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426章 钓者

万古神帝第3426章 钓者

荒天大笑了起来,目光与白袍老者对视,眼神逐渐深邃,道:“弱者才会嫉妒!心若足够强大,那么无论对方是谁,无论对方多么优秀,自己天下第一之心都绝不会动摇。”

白袍老者,自然就是当今地狱界石族的族长,二十诸天之一,石天。

亦是石族的第一强者!

换做是四千年前,石天绝对是荒天最尊敬的长者。

但,白皇后的事,在他们之间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痕,不可修复。

荒天很了解石天。

石天虽修炼了血肉之躯,但心却是冰冷的,走的是地狱界石族的“向死”之道。

心若磐石,无情绝欲。

自己今日若是不妥协,石天一定会对张若尘出手,张若尘能逃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荒天道:“我还能相信你吗?”

白袍老者道:“渔白薇的事,为师很抱歉。但,她的存在,就是你的破绽,为师只是想让你认清,情感是世间最多余的东西。做为石族,只有斩断了情感,才能无懈可击。”

“入情、忘情、斩情丝、断人欲,是修行的过程,能锻造你的心志。终究有一天,你会感激为师为你做的这一切!”

“为师既然想你回来,想要将石神殿交给你,那么,一定会做到答应你的条件。”

荒天自然不会因为石天的解释,就原谅他,师徒间的裂痕,永不可修复。

但,石天的那一声“抱歉”,还是让荒天心中震动。

因为石天一生强势,性格不屈,从未向任何人道过歉。

“我的条件是,张若尘必须活着离开幻灭星海,你绝不可对他动手。否则,今后我与你,必是生死之敌。”荒天道。

这个条件,看似简单,实则暗藏许多条件。

包括张若尘在幻灭星海,遇到生死危险,石天都得出手相救。

石天不做多想,道:“为师答应你!”

荒天破空而去,飞入夜土,赶赴百足帝陵。

他感应到了玄一的气息!

无论石天来夜土做什么,都与他无关。那种层次的人物的事,他掺和不进去,也不想掺和。

但,玄一必须死。

荒天离开不久,石天长长一叹,身体消失在原地。

再出现时,他已进入夜土,站在一座黑色湖泊的水面。

湖面上,风很急。

水面一丝涟漪都没有。

石天的须发和衣袍,也纹丝不动,风吹不起。

不远处,停着一只破旧不堪的木船。

木船上立着一根斑驳的朽木诡杆,上面悬挂一张黑色帆布。

木船就这么停在眼前,但却像是有亿万里遥远,空间在这里变得很不真实,所有空间规则的规律都被改变。

空间,是由空间规则决定。

参悟空间规则,就能在一定程度上掌控空间,改变空间,或者是毁灭空间。

但空间规则也是有规律的,这种规律,被称为秩序。

正常情况下,只有空间主神,才能察觉到空间秩序。

当然也有不正常的情况,比如精神力达到九十阶以上,精神力就能感应到空间秩序。修为达到不灭无量,神魂也能感应到空间秩序。

能感应,不代表能够运用。

木船上的人,能够运用空间秩序,可见是何等的了不得。

那老者,就坐在木船的船头,持一根钓竿,但却没有线。

他道:“几个小辈的事,以你的身份插手进去,真的好吗?真要弄得擎苍那样,惹得诸天嘲笑?”

“擎苍没能杀死那个小辈,还让那个小辈变得更强了,所以才会被嘲笑。而我若是出手,绝不会如此。”石天道。

“一场棋局,没有任何一颗棋子,可以随便杀。在幻灭星海的这张棋盘上,我才是你的对手。”

船头的老者,又道:“你本该清楚,有我在,你杀不了张若尘。可是,你却借此为条件,欺骗了自己的弟子。”

石天道:“我并没有说出任何一句骗他的话!况且,他回石族,才是最佳的选择。石族的未来需要他,他也需要石族的庇护。”

船头的老者,道:“你是觉得,剑界庇护不了他?”

“剑界看似网罗了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几位英才,未来大有可期,但实际上,不过是一场虚梦。等到天庭覆灭,下一个,就是你们。”石天道。

船头老者道:“若你们灭不了天庭呢?”

“下一个,依旧是你们。昊天或者酆都大帝真要下定决心灭剑界,你挡不住,九天也挡不住。”石天道。

船头老者沉思了片刻,道:“你就不好奇,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一次,轮到石天沉思。

石天看向老者手中那根钓竿,道:“没有线,没有钩,没有饵。”

“线有,钩有,饵亦有,就在夜土中。”船头老者道。

石天笑道:“我明白了!玄一和量组织就是线,你是钩,饵就是夜土。这是要钓量组织的量皇?这就是你和酆都大帝的协议?”

船头老者道:“我替他找出魁量皇,他给剑界一个元会的时间。”

“是他个人,而不是整个地狱界?”石天道。

船头老者道:“有区别吗?只要他不出手,地狱界谁出手,能奈何得了剑界?”

“本天呢?”

石天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不再像先前那么慈眉善目,整个湖泊都沸腾了起来。

船头老者手中的钓竿,不再像先前那么稳,轻轻晃动了起来。

但他依旧平静,道:“很强,但还是差了一点点,灭不了剑界。”

石天胡发飞扬,向前一步,木船周围的空间规则坍塌了一大片,湖水掀起巨浪。他再次问道:“那我们二人交手,谁输谁赢?”

