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499章 无月吾妻

万古神帝第3499章 无月吾妻

这个可能性,哪怕再低,张若尘也得慎重对待。

石叽娘娘虽未真切现身,不知生死,但六方天尊鼎在幻灭星海造成的惊人气象,现在回想起来,依旧让张若尘难以平静。连碲的头颅,都被打断收走。

这种名垂万古的凶人,惹不起!

张若尘将石叽娘娘的画像,挂到墙上。

又在墙下,放一张神案,将本是煮羊肉的鼎放上去。

焚香,作揖三拜,他内心这才平静了许多。

“石叽娘娘,若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宽容慈悲,莫要放在心上。”

张若尘准备去炼化凶骇神尊,突然停步,返回到画像下,取出三枚红彤彤的圣果,摆在香鼎旁边,这才满意而去。

又是些许时日过去,张若尘再也没有走出过过去神宫。

期间,般若和怒天神尊的二弟子空道海来过一次,是为求丹。

空道海已经活了快七十万年,寿元将尽,若无法突破无量,不久后就会老死。

通天神丹虽不能助他直接突破,但多少能帮到一些,能换得一丝希望。

张若尘道:“没用的,你潜力已经耗尽,注定不可能破无量,没必要拿大把修炼资源,到我这里换取神丹。不如将这些资源,留给后人,换取后世一族的兴旺。”

“明白了!”

空道海没有强求,神情落寞,离开了五界天。

张若尘道:“怎么,很不高兴,觉得我言语太过伤人?又或者是觉得,我没有给你面子?”

“我从不在意这点脸面!但,一个人修行七十万年,何等不易,不知经历了多少生死和艰险,你直接断了他的希望,太残忍了!”般若道。

张若尘道:“他能修炼七十万年,内心当非常明白,破无量,是他的痴想。寿七十万年,不短了!”

般若叹息一声:“或许你是对的!”

张若尘取出两枚通天神丹,递给般若,笑道:“对任何人,我可残忍。但听你这一声叹息,我却是心疼至极。这两枚通天神丹,一枚是你的,另一枚你自己看着办。”

般若瞬间明白所有,眉宇间浮现出一股恼怒之色,却又生出许多柔情。

原来刚才,张若尘是故意那么残忍的拒绝空道海。

因为张若尘根本不需要空道海欠他人情。

但般若需要这个人情!

张若尘道:“空道海实力不弱的,怒天神尊不在,一直是他在主持怒天神宫的大局。加之,他是白衣谷空家的嫡系人物,让他欠你一个人情,对你今后,有大好处。哪怕万载之后他死了,他的后人,他的传人,也会继续支持你,为你所用。他送来的那些修炼资源,我是真看不上。”

……

一艘千丈长的血色神舰,横空而过,飞进无归森林的斑斓星雾中。不久后,降落到命运神域。

血绝战神、血后、小黑来到命运神山下,前方就是新筑的命运之门,一层白色光幕,将他们挡在外面。

血绝战神穿一身鲜亮的铠甲,背上披风飞扬,神尊威势外放,一声“血绝拜山”后,命运神山的诸神被惊动,纷纷下山而来。

血屠第一时间赶来迎接,于命运之门前,躬身行礼:“拜见大族宰、师尊!”

血绝战神眼神锋锐,暗藏煞气,龙行虎步的从血屠身边走过,带有阵阵风劲,向死亡神宫而去。

血屠努力保持镇定,直到血绝战神走远,才长长松了一口气,挤出笑容:“许久未见师尊,请再受血屠一拜。”

血后道:“别拜了,你都已经是大神,不必行大礼。如今,凤天才是你的师尊!”

“不,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当初若没有师尊的庇护和栽培,血屠哪能有今日?我那里有几件秘境中得到的宝物,还请师尊过目,帮忙鉴赏一二。”

血屠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让血后走前面。

小黑身形笔直如长枪,戴着黑色斗笠,很有几分英伟之气,不屑的哼了一声,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血屠脸色勃然而变,冷然盯过去。

小黑淡淡的道:“据说张若尘被软禁在命运神山,在哪呢,本皇要见他。”

“师兄如今贵为神尊,你竟敢直呼他的名讳?拜见神尊,是要提前抵拜帖的,不是你想见就见得到。”

血屠看向血后,追上去,笑道:“师尊是来见圣明大帝?他在大劫宫,我带你去。”

小黑摇头,叹道:“堂堂大神,毫无气魄操持,毁了,你这辈子已经毁了,休想登上无量境。”

