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58章 回城

万古神帝第3558章 回城

五清宗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张若尘对凤天颇为了解,绝对杀伐果决,不讲半分情面。

对他,之所以那么宽容和放纵,皆是因为,地鼎能助她修炼,是她能短时间内,冲击天尊级,乃至未来窥望半祖、始祖的一条捷径。

这种利益交换,的确算是谈判筹码,但能不能保住池瑶、劫尊者的性命,很不好说。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还是张若尘目前不具备与她分庭抗礼的实力。

池瑶和劫尊者,包括昆仑界的修士火种,皆待在剑阁第十八层。

不久后,张若尘、五清宗、修辰天神来到荒古废城外。

如今的荒古废城,阵法开启,光束冲天,照亮亿万里天地,笼罩在神霞流光之中,哪还有半分荒芜之态,反倒是气势惊人,一城镇一界。

还在百万里外,就能感受到始祖留下的铭纹波动。

整个时空都被城池压住!

空间无法打破,时间印记光点在神霞流光中吞吐,形成潮汐大浪。。想要绕过荒古废城, 前往上界,完全是不可能的事。

五清宗身躯高大, 若龙象行山河, 望向前方, 道:“这就是荒古废城的气势?一位不灭无量,借此城之威, 必能挡住太古生灵数族。”

张若尘心中亦在感叹,道:“太古生灵何等强大,只是去无间岭走的这一遭, 我便见到了七八位诸天级的存在。而这,仅是他们的冰山一角,更加可怕的大冥山,尚藏在迷雾之中。但, 如此强大的太古生灵,却走不出黑暗之渊,最根本的原因,就是眼前这座荒古废城。”

“废城虽废, 遗威尚存。”

“万灵之先祖, 历代之始祖、半祖、天尊,在这里留下了太多抵御手段。”

感知后,发现九死异天皇尚还没有追上来, 张若尘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暂时落下。

老实说,面对九死异天皇这样强大的存在, 张若尘知道, 一旦遭遇, 自己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那种压迫感,前所未有。

现在依旧不算安全, 得尽快逃出九死异天皇的势力范围。

修辰天神面容冷艳, 道:“荒古废城可是相当神秘, 有好几处禁忌之地,真要挖掘, 指不定能挖出一些什么。”

在路上, 张若尘就与他们交流过, 得知来到下界后,苍绝就悄然消失了!

他们是在霸岭, 与池瑶相遇。

五清宗前来下界, 最重要的原因, 乃是寻找阎无神。但,一直没有阎无神的消息。

张若尘见五清宗眼中饱含担忧之色,道:“五叔不必太过担忧,无神兄已破境至无量,绝对有自保之力。”

张若尘被元笙擒拿之时,阎无神一直冒着极大风险袭扰元笙,没有独自逃走。这个人情,张若尘自然铭记于心。

但,目前他必须离开下界,赶回昆仑界。

对阎无神,张若尘还是有很大信心。还没有达到无量的时候,他就能在下界生存千年,闯入朝天阙那样的禁地,不仅没有死,还获得了大机缘。

论气运之强,才智机敏,绝不输张若尘。

只不过,一个站在水面的激流中,一个藏在水下的暗流里面。

张若尘的横空出世,的确遮盖了阎无神的部分锋芒,但却也为他挡了诸天的屠刀。

西城门右侧,一座青灰色巨石上,站着一位青衣书生。

正是九死异天皇的二弟子,无为。

无为看着从远处行来的张若尘三人,含笑道:“三位别来无恙?”

修辰天神道:“少废话,打开城门古阵。”

无为温文尔雅,道:“天神还是如当年那般孤高自傲,不将天下任何修士放在眼里,但今时不同往日了!天神已陨,阁下不过是日晷之器灵,张若尘之女仆,剑界之器具。哏哏!天神现在是女子之身吧?”

修辰天神眼神冷至冰点,一指点了出去。

“哗!”

一条时间神龙,携带无量神威,冲向无为。

无为微微一笑,并未引动阵法,只是轻轻拂袖,便将数十里长的时间神龙抽碎。

从他身上爆发出来的神力,穿透空间,落在修辰天神身上。

修辰天神嘴里发出一道闷声,如被一掌击在心口,踉跄后退。

张若尘暗暗引动空间道法,化解了无为击在她身上的那股神劲。

修辰天神止住退势,长发凌乱,虽然没有受伤,但被曾经远不及她的修士羞辱,这口气,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

张若尘知晓无为这么做,是在玩弄心机,离间修辰天神。更担心,无为已经知道九死异天皇破境,是在这里故意拖延时间。

张若尘道:“我劝阁下还是立即打开城门古阵为好。”

无为摇头,双手抱拳,向天作揖,道:“奉凤天之命,坐镇西城门,不能有半分松懈。哦,我记起来了,若尘界尊与凤天关系非同一般,难怪说话的底气这么足。但,职责在身,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太古生灵变化而成?”

修辰天神恨不得修为尽复,将无为毙于掌下,神音从嘴里吐出,形成一圈圈音波,唤道:“凤彩翼!”

无为道:“凤天进了朝天阙,恐怕听不见天神的呼唤。”

张若尘将地鼎取出,摆放在地上。

无为静静看着,道:“以界尊的修为,以为凭借地鼎,可以强行攻破荒古废城的阵法,无疑是自取其辱。”

地鼎的封印,被打开一角。

一缕鬼气,从鼎中逸散出来。

张若尘看向前方巍峨的城池,扬声道:“子仁鬼帝在我手中。”

听到这话,无为从容平静的眼神,终于变了!

