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455章 两位量尊

万古神帝第3455章 两位量尊

剑骨分身踏入神狱时,张若尘和狼祖已悄无声息,来到定祖山下。

定祖山,雄踞神城之北,与大罗神宫呈南北守望之势。

山体漆黑,六座峰峦如撑起天地的柱子,高耸入云间。

城主殿便是位于六峰之间的山麓上,一条宽阔明亮的石阶,直通大殿门口,守卫森严,有善听善视的神兽盘踞在山下。

又有神阵密布,危机暗藏。

张若尘道:“看似守卫森严,实则漏洞无数,有请君入瓮的意思!狼祖前辈,你先留在外面,若生变故,可随时接应我。”

狼祖观察山势,道:“定祖山的神阵,名为六合阵,是以六座天柱峰为阵基,一旦完全开启,再有无量境强者主持阵法,大自在无量陷入其中都未必能脱身。明知是凶险暗藏,依旧要闯?”

“若有别的选择,我也就不来罗刹神城了!看,神狱动静都那么大了,这里却风平浪静,太沉得住气了!当然,不排除是我们多虑了,定祖山或许根本没有无量。”张若尘道。

狼祖道:“若真是这种情况,就再好不过。”

张若尘身上黑袍,浮现出始祖光纹,化为一道残影流光,从石阶上穿梭而过。

刹那间,他已到达石阶尽头,站在城主殿外。

石阶上密布的阵法,未能挡住他分毫。

看守定祖山的神兽和军士,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气息和身形轨迹

张若尘抬头看去。

在这个位置,六座天柱峰更显慑人气势,如六位参天巨人站立。

峰顶各有一座阵塔,幽深而静谧。

进入定祖山后,空间就变得异常稳固,天地间充斥着罗刹族历代神灵留下的神纹。

任何神灵敢在这里动手,一旦引动体内神力,就会被铺天盖地而来的神纹压制。

修为越强,压制越是猛烈。

就像坠入泥潭,动得越厉害,下坠得就越深,从四方而来的挤压力量就越强。

张若尘迈步行出,观察环境,解析天空和地底的神阵。

这时。

一阵琴音,缥缈如烟,传入他耳中。

张若尘寻声漫步走去,在城主殿后方的红叶林中,看见一位穿着白衣的女子,正在抚琴。

一双莲臂间,彩带飘飘,仙气十足。

星空灿烂,红叶满地。

琴声淡雅,如高山流水,意境悠长。

张若尘走在长满青苔的石块上,来到白衣女子身后的十丈外,停步。

琴声,戛然而止。

白衣女子十指按在琴弦上,红唇晶莹,道:“你似乎丝毫都不意外?”

清风吹动枝叶。

林中,沙沙作响。

张若尘道:“当年的三途河畔,我意外过。但同样的人,同样的事,怎会意外两次呢?我只是一直不愿朝着最坏的方向去想!”

“对于曾经在我最困难时帮助过我的人,我很不愿用恶意去揣测,我宁愿自己是错的。哪怕有可能万劫不复,我也想去证明,自己是错的。神母娘娘又怎么会加害我呢?但现实总是残酷的!”

白衣女子不是她人,正是天下人都以为,已经陨落了两百年的天音神母。

天音神母叹道:“这就是你最大的弱点,太过善良,太过感情用事。身上有这两点,再聪明的人,也会做出蠢事。”

“若丢失了善良和情感,还能称为人吗?”

张若尘又道:“神母又何尝能完全斩断自己的情感?御英古神出手,放走了商夏,何尝不是你做出的蠢事?”

天音神母道:“你认为这是我露了破绽?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其实也是我计划中的一环?”

张若尘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扶持定祖做罗刹族族长和天罗神国的帝君?”

“很快你就会知晓了!”天音神母道。

“哗!”

上空,六座天柱峰峰顶,浮现出耀目的阵法光华。

密密麻麻的碗口粗的阵法锁链,从六个不同的方向,如瀑布般向下垂落。

张若尘五指成爪,隔空擒拿出去。

“哗!”

一柄神刀,从虚空中斩出,劈在张若尘和天音神母之间,斩断张若尘凝聚出来的空间力量。

强横的刀意,化为屏障,挡住欲要再次出手的张若尘。

纵目神尊的高大神躯显现出来,如人形小山,手中神刀长达一丈。

纵目神尊曾是罗刹族七大神国之一地熵神国的帝君。

摩罗古神是量组织成员“量悬”的身份暴露后,他便随之失踪。

毫无疑问,他就是摩罗古神背后的量尊。

张若尘发现从六座天柱峰峰顶倾泻下来的阵法锁链,只具有封锁和禁锢之力,不具备攻击力量。

自己对外界的感觉,刹那间消失了!

天音神母玉指向前微探,指尖一道圆形的命运光镜显化出来。

她道:“若尘何不坐下来,心平气和的看看这城中局势会如何演变?”

张若尘自然是心平气和,看向纵目神尊,道:“就凭这位地熵神国之主,怕还不足以让我心平气和。”

纵目神尊沉哼一声,手中的神刀,释放出刺骨寒气。

身后,一个女声响起:“加上本座呢?”

