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503章 最后一件事

万古神帝第3503章 最后一件事

曾经无归森林的三株世界树,每一株都承载着许多世界。

一座世界,只是一片叶。

其中,最顶端的命运神域、酆都鬼城、阎罗天外天,可谓是地狱界的权力三极。

一座星空森林,压得十族神灵尽低头。

随着风云激变,宇宙格局越发混乱。阎罗天外天所在的世界树,迁往了星空战场。

酆都鬼帝的消失,加上三途河的动荡,使得鬼族不得不将酆都鬼城所在的世界树,迁往三途河流域的核心地带,以稳定局势。

无归森林再也不复昔日的超然地位,但对凤天,对命运神殿而言,反是一件好事,不用再受阎罗族和酆都鬼城的掣肘。

骨舰上。

凤天静若幽兰,盘坐在冰冷的甲板上,白色长裙宽大,散扑在四周,若一朵莲花绽放。

她身周,流动着强绝霸道的规则和神力,时空发生扭曲,神境世界时而呈现,时而湮灭,任何人都休想靠近。

死亡之门高悬上空,看似很近,因为张若尘明显察觉到自己的修为被它压制,仿佛变成一个凡人。以他现在的修为,这是不可想象的事。

但,死亡之门又好像很远,无法窥透它的真相。

将命运之门,修炼成了死亡之门,无疑是证明凤天在死亡之道上,已走到极限。

若她愿意,死亡之门光芒照射过的地方,一切生灵都将死亡。

但死和生,到底该如何界定呢?

鬼族、尸族、骨族这样的死灵,算是死,还是生呢?

张若尘能感受到,吸收凶骇神尊、神荼鬼帝、古辛等等这些无量强者后,凤天的修为,在千年内,已是提升了一大步。而且,她不仅仅只是在炼化神丹,自身亦在悟道,在修命运十二相。

死亡之门正发生某种奇异的变化。

张若尘望向浩瀚星空,数之不尽的星辰,就像是一个亿万棋子的棋盘。每个人的命运,都被一只无形的手操控,身不由己。

不知不觉间,他想到了许多,道:“凤天可见过日出?”

凤天坐在那里没有动,依旧在修行,但终究是回答了他,道:“何为日出?”

“日出,象征着希望,磅礴的生命,与打破黑暗的勇气。在生命星球,或者是一些大世界,每日都可看见日出,是一天的初始。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了!”张若尘道。

凤天道:“蝼蚁望天,目短视浅,日出只是假象。这有什么值得追忆?”

张若尘道:“看全了,就没意思了!往往许多大道,都源于天地规则的细微之处。凤天,可见过夕阳下农舍的炊烟,年节时坟前的香烛,盛夏时田中随风而动的谷苗?可知晓什么是天寒和病痛?”

“其实,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了!站得太高,就看不见人间,感知也会变得麻木。”

凤天道:“你想离开了?”

张若尘点头,道:“已经一千年,帮凤天炼化了那么多无量强者,我想是时候离开了!凤天总不能禁锢我一辈子吧?说到底,我们只是利益交换。”

本是在修炼中的凤天,睁开一双寒眸,沉声道:“本天庇护你一千年,允许你自由出入天守台,如今翅膀硬了,就要走?”

张若尘道:“我有必须离开的理由。”

一千年了,虽然昆仑界那边还没有噩耗传来,但张若尘知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

凤天起身,气场席天卷地。

死亡之门的光芒,完全压到张若尘身上。

她意志强烈,道:“若本天不放你离开呢?”

张若尘坐在骨舰边缘,淡然闲适,甚至都不与她对视,道:“恕我直言,若继续强留,我们今后只能是敌对的关系了!凤天修为还没破不灭中期吧?现在,并不是你最需要我的时候,今后我们依旧可以继续合作。”

骨舰的速度,打破天地规则,一颗颗星辰在迅疾后退。

凤天道:“告诉我,你必须离开的理由。本天倒要看看,天之力,能否斩了这个理由!”

张若尘道:“我们的理念,有着最根本的区别,也就注定不可能是一路人。”

凤天自然知晓这是张若尘不能为她所用的最根本原因,渐渐的,收敛了气场,道:“你想走可以,但得帮本天做最后一件事。追回盖灭,炼杀了他,得了他的修为,本天入不灭中期也就指日可待了!”

