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476章 就是这么硬气

万古神帝第3476章 就是这么硬气

血叶梧桐现,死亡降临时。

凤天戴着面纱,身上流动晶莹的霞辉,给人朦胧唯美之感,像烟波仙子。但却绝不会有任何人视她为仙子,更没有人敢欣赏她的美。

她就像来自黑暗地狱最深处的灵花,冰冷、毒辣,长满尖刺,谁也无法靠近。

靠近就得死。

世间那么多的美好,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做代价,去欣赏这一株不可靠近的灵花?

正在遁逃的古辛,心情沉重无比,他感受到了凤天的气息。

他修为巅峰之时,也是不灭无量的层次,正是如此,才更加清楚不灭无量的可怕。

今日想要脱身,已是难如登天。

他的道心越来越尖锐,下定决心,一旦被凤天追上,立即自爆神源。

哪怕不能与她同归于尽,也要将她创伤!

无论是夺舍活出第二世的古之诸天,还是躲过天地时间在这个时代苏醒的乱古魔神,最害怕的,并不是死亡。

而是,在没有恢复到巅峰时,被当成补药擒拿,被当成玩物奴役。

特别是女诸天,女魔神!

活出第二世,并不一定是好事。

就像不动明王大尊,活出第二世,在没有恢复到巅峰时,若被擒拿、奴役、操控,这是一种比死更不能接受的事!而一旦被奴役,想死都不能由己。

又如,精灵始女王“阿芙雅”,万古传美名的“石叽娘娘”,若活出第二世,在没有恢复到巅峰时,被当世诸天强行霸占为妻妾,何尝不是一种悲哀?

古辛忽的停了下来,警惕的抬头。

只见,一道数十万里长的庞大黑影悬浮在上空,自己与它近在咫尺。此刻想要躲避和遁移,已经来不及了!

先前之所以没有察觉,其一是,他逃得太急,感知都集中在后方的凤天身上。

其二是,这黑色的庞然大物,非常诡异,与黑暗和虚无完全相融。

“哗!”

黑色庞然大物从空间中,伸出密密麻麻的触手,形似水藻。

触手上,飞出虚无气泡,使得这片星空变得梦幻了起来,将古辛笼罩其中。

这只水藻形态的巨物,正是当初张若尘从昆仑界无尽深渊逃出时,在虚无世界见到的那只。

已被凤天收服!

古辛劈出魔神石柱。

石柱直接沉入黑暗中,被触手缠绕,向体内拖动而去。

他心中骇然,果断至极,舍弃魔神石柱,身上燃烧出魔火,撞破一个个虚无气泡,撕裂一根根黑暗触手,想要逃走。

“轰!”

赤染塔,如同一根红色的星云光柱,撞击而来,落在古辛身上。

天蓬钟比那水藻形态的巨物还要庞大,紧跟在赤染塔之后,落在古辛身上。

一连数件神器,先后攻伐,古辛的魔体直接被打得爆开,被这些神器,分别收走。

说到底,古辛的境界是不灭无量,与别的半步大自在完全不一样,要彻底磨灭他,不是一件易事。

从始至终,古辛连凤天的真身都没有看见,想自爆神源都没有机会。

话分两头。

且说,张若尘看见师智神尊被凤天打爆,收入掌心的时候,果断退走,向罗刹神城的方向而去。

没办法,在幻灭星海,他没有遵从凤天的意志,直接和千骨女帝一起遛了,可想而知凤天心中的愤怒。

诸天的意志,不可违逆。

而号称“死亡神尊”的凤天的意志,更是生死之令,谁敢不遵,就是与死亡为敌。不仅自己会死,更有被灭族、灭界的风险。

“你给本天留下!”

凤天的声音悦耳动听,没有冷冽煞气,就像是在张若尘耳边响起,但却蕴含强大的精神意志。

仿佛张若尘不留下,就要承受她致命一击。

张若尘很镇定,道:“回禀凤天,本尊恕不能从命,得去助天姥斩敌。”

一句话,向凤天传递了多道信息。

其一,自称“本尊”,在告诉凤天,他现在即是神尊,也是剑界的界尊,身份非同一般。

动他,会引发可怕的后果。

其二,是在告诉凤天,他是天姥的神使,天姥已经出世了!

背靠大树,有人撑腰。

你凤天的确厉害,但天姥才是当今地狱界的第一强者。

见张若尘遁离而去,血叶梧桐极为气愤,道:“主人,此子太放肆了,现在有了天姥撑腰,说话都硬气了,居然敢顶撞你。我去将他擒回!”

“硬气?那就看他能硬到什么时候?”

