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495章 禁域

万古神帝第3495章 禁域

凤天似早就洞察乾坤,不缓不急的说道:“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在鬼族,而是在三途河。”

“酆都鬼城虽然搬来了无归森林,但酆都大帝对三途河依旧有着绝对的掌控力,只要他在一日,这些古之强者的残魂,就休想进入三途河谋划。”

张若尘道:“他们在三途河谋划什么?”

宫南风低头凝思,忽的神色一怔,脱口道:“难道是三途河上的那些禁域?”

张若尘眼中闪过一道亮芒,恍然若悟。

三途河上的禁域,他自然是知晓的,甚至,曾经还亲眼见过。

多年前,他尚未踏入神境的时候,身中斩道咒,前往黑暗之渊寻找空印雪。在生死界星,渡三途河之时,被无疆等人截杀。

当时,一座红褐色的尸海禁域,就曾出现。

禁域,不止一座。

除了尸海禁域,还有骨海禁域,鬼海禁域等等。

传说,禁域如同海一般无边无际,平时都藏在三途河的特殊空间里面,是鬼族、尸族、骨族的诞生之地,孕育了他们的灵智。

许多顶尖强者,在寿元耗尽,神魂湮灭后,都会将自己葬到三途河的禁域中,期望千百万年后,能重新复苏,活出第二世。

不仅包括尸族、骨族、鬼族的强者会这般做,一些生灵强者也会将自己的陵墓,藏在禁域中。

张若尘道:“这些古之强者,在自己所在的时代,至少都是天级人物。能够将残魂,隐藏在离恨天数百万年,数千万,甚至上亿年,必然是生前就在谋划。莫非,他们的尸身,都葬在禁域中?”

宫南风道:“完全有这个可能性,一切传言,皆有源头!甚至有可能,他们在生前就推算出了量劫到来的大概时间,知道临近这个时间,天地规则会变,秩序会乱。”

“只要找到他们生前的尸身,帮助尸身在三途河孕育出新的灵智,化为尸族或者骨族。然后,他们直接夺舍自己尸身的新灵,就等于是获得新生,可以瞒过天地。”

“这样夺舍成功的概率会更大,而且尸身与自己的残魂更加契合。”

“唯一麻烦的是,尸身终究只是尸身,残魂终究只是残魂,想要走尸族和骨族的路,重回巅峰,就得花费大量时间,从头开始修炼。而且,要恢复到生前的高度,概率十不足三。”

张若尘道:“若我要这样谋划未来,至少要做三手准备。”

“第一,要将自己的尸身,葬在禁域中绝对隐秘的地方。但这是不成立的,就连黄泉大帝的墓都被找到了,更何况是他们?后世不缺能人!”

“当年印雪天为了炼制雪域星海神军,就没少闯入禁域,挖走了不知多少古之强者的尸骸,断了他们活出第二世的梦。”

“像印雪天这么做的修士,历史上绝对不少。”

“禁域中,能保存下来的墓,还有几座?”

“第二,必须封禁尸身,确保尸身不会提前诞生出灵智。”

“第三,我会将生前的各种修炼资源,放在墓中。以确保将来残魂从离恨天降临后,第二世身,哪怕隐藏起来,也有足够的资源修炼到能够自保的地步。”

宫南风道:“修炼资源哪保存得了那么久,千百万年过去,早就化为灰烬。”

“是啊,这或许就是他们的无奈。为了修炼资源,为了快速变强,必须行一些风险之事。”张若尘道。

凤天道:“第三手准备,应该是与当世强者合作,提前让自己的尸身,或者骨身,诞生出新灵。这样,可以省下许多时间,夺舍后,可以迅速达到无量境。”

张若尘道:“所以凤天也认为,这些古之强者的残魂,其实并不是想走鬼族的路,袭击鬼族,只是在掩盖真相。实际上,他们是要走骨族和尸族的路?”

凤天道:“绯玛王不是你放出来的吗?她不就是一个现成的例子?只不过,她要特殊得多,并不是残魂,而是完整的魂灵,就连境界都还在。她身上隐藏的秘密,可比这些古之残魂精彩得多。可惜,一直未能将她擒住!”

提到乱古魔神,张若尘立即问道:“北泽长城那些乱古魔神在这个时代苏醒的秘密可有查清?他们的出现,可比这些古之残魂更违背常理,已完全打破天地秩序。”

凤天轻哼一声:“目前有两个最大的可能性。其一,是九鼎中的宙鼎。他们沉睡于宙鼎中,被始祖级的人物,直接送到了这个时代。”

“就像,你能够在空间中跳跃一般。宙鼎,可以让修士在时间中挪移。当然,要跨越这么悠久的时间,得始祖来催动才行!”