张若尘细思片刻,道:“可以。”谷

“唰!”

死亡之门中,一枚石子飞出,落入张若尘手中。

说是一枚石子,实则沉重如星辰。

“这是……”

张若尘以真理神目窥视,发现鸽蛋大小的石子,却蕴含磅礴的能量。

内部交织有密密麻麻的奇异规则,复杂而玄奥,像是暗藏天地间的某种至理。

凤天道:“这是从幻灭星海收取!整个幻灭星海,都是碲的身体。一颗恒星,就是他身上的一粒石。你试试看,能否将它炼化!”

如果是一位死去多年的半祖的神躯,张若尘是有把握用地鼎炼化。

但,一位还活着的半祖的神躯,哪怕只是其身上的一块肉,想要炼化,也绝非易事。

很显然,凤天这些年,一直在通过收取的石子,悟碲的半祖道。如今,将已掌握的石子内部的半祖规则悟透了,才交给张若尘炼化。

张若尘忍不住问道:“半祖到底有多强?”

凤天眼神中,明显是浮现出了一道憧憬之色,道:“碲若非在苏醒的初期,石身就被瓜分了十之其三,甚至失去了最重要的头颅。他若以完整之身出世,足以力压昊天、酆都。若再给他数万年时间恢复,一人之力,可横扫两三个大族。大族的终极底蕴,多半也挡不住!”

“他被酆都带走的这段时间,将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天庭也好,地狱也罢,所有诸天都在争渡,必须得有当世半祖出世,才能完全镇住那些古之强者。”

“我有预感,天姥和昊天,很快就会迈出那一步了!谁先迈过去,就能在这个大世,掌握绝对的优势。”

……

三途河流域,尸土、骨海连绵分布在虚空,笼罩在灰色的死亡星雾中。

高大的世界树极为显眼。

进入酆都鬼城,两位老牌鬼帝“子仁鬼帝”和“杨云鬼帝”,便是现身拜见,将凤天请走密谈。

张若尘等在鬼神殿外面,长着七颗脑袋的魂七,出现在他视野中。

“见过若尘神尊。”

魂七再也没有昔日敌意,在张若尘面前,显得极为恭敬。

若没有直接的仇恨,当两个人修为差距足够大之后,自然敌意就不存在了!

当然,并不是真的不存在。

只是已经没必要了,或者说,已经没有资格做张若尘的敌人。

魂七将张若尘请到了自己的神殿,安排上的宴席,并且有人族圣女级的美人,献舞奏乐。

张若尘看得出,魂七并不擅长这一套,脸一直很僵硬,对眼前的雅乐和舞姿毫无兴趣。

张若尘举起三角青铜杯,道:“你无需如此,就算昔日有恩有怨,却也是各为其主。我只对敌人狠辣,对对手嘛,一直是敬重的。不过,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做我对手了!”

“我知道!”

魂七端起酒杯,与张若尘一碰,继而全部饮下,不卑不亢的道:“若将来剑界和地狱界交恶,或者若尘神尊对鬼族下手,酆都鬼城必有让若尘神尊敬重的对手出世。只希望那时,若尘神尊是敬对手,而不是惧对手。”

张若尘含笑不语,欣赏起歌舞。

魂七道:“若尘神尊似乎对盖灭逃走之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此事,又不是我管得了的,自有凤天去解决。你若这般迫不及待告诉我,我就不得不怀疑,你是不是别有居心,想要害我?”张若尘投目过去。

魂七道:“若我说,此事与无月有关呢?”

张若尘笑了起来,道:“你要这么说,我还真的有些兴趣了!吾妻无月在离恨天失踪了一千多年,我是真担心她遭遇了古之强者的残魂,发生了什么不测。你这有什么消息?”

魂七道:“盖灭被关押在鬼神殿,磨灭了千年,早已不复至上柱之威,虚弱至极。你可知,他是如何逃走的?”

张若尘静等他说出答案。

“是黄泉花!”

魂七道:“负责镇压和炼杀盖灭的三位老牌鬼帝,皆中了黄泉花之毒。而黄泉花,只生长在黄泉大帝陵墓中。当今天下,只有无月进入过黄泉大帝的陵墓,并且从里面带出了黄泉花。此事,你是知道的吧?”

http://www.pronostic.org/n3523.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