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60章 毁局

万古神帝第3560章 毁局

凤天没有正面回答张若尘这个问题,而是,颇具深意的说了一句:“你是剑界之主,本天是死亡神宫之尊。若无别的事,你就走吧!”

这话,无疑是在告诉张若尘,你越界了!

命运神殿的机密,又怎么可能告诉剑界之主呢?

谁知道将来两人是友是敌?

“珍重。”

张若尘沉思一瞬,不再多言,抬起双臂,大袖如云,作了一揖。

随即,径直离去。

镇压在地鼎中的子仁鬼帝,张若尘没有交给凤天。凤天亦没有索要!

血叶梧桐看着张若尘离去的背影,道:“这家伙,还真没有将自己当成外人,什么隐秘都敢问。他以为,主人对他没有防范?”

凤天若有所思,眼神颇为幽邃。

她当然知晓,张若尘问出刚才那个问题,并不是想要套取命运神殿的机密。而是善意的提醒她,命运神殿中,或隐藏有能够威胁到她的强者。

既然不是一路人,那么,有些话, 也就没办法讲明。。

她是如此,张若尘也是如此。

……

张若尘与五清宗和修辰天神会合后, 立即离开荒古废城, 向黑暗之渊出口赶去。

一路上, 修辰天神看张若尘的眼神都很古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张若尘看向她, 主动问道:“你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

修辰天神道:“本神只是感叹,世事难预料,像你和凤彩翼这么极端的两个人, 怎会亲近到这一步?老五,你不觉得此事很滑稽可笑吗?”

五清宗道:“见你修炼出女身的时候,我也是如此想法。”

修辰天神的脸色,顿时一黑。

“别胡说八道了,我与凤天是各取所需。”张若尘道。

“自欺欺人。”

修辰天神道:“以凤彩翼现在的修为, 与命运之道造诣, 你觉得她真不知道剑阁中的那些人?换做十万年前, 别说劫尊者、池瑶, 这些必杀之人。就是老五,离开地狱界,加入了剑界,也肯定是她要杀的人, 以震慑别的欲离开地狱界的修士。”

“无论你是什么背景, 有谁撑腰,只要触及到命运神殿和地狱界的利益,就必须死。”

五清宗道:“这话我认同。”

张若尘道:“此一时,彼一时。凤天欲冲击祖境, 已在修炼除了死亡之外的另外十一相。她心中已有命运、吉祥之相, 那么杀念, 也就没有那么重了!”

修辰天神讥笑连连, 道:“其实, 凤彩翼还是可以的, 梵宁未死之前, 她并非完全只修死亡之道,亦常见笑颜。后来,才慢慢变得冷血,失去了最初的人情味。”

“你也是如此?”张若尘道。

修辰天神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张若尘道:“空梵宁到底是怎么死的?”

修辰天神道:“大尊失踪后,昆仑界曾爆发过一场惊天风暴,强者尽殒。做为始祖家族,张家首当其冲,几乎被灭门。而做为大尊之子,还未出家的须弥,自然是被重点照顾。”

“梵宁变化成他的模样,为他引走大敌,自己则陨落了!他们都有始祖血脉,那位大敌,在推算气息的时候,想来是没有发现自己追错了人。”

张若尘道:“如此说来,并非是圣僧害死了她。”

修辰天神露出怒容,道:“须弥但凡有担当,为何不自己出面引走大敌?而且,梵宁死后,他也没有想着报仇,反而做了和尚,这和缩头乌龟有什么区别?从最初,他和梵宁相遇,相恋,就全是他的错。”

“梵宁若非是心死了,又怎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

“当年的她,何等惊艳绝世。她若还活着,必然已是天下第一,昊天和天姥哪能及得上她?”

张若尘道:“这些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你甚至都不算是亲眼见证者。你怎知,其中没有隐情?包括空梵宁变化成圣僧的模样,被所谓的大敌杀死,你也是听说的吧?你无法接受空梵宁已死的事实,情绪和理智,完全被你自己的情感左右。太偏执了!”

“此事是昊天所言,岂能有假?虽然那时昊天年轻,远没有现在的修为,但,能修炼到他那样境界的人,内心必然空明,根本不屑于说谎。”修辰天神道。

张若尘不想再与修辰天神争辩,但却突然想到了什么,道:“空梵宁有没有可能并没有死呢?”

“不可能!她若未死,本神肯定会有感应的。她的尸骨,都被送往白衣谷安葬了。”修辰天神看张若尘很不顺眼,觉得张若尘在侮辱空梵宁,问这话,是别有目的。

若不是打不过,加上命脉被张若尘抓着,她已经动手了!