张若尘道:“第二个猜测呢?”

凤天道:“第二个猜测,可能性最大,却也最荒谬。”

“你当初不是告诉过虚天,绯玛王的神魂和神源,就保存在她脑颅内的那片血海中?若你没有说谎,那么那片血海,很有可能是长生不死者的血液。”

“换言之,在北泽长城苏醒的乱古魔神,这一千多万年,很可能都沉睡在长生不死者的血液中,或者是长生不死者布置的别的手段。这才避开时间规则,避开了天地感应。”

“天庭那边,传出了一些消息,据说昊天搜到了某位魔神的魂,发现了一些关于长生不死者的痕迹。但目前而言,都是捕风捉影,真假难辨。”

“在本天看来,世间根本不会有什么长生不死者,最多只会有九死异天皇那样的苟延残喘者。看似活了九世,实则每一世都是新生,早已面目全非,徒惹一身因果,注定难有好下场。”

一位与凤天有七分相像的女子走了出来,正是血叶梧桐。

凤天取出天枢针,交给她,道:“宫南风,你做为天枢针的器灵,和血叶现在就赶去三途河,镇压那些古之强者的残魂。你们与天命尊者他们一明一暗,相信能够收拾掉其中一些。待将神荼鬼帝炼化到一定程度,本天会亲自前往。”

血叶梧桐和宫南风立即启程。

此外,张若尘还感应到了虚穷的气息,与他们一起,消失在命运神域。

果然天命尊者和蝉明雅只是凤天用来麻痹那些古之强者残魂的棋子,真正动手的,是血叶梧桐和虚穷。

神殿中,只剩张若尘和凤天。

凤天重新拿起吉祥如意,玉指触摸在上面,命运神光一粒粒飞洒出来。她道:“你若想去三途河流域,便尽快帮本天炼化了凶骇,到时候,本天自然会带上你。下去吧!”

见张若尘久久未走,她道:“答应你的事,本天会做到。想去天守台,自行去便是。你修为越强,对本天的用处才更大!”

张若尘道:“我想先去一趟罗祖云山界!天姥对我有大恩,她出世,却一直未去拜见,太失礼了!”

张若尘实在担心太上那边的情况,优昙婆罗花是唯一能帮他老人家续命的办法。

但,海尚幽若去了罗刹族,便一直没有消息,想来以她的身份多半见不到天姥。

张若尘觉得,自己有必要亲自去一趟。

凤天两条柳叶般的眉毛,轻轻一拧,盯过去,道:“罗刹族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罗衍和罗乷很快就会前来命运神殿,到时候,自然见得到,你就不能消停一些?”

张若尘道:“凤天误会了!本尊是真的想去罗祖云山界,不是想去罗刹神城。”

凤天道:“无论你到底是想见谁?你得先明白,三煞帝君敢出现到无归森林附近,你若离开命运神域,他随时可能现身杀你。别以为击败了裁决尊者,就天下无敌了!真正天下无敌的酆都大帝,都遭遇了劫难。”

“本天将你留在命运神殿不是在软禁你,反而是在庇护你。当然,这是因为,你拥有这份价值。”

张若尘还想再说什么。

凤天堵住了他的嘴,道:“凶骇藏在吉祥如意内空间的修炼资源和财富,是被你取走的吧?”

张若尘知晓瞒不住,叹息一声:“只有一些神石而已,凤天若想逼迫本尊交出来,本尊修为低微,从命便是。又是帮忙炼制神丹,又是在命运神山东奔西走找了一个多月,为诸天办事,果然不能图回报。”

凤天岂会信他的鬼话?

但,张若尘能够找到吉祥如意,的确是立下大功,足以让凤天的实力增强不少。

其余那些修炼资源,以她不灭无量的修为,根本看不上。

“好委屈啊!你怎还好意思委屈呢?凶骇神尊收藏的修炼资源,本就是命运神殿的财富,本天尚还没有让你交出来呢!”

凤天说完后,意识到不对。自己的语气虽然冷若冰霜,但并无杀伤力。

这个时候,自己应该动怒,直接出手将其镇压,彰显死亡神尊的威严才对。

但为何被他如此冒犯,自己心中却毫无怒火?

怒,由心而起。

为何对他如此纵容?

张若尘见凤天没有动怒,于是,心情放松下来,道:“本尊绝无半分委屈,是真想将神石拿出,献给凤天。”

随即他开始取神石。

若能换得那只青铜鼎,拿出再多神石都值得。

http://www.pronostic.org/n3515.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