涟公子,后会有期。”

张若尘从黄金车架中走出,意味深长的看向轻语声和尺姹罗,含着笑意,身体轻轻一晃,消失在空间中。

轻语声那双清澈柔美的眼眸中,浮现出惊色,道:“莫非我们刚才的传音,被他听见了?”

“张若尘的修为,已经高到这个地步了吗?应该不可能,除非他是大自在无量。”尺姹罗根本不相信世间有人可以只用一千年,就从乾坤无量,修炼到大自在无量。

……

距离无定神海大概三百亿里外的虚空中,排列着数十辆圣车和一艘神舰,成千上万的修士站在神舰四方,向中心单膝跪拜。

“恭迎神君!”

他们齐声道。

神舰上,帝祖神朝的数十位神妃,按照尊卑秩序,站成了三排,向帝祖神君行礼。

这些神妃,不少都达到了神境。

修为不够强,背景不够大的妃子,也没有资格前来无定神海迎接神君。

“神君可有破境?”其中一位神妃问道。

帝祖神君道:“要破大自在无量巅峰,谈何容易?机缘,可遇不可求。都起来吧,免礼了!”

另一位神妃,道:“臣妾有事禀报,天宫第二战神赵公明,将挑战雷祖。”

帝祖神君轻轻点头,道:“此事本君已知晓!他们都是大自在无量巅峰的修为,这一战必定很有看头。看他们交手,说不定,能够让本君悟到那个境界的玄妙,冲破最后的瓶颈。”

“神君若是破境,必能一统皇道大世界,诸天之位指日可待。”

……

距离无定神海千亿里外的一颗未知星球上。

一位看上去六十来岁的黑袍老者,仰望星空。千亿里外的无定神海,将大半个天空覆盖,仿佛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黑袍老者身形健硕,膀圆腰粗,头戴金属魔冠,给人无穷霸威。

“他们居然来了无定神海!”黑袍老者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项楚南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你说的他们是谁?”

“劫尊者和张若尘。”

黑袍老者皱眉沉思,露出担忧神色。

项楚南大喜,道:“大哥来了无定神海?太好了……”

“好个屁!”

黑袍老者一巴掌抽过去,将项楚南打飞数千米,撞进一座红褐色山体中,骂道:“别人现在都是无量境的修为了,再看看你,你有什么脸,叫别人大哥?”

黑袍老者满脸嫌弃之色,道:“我蒙戈英雄一世,威震千古,怎就收了你这么一个废物弟子?”

蒙戈之名,若是传出去,必会震动寰宇。

因为,这是乱古七十二魔神中至上四柱之下第一人的名讳!

项楚南从碎石中爬出来,衣服破破烂烂,丝毫都无羞愧之心,笑嘻嘻的道:“大哥本就是旷古奇才,古往今来,天下一品,谁比得过?”

“比不过,你不知道去蹭一蹭机缘?蹭一蹭气运?”

蒙戈恨铁不成钢,道:“哪怕蹭一蹭日晷,你现在说不定都达到无量境了!”

项楚南道:“大哥一直在地狱界……”

“你不知道跟着去地狱界?他去哪里,你就跟着去哪里。懂不懂什么叫顺应大势?追着气运修炼,你将来才有机会成为诸天,不然,老夫和你师娘砸再多资源在你身上,都是白搭。”

蒙戈自言自语的念道:“劫尊者和张若尘这个时候来无定神海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昆仑界那个老家伙,真打算临死前拉雷罚天尊垫背?”

http://www.pronostic.org/n3583.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