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09章 冥族第六强者

万古神帝第3509章 冥族第六强者

张若尘感知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沿着凤天的目光望去。

黑暗、冰冷、阴森,就像是窥望黑暗之渊一样,让人情不自禁生出对未知的恐惧。这一刻,真理之心和无极神道失去了作用,无法探查。

就连一贯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的凤天,亦露出慎重神态,将血叶梧桐身上的天枢针取走。

器灵“宫南风”,飞入她手心,与天枢针融合在一起。

略微推算片刻,凤天道:“你们就留在这里吧,张若尘记得将三煞帝君和奇瓦达母神的残躯炼了,若发生异变……你们迅速离开。”

凤天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莫非那片禁域中有什么大恐怖,连她都没有把握镇压?

张若尘道:“绯玛王和岺九尧的夺舍体就在三途河流域,不如先收拾他们?这座禁域,颇为古怪……”

不等他说完,凤天道:“你是在怀疑本天的实力?”

血叶梧桐趁机告状,道:“他一贯没有将主人放在眼里!”

凤天对张若尘没有好脸色,满脸寒霜,道:“绯玛王感应到危险,早就已经遁走。以她现在的修为,要拿她,颇为麻烦,会浪费很多时间,恐会耽误正事。”

她不再有任何言语,从赤染塔上飘落下,独自踏上前往禁域的路,显得不疾不徐,但,数步后,就消失在张若尘和血叶梧桐的视野中。

“拿绯玛王都不算正事?”张若尘低声念道。

血叶梧桐目光不善,瞪着张若尘,道:“都怪你,主人已经生气了!等她平了这座禁域,看她怎么收拾你吧!”

“是黄泉禁域。”

无月的声音,在张若尘耳中响起。

凤天在的时候,无月不敢有任何话语,直到此刻才开口。

张若尘恍然大悟。

黄泉禁域,自然是黄泉大帝的陵墓所在,是传说中三途河上最恐怖的禁域。

只不过,黄泉禁域随时都在变换方位,不是想找就找得到。

黄泉大帝乃是鬼族自古以来最负盛名的一位始祖,是鬼族历史上唯一一位被确定是始祖的存在。

这样的人物,哪怕死去无尽岁月,留下的手段,依旧能杀神。

就像不动明王大尊的陵墓,连当世诸天五行观主都不敢闯。当然,也有五行观主对大尊敬重的原因!

张若尘道:“这就有意思了!帝王黄泉花出现在酆都鬼城,导致盖灭逃走。无极天皇不向别处逃,偏偏来了此处。我可是听说,有始祖的残魂出现在三途河流域,杀死了当世无量。”

答案已是呼之欲出。

但,这个答案,未免太令人震惊!

黄泉大帝这种在整个宇宙历史上都如雷贯耳的人物,竟然也有残魂留下,要在这个时代活出第二世?

血叶梧桐眼神狐疑,斜视张若尘,道:“你在跟谁说话?”

张若尘回以微笑,开始处理地上三煞帝君和奇瓦达母神的残体。

一个是地狱界曾经的二十诸天之一,一个是天庭曾经的二十诸天之一。

哪怕只是三煞帝君的头颅,依旧很强,有神尊级战力。只不过,被凤天封印了,张若尘轻轻松松就全部收进地鼎。

随后,张若尘来到赤染塔下,能听到塔中无极天皇的嘶吼。

犹豫了一下,张若尘没有去尝试解开凤天的封印。无极天皇的修为,本身就非常强横,在施展禁法后,战力倍增,那种拼死的状态下,张若尘都要避他锋芒。

血叶梧桐将赤染塔收手,托在手心,道:“休想打无极天皇的主意!还有,将那个罗盘交出来?”

张若尘抬头看天,叹道:“我只是想搜他的魂,寻找关于前面那座禁域的一些信息。你能不能别碍手碍脚?”

血叶梧桐真的被气到了,胸口起伏着,但她很快意识到张若尘所说很有道理。

无极天皇肯定知道那座禁域的秘密!

血叶梧桐冷了张若尘一眼,随即,十指画动,将赤染塔的封印打开一角。

“吼!”

无极天皇从第一层塔的塔门中冲出,体内尸血燃烧,形成三丈高的绿色火焰,手指长着尖锐的指甲,一爪向血叶梧桐抓过去。

血叶梧桐一指点出,击在爪子上。

“哗!”

无极天皇眉心飞出一道金色光束,万千剑气随之爆发出来。

血叶梧桐立即撑起天蓬钟抵挡,道:“张若尘,你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一起将他镇压,搜他的魂!”

张若尘皱眉,道:“凤天已经将他镇压,你又把他放出来做什么?”

“搜魂!”

血叶梧桐娇喝一声。

张若尘道:“我们能够想到的事,凤天想不到吗?她在前往禁域前,肯定已经搜过他的魂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故意的。气死我了,张若尘,你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我……”

血叶梧桐连忙打出神气,催动赤染塔,激发出凤天留下的封印力量,将无极天皇镇压回去。

赤染塔的光芒刚刚变得暗淡,就飞走,落入张若尘手中。

血叶梧桐从未被人如此戏耍过,冷声道:“将赤染塔还来?”