张若尘总觉得当年的事,颇为蹊跷。

亲兄妹相恋,却不相知。

须弥圣僧选择了出家,却没有选择报仇,反而许下“地狱不空,誓不成佛”的愿景。

加上张若尘见过了空印雪,并不觉得她对昆仑界张家有多大怨恨,反而心怀愧疚。在张家近乎被灭族的时候,她当时又在做什么呢?

因为种种不合理,刚才张若尘心中其实是有一个大胆的猜测,但想到,怒天神尊乃是空梵宁的嫡亲兄长,若空梵宁真的未死,以他的修为,怎么可能没有感应?

“希望是我想多了!”

张若尘暗下决心,下次去白衣谷,一定好好查探空梵宁的墓。

张若尘看向五清宗,像是随口一问般的道:“五叔还在担心无神?”

“我想留在黑暗之渊。”

五清宗突然停下。

张若尘顺势问道:“我一直很好奇,无神善恶双修,即修炼阎罗天道,又修炼佛道,他莫非是有两位师尊?”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关于他的秘密,我知道得也很少。”五清宗想了想,又道:“他能有今时今日的造诣,离不开离恨天阎氏一位大人物的支持。我只能讲到这里!”

五清宗终是留下来,回了荒古废城。

张若尘和修辰天神走出黑暗之渊,便感应到鬼鬼祟祟藏在虚空中的血屠。

张若尘跨越空间,无声无息出现到血屠身后,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血屠明显被吓了一跳,见是张若尘才露出喜色,道:“师兄……你……你怎么出来了?”

张若尘道:“此处危险,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那怎么行,师兄,你和师尊都来了黑暗之渊,我怎么能不来?当年,我还没有破神境,就敢闯黑暗之渊,以我现在的修为,黑暗之渊何处去不得?”

血屠感应到张若尘身上威势与以前有了明显变化,心中一阵绞痛,低声道:“师兄又有大机缘?”

张若尘道:“只是破境了而已。”

“我就知道!”

血屠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道:“师兄,下次你去哪儿,一定要带我。我血屠不怕死,敢拼命,或许帮不上什么大忙,但苦活、累活交给我就是,一定办妥。可惜了,这次机缘,没能赶上。”

张若尘问道:“昆仑界可有变故?”

血屠摇头,道:“昆仑界能有什么大事?天庭那边现在风平浪静,大事都发生在地狱界。”

“看来最坏的事,还没有发生。”张若尘自言自语的道。

劫尊者从剑阁中走出,道:“若真发生了,如今宇宙必然已是一片沸腾。”

血屠见到劫尊者现身,立即警惕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道:“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但我又不知算不算大事。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张若尘眼神一沉,道:“赶紧说。”

“昆仑界那边,据说有始祖界出世,异象惊人。始祖界,很有可能属于第二儒祖。”血屠道。

张若尘和劫尊者对视一眼,脸色随之变了!

“看来,这就是太师父的饵了!”张若尘道。

劫尊者道:“走吧,别耽搁时间了!”

血屠不知道其中隐情,笑道:“师兄应该高兴啊!第二儒祖的始祖界既然出世,想来花影太上能从中找到续命之法。”

张若尘没有理血屠,道:“现在赶回去,肯定来不及了。”

劫尊者也感到头疼,搔了搔头皮,道:“是啊,我们现在赶回去,万一与那些人撞在一起,等于是自寻死路。而且,也可能打乱花影老头的布局。”

“局已成,我们根本没办法掺和进去,什么都改变不了。”

张若尘双目一眯,道:“那就直接掀桌子,毁了太师父的这一局。”

劫尊者愣住,道:“你小子别乱来。”

张若尘看向血屠,问道:“想不想为地狱界立功?”

血屠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担心张若尘在试探他,迟疑道:“想……倒是想,但我肯定是站在师兄你这一边。师兄弟情义,胜过一切。”

张若尘道:“但你现在得背叛我,做我的敌人。”

血屠见张若尘如此严肃,吓得脸色都白了,道:“不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发生的这事,我可以发毒誓。”

张若尘道:“现在,你就传讯给地狱界所有无量境以上的强者,就说你从我这里套到了惊天大秘。第二儒祖始祖界出世是假,花影太上欲临死之前,坑杀一批敌者才是真,让他们小心,千万别上当,立即远离昆仑界。”

http://www.pronostic.org/n3580.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