本是坐镇南城门的周乞鬼帝,化为一片阴云,顷刻间,来到西城门的上空。

周乞鬼帝是被凤天从黄泉大帝的手中救下,以下界现在的局势,他肯定没有回酆都鬼城。

张若尘正是感应到了他的气息,才以子仁鬼帝,引他现身。

无为和周乞鬼帝在阵内争执了起来。

但,任何地方都是实力为尊,周乞鬼帝比无为高了一个境界,地位和话语权自然是天差地别。

半晌后,城门古阵打开了一道缝隙,周乞鬼帝将张若尘三人放入城中。

“多谢鬼帝,这个人情,若尘记住了!”张若尘微微抱拳行礼。

周乞鬼帝凝看着张若尘,感受到他身上强大的气场,心中不免有些吃惊。

与上一次相见比起来,此子的修为,似乎又有大突破。

周乞鬼帝不得不认真思考,该以何种态度来对待这位越发强势的后起之秀,因此,没有摆出鬼帝的尊贵威势,笑道:“若尘界尊引本帝前来,这是要将子仁那个叛徒,交还给酆都鬼城处置?”

子仁鬼帝的背叛,导致盖灭脱逃,黄泉印遗失,甚至差点害死了他,可想而知周乞鬼帝心中的恨意。

张若尘向无为看了一眼,低声传音:“这是凤天要的人,我做不了主。”

周乞鬼帝表情沉凝,换做别的修士,他绝对不会给面子,哪怕借酆都大帝之势,也要将人要走。但凤天刚救了他性命,欠下这么大的人情,怎么可能不还?

张若尘突然大笑一声:“鬼帝运气太好了!当日,你被子仁鬼帝和黄泉大帝暗算,恰好让我遇到。本尊想到与酆都鬼城一直交好,怎么可能坐视不管?所以,废了很多心机,引那元道族族皇去对付黄泉大帝,就为助鬼帝脱身。那一战好生凶险,本尊可是把命都快拼进去了!幸好,我族老祖和凤天赶到了,不然……哈哈,算了,不提这些了!”

“界尊这份大恩情,本帝当时看在眼里,心中一直记着呢!”周乞鬼帝道。

张若尘摆手,道:“什么大恩情?都是鬼帝你自身修为深厚,挡住了黄泉大帝的吞噬。换做别的修士,比如无为,他若落入黄泉大帝手中,早就化为白骨尘灰了!”

无为阴沉的冷声一笑,破空遁飞而去,道:“界尊,后会有期。”

“等着呢!”

张若尘目送无为离去,继而低声道:“鬼帝,多提防九死异天皇和黑暗神殿的修士,盖灭能逃出酆都鬼城,不是靠一个子仁鬼帝就能做到,这背后,另有高人。据我所知,九死异天皇的第一世,乃是大魔神。”

周乞鬼帝早有猜测,倒也没有太过吃惊,但在得知九死异天皇第一世的身份后,还是为之动容。

“本尊还得去拜见凤天,就不多说了!鬼帝只需记住,剑界和酆都鬼城永远友好,这也是雨前辈和大帝的盟约。”

张若尘带着修辰天神和五清宗,向朝天阙所在的尸血海洋赶去。

修辰天神冷笑道:“张若尘,你以为周乞鬼帝看不出你的那点小心思?”

“我就是要让他看出来。”张若尘道。

血叶梧桐生长在尸血海洋之畔,树干高大,叶片猩红。

树下洒落血红色的雨滴,显得雾气茫茫。

虚穷隐藏在附近空间的黑暗中,散发出来的气息惊人,张若尘能感知到它的位置。

血叶梧桐所化的人形生灵,站在树下,她早就知道张若尘回来了,是故意装着不知情。

见张若尘来到身旁,她才豁然转过头,讶然道:“这不是始祖家族的张若尘吗?你家老祖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

张若尘叱道:“别一惊一乍,阴阳怪气。我要见凤天,我知道你与凤天之间有特殊神魂联系,赶紧传讯给她。”

血叶梧桐冷然,赌气一般的道:“凤天岂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我有大事,要和她商议,若是耽误了,后果你担待不起。”

其实,张若尘得知凤天在朝天阙中的时候,心中是有几分轻松感的,很想直接离开荒古废城,这样池瑶、劫尊者他们将没有暴露的风险。

但,想到九死异天皇的危险性,与凤天此前的多次相救,自己就这么一走了之,实在过不了心中那一关。

血叶梧桐禁咬贝齿,怒兮兮的道:“凤天在朝天阙中有大发现,正在修炼的关键时刻,不会见你的。你也最好别去惊扰她!”

“哗啦啦!”

话音未落,尸血海洋的中心,出现一个漩涡。

一身白衣的凤天,如惊鸿仙子,从漩涡下方飘升了上来,玉颜被面纱遮挡,若隐若现,身形绝艳而孤冷,充满死亡气息,寻常神灵不敢直视。

……

小鱼祝各位书友虎年大吉,新年新气象。

今晚8点,微信公众号上还有红包,昨晚没有抢到的,今晚加油。昨天,有抢到三位数的吗?

http://www.pronostic.org/n3578.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