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25章 人寰天尊

万古神帝第3525章 人寰天尊

这几日,白衣谷人来人往,但能进谷的外客只有真神,大批前来朝拜的圣境修士皆被阻挡在谷外。

正是如此,众多寺庙依旧清幽,座座大殿点着香火,与往常没有太大区别。

张若尘行至空冥殿外,只见,那道宏伟的香檀神木大门的右侧,站着一道卓绝的身影。

那人,身披金甲银袍,目光炯炯生辉,亦带有迫人的寒光。

正是傍晚时分,夕阳照在金甲上,更生一分威武神圣。

张若尘目光在审视他时,他的一双虎目,亦是投望过来。

以张若尘现在的修为,哪怕收敛神威和气势,那也不是一般的神灵,敢与他对视。

张若尘知晓此人的身份,但,没有太多言语,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就从他身边行过,进了空冥殿。

“好强的气场压迫,果真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弥天战神眉头深深皱起,继而看向远处的夕阳,内心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落寞,仿佛看见一道连天大浪,将自己拍打到了水底深渊。

从修炼以来,他一直笑傲同代,几乎没有对手,何曾受过这样的心理冲击?

与此同时,一步踏进空冥殿的张若尘,同样感受到一股可怕的气场压迫。

迦叶始祖和冥祖的雕像,皆高达数十米,左右相对而立。

而在雕像下方,涅藏尊者和一位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亦是相对而坐。

那男子,有着一双冷酷到极致的眼睛,仿佛能将世间的一切都冻结。两鬓的些许白发,连入发冠,身上的玄青色神袍如同一湾湖水,将所有能量、情绪、思感隐藏。

空旷的大殿中,一座座佛灯犹如静止了一般,火焰没有半分跳动。

一切显得如此诡异,又显得那么令人敬畏。

两人似乎正在谈论什么事,神情都很凝重。

哪怕知晓,坐在那里的人,乃是当世天尊,张若尘依旧内心平静。

才走到大殿中央,人寰天尊的目光,已向他投望过来,只是定神如同打量般的凝视了一眼,那双冷酷无情的眼睛中,便露出一道亲切而真挚的笑容,道:“若尘来了,快过来,到本尊这边坐。学之、昱儿他们在我面前,不止一次夸你是上古之后天地间最为耀目的人杰,今日,本尊一定要好好看看。”

天尊邀请齐坐,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不是任何人都有这样的资格。

因为一旦传到外界,也就意味着,张若尘已经拥有诸天,或者一族族长、神殿殿主级别的身份地位。

没看见,破境到无量的弥天战神,也只能站在殿外?

尚没有资格进殿。

身份和修为,离和天尊同坐,至少差了两个层阶。

张若尘目光落在人寰天尊身上,走过去。

感受到他身上气息飘忽不定,时而如同世界树一般高不可攀,时而如同虚无世界一般浩渺无形。

“见过天尊。”

张若尘抱拳行礼,继而向又涅藏尊者行礼。

但,都是晚辈礼。

下一刻,张若尘已在人寰天尊左侧的位置上坐下,显得坦然,并无半分拘谨,仿佛这个位置本身他就坐得。

张若尘的一举一动,显然都落在殿中两位老辈强者眼中。涅藏尊者像是昏昏欲睡一般,没有什么神情变化。

人寰天尊道:“学之和昱儿说得没错,若尘果真非池中之物。你已经感应到了吧?”

张若尘暗惊,但依旧平静,道:“天尊不愧是天尊,哪怕只是一个分身,感应能力也不是若尘可比。”

刚才张若尘感应人寰天尊,察觉到这是一具分身。

对方居然察觉到了这一点,显然比他更高明。

涅藏尊者看似已经睡着了,实际上,内心依旧不平静。因为以他对阎人寰的了解,还从来没有这般夸赞一个年轻修士,而且一夸,就是两次。

人寰天尊道:“地狱界接连出现大动荡,就连酆都大帝都被流放到了时间长河,星空战场那边局势更加复杂,天庭诸神蠢蠢欲动,本尊的真身必须坐镇那边,根本走不开。现在,地狱界已从攻势,转为了守势,稍有不慎满盘皆输,说不定以后的战场就在黄泉星河了!”

