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498章 河图

万古神帝第3498章 河图

灰袍老者这一次的震慑,让张若尘警惕,深刻认识到罗刹神城一战的后续影响,的确对自己非常不利。

惊艳了一时,却也将自己推到风头浪尖。

让那些本就忌惮他崛起的修士,杀心更浓。

天姥震慑住了绝大多数人,加上藏身命运神山,这才有如今的安宁。这两大条件,缺一不可。

他不可能在命运神山待一辈子,也不可能永远待在天姥的羽翼下,必须尽快提升战力和修为,不仅要有自保之力,更要参与宇宙棋局中,争夺天下话语权。

诸天的局太高端了,自有诸天相互制衡。

而诸天之下……

张若尘想要在走出命运神山的那一刻,就成为天空下面风涌云动的一员,继而,扶摇直上,登云接天。那时,才是参与最高端局的时刻!

既然灰袍老者对魁量皇的兴趣更大,张若尘倒落得一个轻松,在天守台翻阅起各种典册。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张若尘每日沉浸在文字的瀚海,又亲自修炼,印证每一条路的可能性。

这一日,阴阳神师领着血屠,进入天守台。

张若尘此刻站在一堵石墙下方。

墙上,镶嵌一幅画。

画,刻在一块玉石板上,由黑白不同的五十五个点组成。

张若尘静若石雕,瞳孔收缩,精神、意识、神魂、五感,像是完全离体,与视野中的图卷融合在一起。

血屠向那玉石板上的画看去,并未觉得有何神奇之处。

但,他们二人看出张若尘正在研悟,因此没有惊扰他,自觉站在一边,静静旁观。

半晌后。

张若尘目光中充满了夺目神采,深深吸一口气,道:“精彩,玄奥,果真是了不得!”

一幅画能得一位神尊如此赞赏,这让阴阳神师困惑,不禁仔细观察过去。

张若尘看向他,道:“神师可知此画的来历?”

阴阳神师轻轻摇头,道:“从我第一天进天守台,这画就镶嵌在此处,还很少有人这么关注它。神尊,这是看出了什么玄机?”

张若尘道:“我可否暂时借它一段时间?”

“恐怕不行!凤天只允许神尊进天守台观阅,但,里面的典藏是不能带出去的。”阴阳神师道。

血屠道:“本神可否能将它借出去?”

阴阳神师目光变得严厉了许多,向他盯去,一切警告皆在不言中

张若尘笑了笑,道:“血屠,你来天守台所为何事?”

“师尊让我来催你,别忘了天命司神狱那边的正事。”血屠颇为无奈的摊手。

张若尘道:“那你回去告知凤天,就说我想借一幅画,若是借到,就立即去天命司神狱。”

“好,我这就去。”

血屠说出这话,却没有走,而是直勾勾的看向阴阳神师。

仿佛是在说,“你再不答应,我就去禀告师尊了!”

阴阳神师苦笑,道:“罢了,此画你们带走吧!但画不能离开命运神山。千年之内,必须还回来。”

“何须千年,以若尘神尊的才情和悟性,半年……咳咳,九百年就悟透了!”

血屠拿出匕首,插入进墙体,挖了起来。

……

走出天运司,血屠问道:“师兄,天运司与你很不对付啊!”

“看出来了?”张若尘道。

血屠道:“若没有上面的授意,阴阳神师他一个大神,哪来的胆子和你这个盖世神尊作对?不过,你是师尊的人,就算天运司那位对你不爽,也只能忍着。”

那只血屠不知从哪里得到的远古神兽,貊,坐在天运司外,正拿一根紫竹撕啃,牙口极好,吃得欢快。

黑白相间的身体,毛茸茸的,圆得像一个球。

“走了!”

血屠一脚将貊手中的竹子踢飞,道:“师兄,请!”

貊载着张若尘和血屠,向天命司飞去。

张若尘道:“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

“奉师尊令,威慑那些古之强者。”

血屠眼神睥睨,身上散发“山川江河皆在脚下”的威严。

张若尘说道:“好好说话。”

血屠嘿嘿一笑:“主要负责造谣……不对,是负责宣扬那些古之强者的凄惨下场。比如,夺舍化身为师智神尊的鬣天,乱古魔神古辛,又比如传说中的半祖碲。”

“告诉世人,这些古之强者不过只是残魂归来,没什么威胁。而且,他们面对当世诸天,毫无反抗之力,宛若猎物,悲惨至极。”

张若尘道:“酆都大帝被流放时间长河,古之强者又频频现身,地狱界各族的修士必定会有各种想法。凤天这是在稳定地狱界的人心!她的格局,比我想象中要大。”

张若尘就差没有说出,她是在为做命运神殿殿主造势。

宣扬古之强者面对当世诸天毫无反抗之力。

诸天,不就是凤天她自己?