“你若想见识,本皇一定让你知道,什么是大神的气魄。”血屠声音传回,颇有针锋相对的意思。

小黑一阵无言,在大神中,从未见过如此没有下线之辈,他屠天杀地之皇是万万做不到。

一双圆溜溜的猫眼,隔着黑纱,小心谨慎的看了看上方的命运之门。小黑缩了缩身体,走进去。

……

五界天。

“张若尘!张若尘!本皇来看你了!”谷

小黑在过去神宫外,大声呼喊。

血屠站在一旁,面露不屑,觉得这只猫头鹰太放肆。

但想到,这厮与师兄是从最初的时候,一步步走到现在,甚至还能算是师兄的半个领路人,那关系的确是无人可比。顿时,血屠心中有些酸溜溜的。

阵法打开。

张若尘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血屠抢先小黑一步进入过去神宫,找到正在炼化凶骇神尊的张若尘,道:“师兄,大族宰和血后师尊来了命运神山!”

地鼎下方。

张若尘睁开双目,面露喜色,道:“算一算时间,他们是该来了!外公去拜见凤天了吧?”

“师兄神机妙算,佩服!”

血屠眼中充满敬仰之情。

虽说贵为神尊,必定是有无数修士吹捧和敬仰,但张若尘是真有些吃不消。

小黑站在画像下,背负双臂,仔细端详,道:“啧啧,张若尘,你都达到了无量境,除了当世诸天,何须仰视任何人?居然将石叽娘娘的画挂在此处,还在焚香祭拜,你……实在是让本皇刮目相看,怎么越修炼越回去了?”

“不可对石叽娘娘不敬!我就算达到了无量境,在她的面前,依旧只是一个学生。”张若尘道。

血屠道:“师兄说得太有道理了!学无止境,不可自满,哪怕已封称神尊,依旧如此鞭策自己。这种境界,我何时才能达到?”

“你出去!本皇有秘事,要与张若尘商谈。”小黑很不客气的道。

血屠睁目,怒道:“这里是命运神山,你凭什么让本皇出去?”

小黑叹道:“秘事啊,你在不方便。你真想知道也行,留下吧,有些秘密知道了,未必是什么好事。”

血屠想到眼前这只猫头鹰除了是冰皇之子,还有另一重身份,顿时脸色激变。

若是昆仑界那边的事……

他是真的什么都不想知道。

“你先去吧,准备准备,我要为外公和母后接风。”张若尘道。

“好!”

血屠如蒙大赦,立即离去。

“咚!”

小黑再也绷不住了,直接扑到张若尘面前,将他大腿抱住,道:“张若尘救命啊,现在只有你可以救我了,不然我死定了!”

张若尘被他整得有些不会了,将太极四象图印激发出来,笼罩整个过去神宫,蹬了蹬腿,很嫌弃,道:“干什么,干什么,多大的事,至于这样吗?”

“哗!”

小黑的神境世界打开一角,无月窈窕纤细的黑色身影,从里面迈步走出来。

她右手纤细的五根玉指间,捏着一张寸长的符箓,看向抱着张若尘大腿的小黑,声音轻柔悦耳:“算你老实,否则本尊手指轻轻一动,你就死定了!”

黑色斗笠早已掉落在地。

小黑哭丧一张猫脸,很忌惮无月的样子,敢怒不敢言。

显然,这段时间,没有少吃苦头。

张若尘道:“松开,赶紧松开,成何体统。”

张若尘蹬开小黑,站起身,仔细凝看无月,笑道:“你要来命运神山,何须用这种办法?万一被命运之门推算出来,反而容易引起误会。”

“命运之门早已坍塌,新的命运之门,还没有与神山中的命运奥义完全融合,哪能推算到我?”

无月五指一松,手中符箓落到地上,被小黑抢走。

离恨天一别后,无月发生了很大变化,依旧有着倾城绝美的容颜,身材曲线巧夺天工,黑袍下的肌肤如仙脂美玉,但,曾经的阴森凶冷却少了许多,更加变化莫测。

曾经是水中月,虽然捉摸不透,但有迹可循。

而现在,水中月的上面,还飘着一缕缕雾气,更加朦脓,像是隐藏着许多秘密。

无月见张若尘一直盯着自己看,而且眼神越来越警惕,如同红宝石般的晶莹嘴唇不禁勾勒出笑意,道:“我猜,你在想我是不是被某位古之强者夺舍了?”

张若尘道:“吾妻无月,一直称吾为夫君。”

“你若想听,奴家现在也可以那般唤你,夫君!”

无月眼眸中的笑容越来越浓,柔情似水的道:“这样可好?”

“不太好!”

张若尘两根手指扣住无月手腕,但,只是一瞬,她的手,便如灵蛇一般溜走。

一道道符纹,在她手臂的皮肤上显现出来,身形已出现到石叽娘娘画像下方。

http://www.pronostic.org/n3519.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