张若尘道:“天尊言重了,依我看,地狱界依旧占据优势。”

“这倒也是,怒天神尊一人可抵天庭八百界,或许都说少了!”

人寰天尊继而摆手,道:“先不谈这些了!因为折仙和影儿,本尊是一直没有将若尘当成外人,所以从你进门开始,就没有将你视为剑界之主。”

“做为长辈,本尊对你还是有些成见了!”

“你和折仙虽是机缘巧合,但终究是结下了一份因果。曾经你也借用这份关系,行了一些方便之事,无疑是告诉天下人,她是你的女人。”

“现在,天下人都知折仙为你生了一女,你却连阎罗天外天都未去过一次,这岂是男儿的担当?岂是一界之主的风范?”

“本尊一贯不喜欢理会这种男欢女爱的琐碎事,但折仙是阎罗族的公主。本尊欣赏你的修为造诣,但做为折仙的长辈,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未来会不会证道始祖,该训斥我就训斥了!做得不对,就是不对。”

当初在百族王城,为了寻找本源神殿,张若尘的确是邀请阎折仙一起游览城中名胜,这等于是向外界释放了一些微妙信号。

人寰天尊的斥责,并非没有由来。

张若尘脑海中,浮现出当初阎折仙极力邀请他去阎罗天外天,欲请太上帮他化解斩道咒的画面,心中有愧,道:“天尊斥责得对,等眼下最紧迫的几件事后,若尘一定去一趟阎罗天外天。”

人寰天尊道:“此事也不能全怪你,当初为了保护影儿,保全折仙的名节,阎罗族也是被迫让你来做影儿的父亲。当然,你与影儿,本身就有血脉联系。”

“此事,我知,也能理解。对影儿,对折仙,我一定会有一个交代。”张若尘道。

“对影儿,对折仙”这六字,让人寰天尊的眼神微妙了起来,道:“本尊相信一个能够修出一品神道的人,必有大担当和大气魄。若尘若来阎罗天外天,可长住,阎罗族的藏书阁比天守台藏典更多,更全,对你所修神道,必有大帮助。”

张若尘明知人寰天尊与他谈感情,是拉拢的意思,但对阎罗族的藏书阁是真的有几分心动,道:“若尘先谢过天尊。”

“既然若尘一直称我为天尊,那么本尊就以若尘神尊相称,谈几件正事。”

人寰天尊脸上已是再无半分笑意,眼神恢复到最初的冰寒和严肃,道:“你已见过昊天吧?”

张若尘略微思考了一瞬,继而点头。

人寰天尊道:“昊天此人深不可测,你得多提防。以本尊现在地狱界天尊的身份说这话,若尘神尊或许会认为,这是想离间剑界和天庭,但听一听,总是好的。”

张若尘道:“不知天尊有什么可以指教的?”

人寰天尊道:“罗刹族一战,地狱界多位神王、神尊陨落,酆都大帝也遇劫。当时,太上在时空中,感应到了一道微妙的气息,或是……七十二品莲!”

张若尘再难保持平静,动容道:“七十二品莲与昊天有什么关系?”

张若尘可是知晓,大尊失踪后,昆仑界遭受了一次惨烈的大劫,张家近乎消亡。

而七十二品莲失窃,与这场大劫,有莫大关系。

至今,这都是迷案!

人寰天尊道:“根据阎罗族这些年的调查,轩辕涟很有可能就是昊天和七十二品莲的女儿,她破无量之前无法走出黄金车架,害怕被天地感应到,是有原因的!这原因,多半与她母亲七十二品莲有关。”

很显然,轩辕涟和轩辕青的关系,很难瞒过阎罗族。在诸天级别的高层,谁不能识破轩辕青只是她一具分身?

张若尘当然知晓,人寰天尊讲出这个秘密的目的,但内心依然掀起惊涛骇浪。

他倒不至于就这么直接怀疑昊天,毕竟,现在的这一切,皆是人寰天尊的猜测,连他自己都不确定,且拿不出任何证据。

再说,那个时候的昊天,尚不是诸天,修为远远没有达到现在这般经天纬地的地步。

但做为天尊,一言一行都必然慎之又慎,人寰天尊若没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怎么会轻易向一个晚辈讲述秘密?

殿中,烛火晃动,亦如此刻张若尘的内心。

……

终于回家,明天可以好好码字了!

http://www.pronostic.org/n3545.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