张若尘道:“这样做,必遭反噬。会被所有古之强者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凤天能接下所有因果吗?”

血屠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

他一个大神,哪有胆子评价诸天?

突然,张若尘明白了!谷

凤天这是故意在激怒那些古之强者,等着那些古之强者找上门。

且,将那些古之强者贬得越低,辱得越甚,她的势,也就越盛。

是一招险棋!

但这一局,在张若尘看来,利大于弊。

来到天命司神狱,张若尘没有与凶骇神尊废话,直接将他收进地鼎,便向五界天而去。

显然这几年,血屠打听到了不少消息,知晓张若尘对凤天有大价值,目前可谓是凤天身边的第一红人,自然不会再忧心什么。

跟着一起来到五界天,血屠斟酌了许久,还是低声问道:“师兄,传说师尊为了救你,曾放弃星空防线?”

“你觉得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

血屠被问住了,继而惊声道:“竟是真的?”

“当然是假的。”

张若尘道:“直说吧,你跟上来到底什么事?”

“就知道瞒不过师兄。”

血屠紧张兮兮,道:“大族宰破无量了!”

张若尘立即明白了,笑道:“你乃是凤天的弟子,还怕大族宰?”

血屠肃然道:“大族宰只要不打死我,师尊绝不会为我出头。师兄,你是了解我的,我这么坦荡的人,绝不可能是量组织成员。”

“你若是量组织成员,凤天早就送你上路了!”张若尘道。

“是啊!可是大族宰未必会讲道理……我不是说大族宰不讲理,是说大族宰万一迁怒我怎么办?毕竟,我父亲那事,让血绝家族损失惨重。”

张若尘想了想,道:“就为这么一点事,耽误我时间?放心吧,外公那边,我会替你求情。冤有头,债有主。但你自己得拿出态度来!”

“懂!送礼呗!血后师尊那边我也会打点的!师兄,请受血屠一拜。”

血屠躬身行礼,继而转身离开。

“等一等。”

张若尘取出一枚五彩色的太真级通天神丹扔给了血屠。

血屠自然是知道张若尘炼制神丹的事,只是一直没好意思开口,见张若尘主动赠与,顿时,发自内心的感动,一时无言。

张若尘见他又要拜,道:“不用拜了,替我将这两枚送去大劫宫。记住,此丹药力猛烈,非大神,不可直接服用。”

“师兄,放心吧,以后大小事,都交给血屠我来办,一定办得漂漂亮亮。”

血屠带着装有两颗通天神丹的木匣,兴高采烈的向大劫宫而去。

张若尘将玉石板取出,双手捧着,眼神逐渐变得锋锐。

此图,绝不简单。他先前只是初窥,整个人就陷入进入,仿佛进入另一座宇宙。

那座宇宙里面,也有无边无际的星空,每一颗星辰都按照某种特定规律运行,天地变化尽在其中。

从这幅图中,张若尘看到了四象衍化的某个可能性。

图上,一共五十五个点,白点可似为阳,黑点可视为阴。

阳数相加二十五,阴数相加三十。

按照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排列,与五行之数对应,可谓巧夺天工,玄之又玄。

五行即五方,五方又对应天地。

看似在衍化五行五方,实则是在衍化自我天地。

相比而言,四象只在外,少了内在的自我。而修行,最终修的是自我,自我若是不够强,何以令四象围绕?

“一六共宗,为水居北。”

“二七同道,为火居南。”

“三八为朋,为木居东。”

“四九为友,为金居西。”

“五十同途,为土居中。”

张若尘脑海中,自动浮现出这五句口诀。

这时,另一个声音响起:“大衍之数五十,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乃《河图》!”

“什么人?”

张若尘入梦初醒,环顾四周,却不见一人。

一时竟分不清刚才的声音,是自己从图中悟出,还是有外人在讲述。

张若尘闭目,仔细回想,又浑然记不得刚才那声音是男是女。

“感由心生,真理不惑。”

张若尘将内心放空,只用直觉心念操控自己,在身上一顿翻找,最后,将一幅画握在了手中。

将画打开,画上的女子,身穿淡蓝色衣裙,眉心有着蝴蝶形状的朱红色花钿,栩栩如生,妙不可言,美若天仙。

正是石斧君送给他的那一幅。

图上的石叽娘娘,仿佛能从纸张上走出来,灵动优雅,亦带有一股威慑古今,踩众生于脚下的磅礴气势。

张若尘失笑:“看来在我的潜意识中,始终还是担忧石叽娘娘藏在我身上的某处。”

突然,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头皮开始发麻。

星海垂钓者的精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由他亲自探查过,绝不可能有问题。

但,问题在于,有没有那么一个可能性,星海垂钓者在探查他的时候,和石叽娘娘达成了某种协议?他被蒙在了鼓里?

http://www.pronostic.org/n3518.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