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14章 一巴掌

万古神帝第3514章 一巴掌

战神冥尊跟上去,道:“听闻谷主受了重伤,伤到神海和神源?外界有许多传言,说谷主已再无机会窥望不灭无量,将陨落在这个元会。”

“一点小伤,怎会夸张到那个地步了?”怒天神尊冷笑。

“不久前,冥殿收到情报,量组织和一些古之强者的残魂,要对白衣谷不利,我实在放心不下,这才决定回来一趟。”

战神冥尊双手托举在半空,一只蓝色的神玉匣子,从空间中显化出来。

“守纪毕竟出生白衣谷,印雪天更是有大恩于我,岂能坐视不管?这是上一次玉煌界开启时,找到的神药,神明节檩子,对谷主或有一些用处。”

来到草庐外,怒天神尊停步,看向战神冥尊手中的神玉匣子,道:“神明节檩子!你不也受伤了?自己服用吧!”

“守纪的伤势,还用不上神明节檩子。”

怒天神尊倒也并非矫情之辈,接过神玉匣子,道:“当年的那一点恩,何须记一辈子?你现在是冥族的第一战神,有自己辉煌的前途,莫要被白衣谷束缚了自己。”

怒天神尊手掌按在玉匣上,将匣盖推开。

“哗!”

一张青色大符,从匣中飞出,速度快得打破了空间尺度,直接印击在怒天神尊身上。

就在符箓飞出的瞬间,整个峡谷都被照亮,像是有一轮神阳被放在里面。

这一惊人变故,超出所有人预料。

符箓落在怒天神尊身上,立即化为无数青色锁链,将他定住。

“白守纪!”

怒天神尊怒吼一声。

“谷主,守纪是回来送你一程。”

战神冥尊早已唤出乌金朴刀,划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刀芒,直劈向怒天神尊的头颅。

刀气强横绝伦,只是余波,就将急速冲过去的白尊震飞,身体撞入进崖壁。

张若尘释放出太极四象图景,但迟了……四象图景的扩展速度,根本追不上战神冥尊挥刀的速度。

唯有在草庐中扫地的涅藏尊者,显得极为淡定,依旧自顾的扫着庭院。

“轰隆!”

战神冥尊这一刀劈在怒天神尊头顶,发出金石碰撞般的铿锵之声,只见一圈圈能量涟漪向四方蔓延。

神器战刀竟未能破怒天神尊的肉身防御。

“这怎么可能?你的修为……”战神冥尊惊呼。

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爆发出来,怒天神尊身上锁链尽数崩断,头顶冲起一层层黑色天宇,像冥城一座座向上堆积。

“啪!”

怒天神尊的身体,变大一倍,俯身便是一掌拍在战神冥尊头顶,将他的骨身打得坍塌,脊梁断成数节,化为一堆碎骨。

直到这时,张若尘的太极四象图景,才将怒天神尊笼罩进去。

怒天神尊抬头,看了张若尘一眼。

张若尘内心无与伦比的震撼,冥族第一战神这样的人物,能够与龙主叫板,却被一巴掌拍成碎骨。这是什么境界?

还有怒天神尊不是修炼《冥书》和命运之道吗?头顶怎么会有一重重似天宇又似冥城的异景?

怒天神尊身体瞬间恢复正常大小,看向地上颤动不停的白骨碎片,将一颗骷髅头抓了起来,道:“为什么会是你?”

怒天神尊根本没有寄希望,从战神冥尊嘴里问出什么,直接搜魂。

但,骷髅头的头顶位置,一个个青色符纹浮现出来,化为符火,即在抵挡怒天神尊的搜魂之力,又在焚烧骷髅头的神灵物质。

“哈哈,谷主,你藏得真深,但整个白衣谷为我陪葬,倒也值了!”

骷髅头内部,神源的破碎声响起。

怒天神尊眉头一紧,看向覆盖在谷中的太极四象图景,目光锁定在太阴“玉树墨月”上,大喝一声:“封住天机!”

草庐中,涅藏尊者扔掉扫帚,双手结印,精神力随之爆发出去。

“哧哧!”

太阴玉树分解,化为数之不尽的时间规则,汇聚到怒天神尊手心,将战神冥尊的骷髅头封印了起来。

直径不到半米的空间内,时间完全停止了!

张若尘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因为刚才他分明感知到,战神冥尊的神源已经爆开,就差一点点,毁灭性的能量就会扩散。以战神冥尊的修为,这么近的距离……

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

白尊、狼祖皆是紧张到极点,完全屏息,盯着怒天神尊手中的骷髅头。

直到破风声响起,言输禅师和绝妙禅女赶到的时候,气氛才缓和下来。

张若尘问道:“是魁量皇布置的手段?是他指使战神冥尊来杀你?”