张若尘一边观察赤染塔,一边摇头,道:“你刚才差一点就将无极天皇放跑了,赤染塔放在你那里,我不放心。”

“你还不还来?”

血叶梧桐右手摊开,天蓬钟在掌心急速旋转,发出一道道沉闷的钟声。

张若尘不缓不急的,将赤染塔收进袖中,向她看去,道:“不还!”

不等血叶梧桐出手,张若尘又道:“你若能帮凤天将无极天皇炼成神丹,我交给你也无妨。若你做不到,凤天怪罪下来的时候,别来求我。”

血叶梧桐气得牙痒,偏偏奈何不得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

张若尘坐到河边的一根黑色枯骨上,取出罗盘,手指在上面拨动,研究起来。

罗盘一闪一烁,时而有黑白阴阳鱼的图印浮现出来,时而出现八道发光的神门,无数古老的道文在神门中飘浮。

血叶梧桐情绪不稳,在后面来回踱步。

她道:“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也不知禁域中的情况如何,张若尘我们得去查探,说不定能帮上忙。”

“不去!”张若尘道。

血叶梧桐道:“凤天何等器重你,对你的放任和宽容,任何修士都无法相比。你竟这么冷漠?”

“要去,你自己去。”张若尘道。

血叶梧桐抡起拳头,冲张若尘的后脑勺比划,最终一甩袖,道:“去就去,你就在这里等着吧!”

张若尘移目望去,见血叶梧桐消失在上游,轻轻摇头。

果然是一棵树,脑袋跟木头做的一样。

又研究片刻,张若尘目光中浮现出警惕之色,向前方宽阔的三途河水面看去。

浑浊且飘满浮尸的水面,出现数不清的光点。这些光点,就像莲花的种子,快速生长出花瓣,散发一圈圈冥光。

很快,冥花开满三途河这条支流的两岸,绚烂而美丽。

白衣、白发的白尊,出现在下游的水面上,一步步走来,肌肤白得跟陶瓷一样,很是渗人。白衣下,鳞片状的贴身内甲,随她行走,形成波光粼粼的光感。

她道:“张若尘,你为何在这里?”

张若尘将罗盘收起,道:“九螭神王没有告诉你吗?”

“九螭神王?他也在?”

白尊眼中闪过一道困惑之色。

张若尘道:“原来你们不是一起的!如果没什么事,你还是赶紧离开好些,这里很不安全。以前那些事,反正你用衣服已经偿还了,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当前剑界和地狱界的局势,处在矛盾缓和的时期,张若尘暂时不想找九螭神王和白尊这些人算旧账。

但,白尊听到张若尘这话,身上散发出刺骨寒气,数千里河段被冻结。

白尊道:“本尊认为,你还是将那件白衣还回来好些。”

那件白衣,是一件防御奇宝,价值超至尊圣器。

更关键的是,那代表白尊的尊严和脸面。

张若尘从上到下将白尊打量一遍,很想知道她哪里来的底气敢招惹他。这也没有破境到乾坤无量巅峰,怎么就膨胀了呢?

“已经送人了,千骨女帝,就是花影轻蝉,你见过的。”

张若尘再次催促,道:“我暂时不想杀地狱界的修士,旧怨可搁置,未来在战场上解决。你还是赶紧走,迟了,我说不定就改变主意了!”

“好大的口气啊!地狱界的修士,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一道悠长而浑厚的声音,从天外传来。

亥子囚从虚空中走出,身周空间如同液态的水幕,脚下是一条漆黑的冥河,浑身散发傲视天下的霸道气劲。

张若尘知晓来人的身份,冥族的第六位踏入大自在无量境的强者,是仅次于龏玄葬、冥殿殿主、冥族族长等人之下的第六强者,背负有许多头衔,是如“冥殿殿主之下的第一人”,“冥族第二战神”。

冥族,除了地位超然的白衣谷外,达到大自在无量以上的人物,仅有这么六位。

称亥子囚为宇宙级霸主,丝毫都不为过。

张若尘波澜不惊,道:“原来是有人撑腰,难怪底气这么足。”

白尊道:“说吧,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你在与谁交手?”

白尊和亥子囚就是感应到无量级战斗的波动,才赶来此处。

“你如果用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问话,那我只能无可奉告。”张若尘道。

“那本座便用实力来问话!”

亥子囚双臂展开,双目散发灼目冥光,背后冥河滔天。

“轰隆!”

冥河从半空奔涌而下,流水声如惊雷。

滂湃神力震天动地,浩浩荡荡涌向张若尘。

张若尘双臂抬起,一拳打出。

无数道身形从体内飞出,又重叠在一起,所有力量,尽数汇聚于一拳。

http://www.pronostic.org/n3529.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