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11章 白衣谷,涅藏

万古神帝第3511章 白衣谷,涅藏

“冥殿易闯,白衣谷难进。”

冥族修士,皆听过这句话。

冥殿,自然不易闯,更闯不得。

闯之者,死。

而白衣谷,凶名赫赫,声威还在冥殿之上。如同“天南”之于死族,“罗祖云山界”之于罗刹族。

这一切皆因一人。

印雪天!

她虽已经消失在世间数十万年,推算其寿元,早已陨落。

可余威尚存。

如今号称冥族第一强者的“龏玄葬”,虽已成势,但与巅峰时期的印雪天相比,对冥族,乃至对整个地狱界的影响力,至少差了两个层次。

印雪天在时,她就是地狱界第一强者。

那时,酆都大帝和天姥尚未破不灭,九死异天皇不敢出黑暗,虚风尽只能躲在昆仑界学剑。

那是圣界二十诸天的时代,是逆神天尊、印雪天、六祖他们的时代。

一个时代的人几乎死绝了,后来者,才登上执掌宇宙权柄且又风云起舞的高台。

白衣谷所在的大世界,与张若尘想象中完全不一样,与冥族统御的那些阴冥世界亦不一样。

整个大世界,没有被冥气笼罩,显得生机勃勃。

天空,没有灰色死气,反而万里无云。

海域湛蓝,江河清澈。

张若尘和白尊走在一条干硬的泥路上,这里绿树成荫,长满松柏,阳光透过树叶缝隙落下,在地上形成斑驳的光影,空气中透着一股草木气息,如人间盛夏。

白尊道:“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和白衣谷的确是有渊源,但,仇恨亦很深,未必会有人欢迎你前去。若他们要杀你,与我可没有半点关系。”

不多时,他们穿过一座溪上吊桥,来到白衣谷外。

“见过白尊!”

两位身穿白衣的神将,向白尊行礼。

张若尘向前望去,在林木枝叶半遮半掩间,看见烟雾缕缕,能嗅到一股香烛燃烧散发出来的异香。

就在一株磨盘粗细的古松下,放有一只香炉,里面蜡烛燃烧,竹香焚烟。

再往前,是一条大约五丈宽的石阶。

石阶顶端,是有一座朱红院墙的寺庙。庙门前的黑石碑上,赫然刻有“白衣谷”三个古文。

天下诸多神殿,座座宏伟。

罗祖云山界和天南,更是有着远超一座大世界的壮观,在宇宙深处,都能看见光影。

与它们相比,白衣谷显得太平凡。平凡中,透着一股诡异。

按理说,冥族修佛,必是异佛、邪佛。但一路走来,张若尘看到了不少僧人,其中绝大多数都目光虔诚,慈眉善目,绝非伪装出来。

当然,也有一些修士煞气凛然,气息阴沉且霸道。

两者竟然可以在白衣谷并存。

“欲进白衣谷,先点一炷香。”

白尊从鼎炉旁边的木架上,取下三根竹香,将其点燃,插入炉中。

随着烟雾缭绕而起,石庙中,响起两道悠长的钟声,即如晴空惊雷一样震耳,又如山泉水流一样绵长。

张若尘也取香,点燃。

不多时,寺庙的门打开。

里面走出一位衣衫灰旧的老叟,手持竹扫帚,从台阶的第一阶开始清扫。

“沙沙!”

动作很慢,他要将所有台阶扫完,怕是需要数个时辰。

张若尘发现白尊见到这个老叟后,神色明显凝重了许多。

不作他想,张若尘没有时间继续等待,迈步而上。

很快,他来到老叟下方,想要绕开过去的时候,老叟手中的扫帚却总是会挥过来,将他逼退。

白尊走在后面,相隔三个台阶,抱拳作揖,道:“见过涅藏尊者!”

老叟老态龙钟,仿佛此刻才看清白尊一般,停下扫帚,笑道:“是铃儿啊,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了,都快不认识了,你瞧这狗记性!这次回来,长住吗?”

白尊沉吟片刻,看了张若尘一眼,道:“这些年,本以为达到了无量境,就可藐视天下修士。吃了两次亏,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此次回来的确是想闭关苦修一段时间,不破乾坤无量巅峰,就不离开了!”

张若尘从般若那里,听过“涅藏”之名,大概知晓他的来历,是空印雪捡回白衣谷的一条老狗,比白尊跟随空印雪的时间还要久。

张若尘双手合十,以佛门礼一拜,道:“晚辈张若尘,见过涅藏前辈。此来白衣谷,是有要事欲见绝妙禅女一面,还请前辈放条行路。”

老叟眼睛一眯,仔细打量张若尘,声音尖锐了许多:“不敢!老朽一个孽障已而,哪敢挡灵燕子后人的路?但白衣谷的门,可没那么好进。”

该有的礼节已有,张若尘不再多言,径直向石阶上方行去。

这一次,老叟没有再阻拦!