很显然,骷髅头上的青色符纹,即挡住了怒天神尊搜魂,也为战神冥尊争取到了自爆神源的时间。

这些符纹,哪怕只能挡住怒天神尊几个呼吸的时间,却也不是寻常符道神师做得到,必须是天圆无缺者。

绝妙禅女道:“不!战神冥尊不是来杀祖父,而是来试探祖父的虚实。因为,就算他偷袭得手,也不可能逃得出白衣谷。当然若真的刺杀成功,他至少有活命的机会。”

言输禅师脸色严肃,充满担忧,道:“不只是魁量皇那么简单!魁量皇怎么可能驱使得了白守纪,并且让他可以用命来犯险?”

张若尘察觉到言输禅师的紧张很不正常,问道:“来自冥族内部?是龏玄葬,还是冥殿殿主?应该是龏玄葬!以战神冥尊的修为,冥殿殿主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怒天神尊托着被时间规则包裹的骷髅头,道:“龏玄藏依旧不可能让白守纪背叛白衣谷,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看来祂终于出现了!”

言输禅师、绝妙禅女,包括涅藏尊者、狼祖,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仿佛大祸临头了一般。

张若尘问道:“祂是谁?”

怒天神尊镇定自若,脸上浮现出似怒非怒,似笑非笑的寒意,道:“祂未必存在,但若存在……就很有意思了!知晓枯死绝吧?”

张若尘怎么会不知?

怒天神尊道:“大尊当年追查长生不死者,或许连长生不死者都感到恐惧了!不久后,灵燕子和空印雪都中了枯死绝,这牵制住了大尊。”

“以大尊巅峰时期的修为,竟无法解枯死绝。只能去往西天佛界,与玉天佛坐禅赌斗,赢得了摩尼珠。”

“但摩尼珠只有一颗,大尊给了灵燕子,为她解了枯死绝。”

……

怒天神尊从始至终都以平静的语气,在讲述这一切,最后道:“枯死绝是一种诅咒!而诅咒,是冥族最擅长的手段。”

“施咒易,解咒难。其实大尊当年,认为这是空印雪的手段,是故意为之,是想试探在他心中,谁更加重要。因为,空印雪是冥族第一强者,是当时最精通诅咒的人!”

“这就是大尊,没有将摩尼珠给空印雪的原因?”

张若尘没有见过空印雪,但根据绝妙禅女曾经的讲述,与自己查到了一些资料,可以大概知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做出这样的事,还真有几分可能性。

怒天神尊道:“谁都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但后面的恩怨情仇,皆是因这个误会而起,闹得越来越大,最后,水火不容。”

张若尘道:“不对啊,既然空印雪是最精通诅咒的人,怎么会用诅咒来刻意激怒大尊?岂不太明显了?”

“是啊,但感情就是这么不讲理,往往令人一叶障目。就像一个男子被自己最心爱的女子背叛,心中便会被仇恨填满,只能看见她的恶,哪还记得她曾经的好?”

“情是心头蜜,亦是杀人剑。”

“大尊后来应该也是醒悟过来,知晓自己错怪了空印雪,于是,来过一次白衣谷,但被拒于门外。苦等多日未果,留下阿罗汉白珠,便离去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消息。”

怒天神尊讲的这些,绝妙禅女听失神,因为很多隐情她也是第一次知晓。

张若尘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虽说,空印雪亲手下的枯死绝,有许多不合理的地方,但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大尊将矛头指向她,真的只是误会?”

白尊、言输禅师,甚至绝妙禅女都以不善的眼神,看向张若尘。

怒天神尊道:“你说得没错!枯死绝必然出自冥族,要施展出,连大尊都解不了的诅咒,也必然需要空印雪和灵燕子的血液、头发、神魂念头之类的东西,这得有人帮忙才行,或是无心,或是有意。这里面的隐情,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张若尘,像你和大尊这样一眼能够看到未来的人,在很早的时候,就必然有人布局。罗乷、无月、阎折仙……不用我多言了吧?”

“但有一点,枯死绝折磨了我们多年,每个人都痛不欲生。就算空印雪当年与幕后之人有关系,在十个元会前,也肯定断了!甚至可能反目了!”

张若尘道:“你们是怀疑大尊在寻找的长生不死者,与冥族有关?幕后之人就是长生不死者,是施布枯死绝的元凶?亦是操控战神冥尊的人?”

怒天神尊冷笑,道:“若这个人真的存在,而且活到了现在。他不是长生不死者,怎么做得到呢?”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道:“神尊笃定空印雪与幕后之人有关,难道是掌握有什么线索?”

http://www.pronostic.org/n3534.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