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13章 怒天神尊

万古神帝第3513章 怒天神尊

穿过万佛林,前方不再是寺庙,建筑奇特,依山而建。

两旁山体高耸,悬崖绝峭。一座座石窟,开凿在半天崖间。

石窟中,有坐佛雕像,有恶鬼泥塑。

“哗啦啦!”

一条溪流,流淌在两山之间。

溪边长满青竹,晚风吹,竹叶沙沙鸣响,林中的烛火随风而动。

张若尘停下脚步,向身后望去。

一股慑人心魄的气息,缓缓靠近,没有脚步声。只是三息过去,战神冥尊已出现到他眼前。

一身白衣!

露在白衣外的脸和手,皆是枯骨,头发很整齐,用青色玉冠束着。

明明很狰狞,却给人一种英姿勃发的感觉。

这就是冥祖第一战神!

在离恨天,张若尘、千骨女帝、荒天冲击无量的时候,战神冥尊就曾出手,但被龙主重创。

战神冥尊曾一刀斩了蚩刑天的头颅,也曾屠了龙主的一位兄长,绝对是一位狠角色。

随着他一步步靠近,气势、气息、精神,各种无形的压迫力,如同楼宇一般不断叠加,冲击在张若尘身上。

十步,九步,八步……

越来越近了!

张若尘目光凝视,脸上波澜不惊,但气势、气息、精神也都外放出来,心脏每一次跳动,都与战神冥尊的脚步一致。

竹林中的烛火,一盏盏熄灭。

“若尘,神尊已在前面等你,跟我走吧!”

狼祖来了,声音打破二人的气势对垒。

而此时,战神冥尊和张若尘已只有三步之距。

张若尘最后看了战神冥尊一眼,这才转身,跟上狼祖。

不多时,张若尘来到崖下溪边的一座草庐外。草庐的右边,竹林密集,无数巨石摆放在林中。

草庐左侧,贴近崖壁的地方,立有两块石碑。

一座石碑上,刻有“空梵宁之墓”五个字。

另一座,却是无字碑。

一道身高八尺的身影,站在碑前,面崖而立,笔直若参天神峰,一身白衣垂地,头顶锥髻以竹簪束之,无形间给人一种立于天地之心,不动如山的气势。

白尊就站在不远处。

涅藏尊者则在打扫草庐。

未等张若尘行礼,那道身影已开口,道:“张若尘,你不该来白衣谷!”

张若尘所幸没有行礼,道:“涅藏尊者和言输禅师并没有用出全力,说明神尊想要见我,更说明我有进入白衣谷的价值。无论我该不该来,我都已经来了!”

“我可见你,但你此生都不能再见绝妙。”那道身影道。

张若尘目光从那两座石碑上扫过,道:“神尊能给我讲一讲,当年的事吗?我想知道,悲剧是如何发生的?”

张若尘不相信以须弥圣僧和空梵宁当时的修为,会不知晓两人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还相恋了!

这里面必有隐情!

怒天神尊终于转过身,露出没有任何瑕疵的英伟面容,眼神中仿佛藏有与生俱来的怒意,与苦修命运换来的喜怒情感,同时又饱含忧郁与深情,给人一种捉摸不透,无法揣度之感。

他深沉得可怕,像蕴含无限的智慧,又像一座深潭封闭了自己的一切故事。

他审视张若尘许久,才道:“此事你没有资格知晓!”

“那我能知道什么?”张若尘道。

怒天神尊道:“你能知道的,只有一件事,你快要死了!”

张若尘摇了摇头,道:“神尊不会杀我。”

“我自然不会杀你,但你行事太过高调,已让天下人都知道你羽翼丰满,就要展翅高飞。以前,你有利用价值,他们不会杀你。现在你已经快要脱离他们的掌控,自然也就留不得。”怒天神尊道。

张若尘道:“他们?神尊指的是量组织?”谷

怒天神尊看了一眼后张若尘和狼祖一步而来的战神冥尊,没有半分避讳,道:“你的背后,即站着昆仑界,又身具不死血族的血脉。被天姥看重,又得星桓天二老的赏识。剑界出世后,将百族王城、天初文明收于麾下。此后,神古巢、天龙界、千星文明……各大势力,都看到了曙光,有‘一朝风云变,三分天下归剑界’的趋势。”

“你本是一颗最好的,搅乱宇宙局势的棋子,可以让天庭和地狱界宇宙更加动荡。”

“你的修为越强,破坏性就越大。哪怕你处处与他们作对,他们依旧舍不得杀你。”

“但现在不同了,你已经没有了价值,反而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变成他们最大的阻碍。”

张若尘道:“只要我愿意,我很快就能说服各方加入剑界,让剑界的势力,达到能够在天庭宇宙和地狱宇宙面前自保的地步,成为第三方宇宙势力。为何就没有了价值?”