凤天眼眸中,浮现出幽邃的光芒,视线从张若尘背影上移开,伸出一只纤细的玉手,在虚空中摊开。

一件件神器,飞了回来,悬浮在她掌心。

水藻形态的庞大黑影,出现在血叶梧桐的上方,里面飞出一根魔神石柱,被凤天抓捏在了另一只手中,缩小成一根石棍。

……

师智神尊、古辛、齐琳、纵目神尊相继从护城神阵的阵法窟窿中冲出,或死,或擒,或逃,但二大人和神荼鬼帝却被罗衍大帝牵制住。

一番激斗后,神荼鬼帝付出惨烈代价,率先冲出阵法窟窿。

他本是使用凨尊为盾牌,觉得罗衍大帝会投鼠忌器,但,大罗神印没有任何犹豫,直接轰击了下去,将凨尊的神躯打得化为一团血雾。

神荼鬼帝的鬼体,自然也被击中。

幸好,聂神王自爆神源的时候,创伤了罗衍大帝,将他击飞很远,神荼鬼帝这才能冲出阵法窟窿。

二大人亦从族府阵殿中冲出,直向天空的阵法窟窿飞去,施展了跨越空间的神术。

“哪里走?”

罗衍大帝背上骨翼展开,速度超过二大人,徒手一击拍过去。

一只数万丈长的大手印,将二大人的前路笼罩,将他拍得重新坠回地面。

罗衍大帝悬浮在阵法窟窿的下方,察觉到凤天的气息,顿时,暗暗松了一口气,知晓神荼鬼帝不可能逃得掉。

接下来,他可以全力以赴,镇压二大人。

二大人站在神城废墟中,一根根肉藤般的头发在淌血,极为狼狈,看向天穹。

只见,罗衍大帝上方的阵法窟窿,渐渐的消失。

罗刹神城彻底化为一座牢笼,今日不可能逃得掉了!

二大人长声大笑了起来,道:“哈哈!罗衍,你可真是心狠手辣,刚才那一击,足以创伤凨尊的根基,使得他再也无法窥望大自在无量的境界。他可是最忠心你的战神,更是你的挚友兄弟。”

罗衍大帝自然知晓,二大人是想临死之时,挑拨他和凨尊的关系,为罗刹族埋下祸根。

凨尊的神躯,重新凝聚出来,道:“大帝,莫要被他影响心绪,若能将他们一网打尽,本尊便是战死城中又何妨?今日是罗刹族之殇,不将他们全部留下,罗刹族今后何以在宇宙中立足?何以震慑天下宵小?越古君和聂神王岂不是白死了?”

二大人将尊和狼祖唤出来,禁锢在一道道精神力锁链中,阴沉的道:“也就是说,用他们二人的性命,无法换本座一条生路?”

罗衍大帝眼神冰冷,掌心上方的大罗神印,越来越灼热。

护城大阵快速运转,天空被邪刹之气笼罩,天地规则像是沸腾了一般。

二大人见罗衍大帝心境如此坚定,心中终于生出一丝慌乱,狞然道:“将本座逼入绝境,对谁都没有好处。本座若自爆神心,城中有几人可活?”

“就凭你,还毁灭不了罗刹神城。”

罗衍大帝双臂展开,大罗神印急速旋转起来,化为护城神阵的阵眼,一道道绚烂的光华从大罗神印中倾泻而出,向二大人攻伐过去。

若是能生,谁愿意死?

二大人眼神变换,带着狼祖和尊,向大罗神宫的方向遁逃而去。

……

神荼鬼帝从阵法窟窿中冲出,就看见赶回神城的张若尘,顿时,心中一喜,看到了脱身的希望。

只要擒住张若尘,以他为质,今日必有生路。

张若尘看到神荼鬼帝,眼睛猛然收缩,心中对罗衍大帝很有意见。

就在罗刹神城,执掌着大罗神印,能够调动整个神城的力量,居然无法困住两个同境界的修士?

换做是他,有罗衍大帝那样的修为,绝对将二大人和神荼鬼帝打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但现在,很显然,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是他张若尘。

张若尘激发始祖靴和始祖神行衣,转身就向凤天飞去。

这个时候,求助天姥,显然是来不及了,天姥也未必能够从战斗中脱身。

没办法,相比于凤天,张若尘觉得落入神荼鬼帝手中会更惨。

神荼鬼帝见张若尘速度居然如此之快,即便是他想要追上都不易,眼神闪过一道意外之色。

“还想走?”

神荼鬼帝引动奥义,调动天地间的规则,源源不断向张若尘压去。

顿时,张若尘速度越来越慢,而后方的神荼鬼帝却越来越近。

危险在靠近,张若尘身上承受的压力不断增加,但凤天却失去了踪影。

“凤天,我知晓你就在附近,我已经将神荼鬼帝引了过来,赶紧现身吧,镇压地狱界叛逆!”张若尘呼唤道。

凤天、血叶梧桐,还有那只水藻般的庞然大物,皆消失在这片星空,只剩淡淡的气息残留。

神荼鬼帝追来这片星域,与张若尘只剩数神灵步的距离。

刚才,神荼鬼帝发现血叶梧桐和水藻般的诡异生灵,向天姥和羌沙克战斗的星空而去。显然,凤彩翼是要和天姥联手,拿下羌沙克。

但他总觉得不对劲。

就算羌沙克对地狱界的威胁很大,可是他神荼鬼帝也是接近诸天的人物。凤彩翼怎么可能放他逃离?

“难道凤彩翼是故意的,在下一盘大棋,要借我的手,除掉张若尘?”神荼鬼帝如此暗思。

若是如此,今天或许真有生路。(未完待续)

http://www.pronostic.org/n3496.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