就在张若尘来到那座刻有“白衣谷”三个字的黑色石碑下方,右脚抬起,踩到最后一步石阶上的时候,突然,眼前景象大变。

寺庙、石碑、香炉所有一些都消失,眼前,变成一片漆黑无边的冥土。

黑色泥土下,埋有数不尽的尸骨。

光秃秃的山顶上,有寒鸦盘旋,发出刺耳的声音。

张若尘波澜不惊,走入冥土,登临山峰之巅,俯看下方死寂、苍凉、无边的世界,继而,又极目远眺。

哪怕看到万亿里之外,也看不到冥土的边缘。

世间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庞大的世界!

张若尘似自言自语,道:“这就是涅藏前辈修炼出来的冥国幻境?”

“你若走出冥国幻境,就可进白衣谷的门。”老叟的声音,从天外飘来。

“区区一座幻境而已,破之何难?”

张若尘唤出融炼为一体后的七星神剑,缓缓的,举过头顶。

随着剑势起,“宇宙无边”的真理界形衍化出来。

星辰光影,不断向冥土四方蔓延,一亿里,十亿里,百亿里……

“哗!”

挥剑斩下,剑光将黑暗照亮,撕裂开天地。

张若尘视觉恢复,看见近在迟尺的黑色石碑,自己的一只脚,正踩在最上面一层的石阶上,所有幻象都消失不见了!

但他脸上没有半分喜色。

因为,手中无剑!

可见刚才破幻象的一剑,亦是自己的幻象。

张若尘回头看去,发现老叟已经到达石阶的最下面,就快扫完。

“以你现在的修为,在我扫完石阶前,破了第一重幻境。我这一关,你算是过了!”

打扫完毕,老叟消失在石阶下方,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第三重幻象?

这一刻,张若尘终于明白白尊以神尊之身,为何对老叟都那么恭敬。果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

一位七八岁大小的小沙弥,小步快跑,穿过廊桥,进入一座种满奇花异草的庭院。

“他已经过了第一关,进了白衣谷。”小沙弥向里面汇报。

屋内,古色古香,摆满竹简。

木鱼声极有节奏的敲响,与此处的天地规则相合。本是有声,却像无声。

绝妙禅女一身白色禅衣,坐在蒲团上,手持一只玉笔,正在抄写一卷佛经。

提笔沾墨的时候,她淡淡问道:“守第二关的是谁?”

“言输禅师!”小沙弥道。

绝妙禅女手中的笔顿住,露出一道复杂而忧虑的神色,道:“他怎么出来了?他不是一贯不过问红尘事?”

小沙弥道:“言输禅师说,他想见见连摩尼珠都能随手送出的大傻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绝妙禅女蹙起眉毛,放下手中的笔。

刚起身,就又坐下,她叹道:“你去告诉言输禅师,不要太过分,莫要真将人家当成傻子了!”

风兮坐在不远处,敲击木鱼,从始至终都轻闭双目,心境丝毫不受影响。

……

进入白衣谷,如同进入一座空无一人的寺庙,幽静无声。

有的大殿供奉佛门六位佛祖,有的供奉冥族历代诸天。

但,这些殿宇中,一个人都看不到,包括之前与张若尘一起前来的白尊也不知去了哪里。

张若尘跨过半尺高的门槛,走进供奉始祖佛和冥祖的空冥殿。

始祖佛和冥祖的雕像,同高九丈六,一左一右并列,相互对视。雕像显然出自绝顶强者之手,蕴含迫人威势。

随着张若尘走进殿中,殿内的烛光,随之摇晃起来,在墙壁上,形成巨大的人形阴影。

殿宇的后面,有两个通道。

若向左走,张若尘投在墙壁上的人形阴影,就会和冥祖重叠。

若向右走,则是与始祖佛重叠。

给人“一念成魔,一念成佛”的心理暗示。

就在这时,狼祖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右边通道口,张若尘顺势走了过去,道:“狼叔!”

狼祖走在前面带路,道:“空冥殿是神魔观,能照人魂灵,观人本心。本心是魔,就会走冥祖道。本心是佛,就会走始佛道。对你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影响!”

张若尘笑道:“这就是白衣谷的第二重考验?”

“不是!”

狼祖道:“是佛是魔,皆可入白衣谷。无所谓佛魔,无所谓对错,无所谓善恶。”

张若尘道:“狼叔是多久来的白衣谷?”

“不久前,随神尊一起回来的。”狼祖道。

张若尘豁然停步,道:“怒天神尊在白衣谷?”

http://www.pronostic.org/n3531.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