怒天神尊道:“因为你和天庭、地狱界的掌权者,都走得太近了!他们需要的是一个搅局者,而不是一个海纳百川、包罗万象之人。”

张若尘皱眉,道:“凤天并非地狱界的掌权者!我与她,只是利益上的合作。”

怒天神尊露出一道深沉而霸绝的睥睨眼神,道:“天姥加命运神殿都不能称地狱界的掌权者,谁配?阎人寰吗?他尚差一截,阎寰宇或许可以!”

“你与昊天见过了吧?他没有杀你,就已经意味着你们走得太近了!这不符合那些人的预期!”

张若尘淡然自若,道:“若我真在天庭和地狱界的掌权者心中有那么一点点分量,倒是很愿意出面,稳定当前局势。至于量组织……他们越看我不爽,那才说明我做对了!”

怒天神尊道:“这就是你快要死了的最大原因,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酆都大帝那样的人物,与量组织对弈,尚只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平局。量组织若铁了心要斩你,你必死无疑。”

张若尘心中何尝没有危机感,正是如此,从离开命运神殿开始,就一直小心谨慎。

听完怒天神尊这番话后,危机感更加强烈了!

张若尘道:“神尊不想我死?”

“你死了,本已有了规模的剑界,将立即分崩离析,陷入内乱。至少目前来看,对地狱界不是什么好事。”怒天神尊道。

张若尘道:“当前地狱界内忧外患,需要剑界来掣肘天庭。只要剑界存在,就会给天庭诸天以危机感,时刻都要提防天龙界、昆仑界、千星文明等等这些大世界加入剑界。”

“神尊可曾想过,带领白衣谷和怒天神宫,加入剑界?”

怒天神尊目光冰冷如霜,道:“你剑界无信仰,无权力中枢,无未来布局规划,不过只是一群或心怀仇恨,或落魄无依,或为了利益,聚集在一起的乌合之众。”

不得不说,怒天神尊字字诛心,恰好说在张若尘的痛点上。

对于一个万族并存的世界,信仰非常重要,当初轩辕青就反复与张若尘讲过。

做为天尊之女,对权利的了解,对各族生灵的了解,显然超过张若尘。

至于“权力中枢”,天庭有天宫,地狱界有命运神殿,虽然对下面的顶尖大势力掌控力很弱,但却能维持最基本的稳定和团结。

可是剑界有什么?

目前张若尘真有掌控住剑界各大势力的能力?

上面那几位老一辈的人物,每一个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意志。

至于“未来规划”,目前的剑界,仅仅只是想要在天庭和地狱的压力面前生存而已。

怒天神尊再次道:“你若死了,他们连乌合之众都不算。我一人就能灭他们全部,略施手段挑拨,他们就会为了利益,自相残杀。”

“不能怪他们,毕竟天下修士都只认利益。谁能约束他们的欲望,引导他们的欲望,谁就是众生之主。”

张若尘道:“神尊是想让我回剑界?”

怒天神尊抬起头,望向上方。

两山之间,只有一条狭窄的天,稀稀落落的星辰点缀在里面,像一条镶嵌着宝石的河。

他道:“须弥比我看得远,他能选中你,说明你还是可以期待。你能登上石梯,穿过万佛林,说明心性是够的,也不会被眼前的幻象迷惑,差的只是时间。一代人终究是会死绝的,谁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量劫到来的那天?下一代人,需要有人来扛起大旗。”

谁都能看出怒天神尊心情变得更沉重,身上的气势也减弱了!

给人无限落寞之感。

张若尘知道是什么原因,问道:“到底是何人伤了神尊?”

静默片刻。

怒天神尊道:“昔日印雪天毁了不少禁域,挖走大量神尸,炼制雪域星海神军,这其中包括一些古之强者残魂的前世身。如今,这些神尸神军有不少就在白衣谷,白衣谷也就成了众矢之的。”

“要对付白衣谷,自然是要先杀我。可惜虚天及时赶到,他们失败了!”

怒天神尊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张若尘能感受到其中的凶险。

“难怪怒天神尊会认定我快死了,或许,这就是感同身受吧!”张若尘暗道。

战神冥尊走了过去,道:“谷主!”

“守纪,你已经离谷三十万年了吧,不在星空战场镇守,今日怎么回来了?”

怒天神尊问完这话,向草庐走去。

http://www.pronostic.org/n3533.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