张若尘转身看去。

一位风韵犹存的美//妇人,从一棵古树后面走出,粉红色的抹胸,高耸酥峰间的沟壑惊人,裙摆足有两丈长,身上气场极强,双瞳是血红色。

“原来是不死血族齐天部族的大族宰!这么说来,量目背后的量尊,就是你?”

张若尘手臂上的拳套,发出低亢的麒麟啸声。

是麒麟拳套的器灵,感觉到危险,做出的回应。

齐琳一步步走来,脚下伴随着血雾,明明穿得很撩人,却冷凛无比,道:“不愧是当世一品,让量组织险些覆灭的盖代天骄,如此处境,竟还能镇定自若,又或者是强装镇定?”

张若尘笑了笑:“能与昔日地狱界位高权重的两位老辈霸主交手,是晚辈的荣幸。”

“在六合阵中,若尘你不会有任何机会的。前往神狱的,是剑骨吧?没有了剑骨,你就如虎无牙,鹰无翼,何以能杀出定祖山?”

天音神母说出这话时,手中的命运光镜缓缓飞起。

镜面上,显化出神狱所在空间的景象。

张若尘隐隐猜到他们的计划,更加不能坐以待毙。

于是,果决出手。

调动神气,他激发出麒麟拳套的神器威能,一拳击向前方的纵目神尊。

随着他体内神力爆发出来,整个定祖山中的神纹,都铺天盖地向他压过去。

纵目神尊早就想动手了,立马横刀,汇聚天地之势,斜斩出去。

“轰隆!”

红叶满天飞。

纵目神尊连退数步,所有刀势被一拳瓦解。

张若尘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修炼刀道,最重要的就是气势。气势越强,战力越是可怕。

第一次交锋,纵目神尊必然心生轻视。

这便给了张若尘破他无敌气势的机会!

退一步,气势就会衰一截。

……

虽说定祖山中六合阵的禁锢力量已经启动,但,从山外看去,里面风平浪静,什么神力波动和阵法波动都没有。

剑骨分身进入神狱第一重门,门内的罗刹族军士,全部跪地叩拜。

进入地底重狱,里面一座座神阵运转,形成错综复杂的阵法空间。

挥剑斩出。

剑光过处,所有阵法铭纹全部消散。

正在斗法的泉中生和凌权大神显现出来,站在廊道上,两人的神情,自然是截然不同。

凌权大神脸上写满惊恐,欲要逃,但出口被张若尘堵死了!

“拜见神尊!”

商月从阵法的角落中走出来,身上的玉树墨月光影,已经很淡。

剑骨分身看了她一眼,道:“这次辛苦了!我会帮你修复神魂,并且提升修为。”

商月露出喜色,这一次的付出,果然换来丰厚的回报。

张若尘从不让人失望!

太极,已代表天地间的圆满。

无极,更在圆满之上。

张若尘要恢复商月受创的潜力和根基,自然不是难事。

剑骨分身从凌权大神身旁走过,从始至终凌权大神动都不敢动一下,包括呼吸。

“师兄!”血屠道。

剑骨分身道:“让开!”

正在解析重狱神阵的旭阴大神立即退下去,抱拳躬身一拜:“是小神无能,无法解开这里的神阵。让凌权来吧!”

剑骨分身看向满布狱门的复杂阵法铭纹,全身剑意汇聚,数之不尽的剑道规则化为白色的发光小剑急速旋转。

“哗!”

重重一剑落下。

神阵被直接劈开,狱门化为碎片。

凌权大神心中更惊,这也太可怕了。

重狱的神阵都被强行破之,这实力绝非乾坤无量初期!

他抓准时机,爆发出极致速度,与空气相融,向地面逃去。

怎么可能逃得掉?

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也不知是从何处诞生出来,如万箭穿心一般,将他的神躯击穿成了筛子,全是血孔。

泉中生、血屠、旭阴大神顺势追上去,将他镇压。

罗乷从破碎的狱门中走出来,双眸波光粼粼,蕴含着无限的情感,继而,将剑骨分身抱住,耳鬓厮磨。

安静了许久。

剑骨分身道:“对不起!这两百年……是我的错。”

“我知道你肯定有不能前来的原因!无论是因为什么,我都原谅你了,我等今天,已经等了两百年。还好,总算等到了!”

罗乷嫣然一笑,眼眸眨巴。

昔日的种种阴霾,尽皆散去,眼前是晴空万里。

母后和父皇相继陨落,她本以为今后只能靠自己了,无论多么艰难,都得咬牙挺过去。但显然,自己还是有依靠的。

剑骨分身道:“目前我们还没有脱离危险,得立即离开罗刹神城。薪禾大祭司,我留给你了,是她搜了你的魂,只有你亲自斩了她,才能弥补精神意识的创伤。至于神魂的创伤,我可助你恢复。”

对张若尘,罗乷没有任何隐瞒,狡黠的笑道:“我修炼的是《归墟》,本就能不断激发身体潜力,区区搜魂,还伤不到我根基。不过,你说得对,必须得狠狠收拾那个老妖妇一顿,才能弥补受创的精神。好多秘密都被她窥探了,气死我了!”

“有没有人……关心一下本皇子?里面还有一个人呢!”

罗生天略带迟疑的声音,从狱中传出。

“来了!没想到吧,在你最落魄的时候,居然是本座来救你,好好记住这份恩情吧!”血屠走进重狱,开始解他身上的神链。

http://www.pronostic.org/n3475.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