别看石天只是迈出了一步,但这一步跨越的空间,何止一片星域。

做为精神力修士,敢让石天近身,船头老者最大的依仗,就是眼前的空间规则。

船头老者已站起身来,手中的钓竿闪烁无尽符纹,目光灼灼,与石天对视,道:“一息之内,你若能再向前一步,如此距离,你赢。但现在的距离,你败!”

胜负,就在一步间。

若石天有击败星海垂钓者的实力,自然也就有灭剑界的能力。

一息,顷刻间过去。

石天没有迈出那一步。

不是迈不出去,而是,没有去尝试。

一旦他尝试,必是一场恶战。但他来夜土,并不是要和船头老者一较高下,那样会耽误正事。

石天道:“算了,觊觎剑界的,何其之多。我何必出这个头?就算灭了剑界,若不杀死你。对石族而言,必是一场灾难。”

“你更应该担心的是,酆都大帝会如何对付你。”星海垂钓者道。

石天眉头微皱,道:“你本应该明白,本天不是你要钓的鱼。魁量皇的精神力强大,绝对是八位天圆无缺者之一。”

“但你来了夜土,上了钩。”星海垂钓者道。

石天笑了笑,道:“你顺着玄一和量组织这根线,在夜土挂了钩。但你可知,为何夜土是饵?这饵到底是什么?”

“我就是在等你给出答案。”星海垂钓者道。

……

石斧君崩溃了,被蚩刑天打爆八次了。

而且,蚩刑天失去耐心,要搜他的魂,无论他如何解释都没用。

“刑天大神且慢。”石斧君道。

蚩刑天脸上长猫须,双眼若铜铃,将石斧君的神魂都扯出来了一半,见他求饶,才放了回去。

千骨女帝道:“现在肯说了吧?”

石斧君道:“其实关于夜土,本君知道的,真的不多。”

“直接搜魂吧,不能再浪费时间了!”张若尘提议。

石斧君立即将一只卷轴取出,双手奉上。

张若尘眼神疑惑,拿起卷轴,打开。

画卷上,画的是一位美丽至极的女子,淡蓝色的衣裙,头上戴着玉簪,眉心描绘有蝴蝶形状的朱红色花钿。

画得栩栩如生,灵动自然,仿佛能够从画卷中走出。

是真的很惊艳!

让张若尘这个见惯了各种仙子、神姬的风流剑神,都生出了惊艳之感。而且,还只是一幅画而已!

蚩刑天挤过去,看了一眼,顿时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投其所好,要贿赂张若尘,也送有一个真的来吧!一幅画……这也太敷衍了,我都不能忍。”

说着蚩刑天就要去搜石斧君的魂。

张若尘拦住了蚩刑天,认真的看向石斧君,道:“你将石矶娘娘的画像拿出来,是什么意思?”

“这是传说中的石叽娘娘?”

蚩刑天目光再次移到图卷上。

石族有十颗石神星,每一颗都是超级九级星球,比一座大世界都有大百倍。

传说,这十颗石神星,乃是石族历史上的十位始祖寂灭后的身躯所化。

这并非完全是传说,因为十颗石神星是真的很特殊,体积庞大,但却不是拼合而成,是十块完整的宇宙岩石。

根本不可能天然形成十块这么庞大的石头星球,并且,历无尽劫难,而不毁。

关于十颗石神星的传说有很多,但外族修士很难进入石神星,那些传说的真实性,只有石族的顶层神灵才知晓。

其中石叽神星,传说就是石族最后一位始祖“石叽娘娘”逝后所化。

当然,要说十族一族就诞生了十位始祖,就连石族神灵自己都不信。但能够留下十颗石神星的存在,就算不是始祖,石族神灵认为,也必然是半祖。

无论怎么说,石叽娘娘都是一个时代的霸主,修为通天的人物。

宇宙浩瀚,万古岁月悠长。

历史上,像石叽娘娘这样卓绝的人物,总还是有那么一些。但世间之所以流传了许多关于她的故事和传奇,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她足够的美丽。

石叽娘娘的画卷,从古一直流传至今,遍布宇宙各界,甚至是一些凡人星球。不知多少画道高手都尝试描绘!

这份特殊的地位,可不是任何一位始祖,任何一位女子,可以拥有。

石斧君道:“神尊,请看画卷左下角。”

画卷左下角,写着几个秀美的文字:

苏自怜,绘。

石斧君道:“本君查阅过白狐族的史料,发现苏自怜并非无名之辈,而是白狐族继十二尾天狐之后,最卓绝的强者。而且……她和石叽娘娘生在同一时代。”

“你的意思是说,这幅画的价值很高,很可能是石叽娘娘时期流传下来?很有收藏价值?”

蚩刑天冲过去,就想再揍他一顿。

石斧君连忙道:“传说中,石叽娘娘是一个无比自恋的人,自认是天下第一美人。任何别的女子,敢被评为第一美人,都绝对活不过当天。而这幅画,应该是她唯一珍藏的一卷。因为,画得最真,最好。”

蚩刑天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了,觉得石斧君太耽误事,但看张若尘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也就忍了下来。

张若尘问道:“你为何认为,这画一直被石叽娘娘珍藏?”

“因为这幅画,是本君从烂臣海海底最深处一处秘境中找到,那处秘境中,有超越无量的规则的残留痕迹。而且,除了这幅画,还有一只鼎。那只鼎,就是夜妖六族的先祖用来镇压夜土的六方天尊鼎,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九鼎之一。”

石斧君一拍大腿,道:“可惜啊,此鼎丢失了!”

听到如此奇闻,千骨女帝和蚩刑天都心中大动,根本不信六方天尊鼎丢失了,打算搜石斧君的魂。

蚩刑天释放魔气,五指化为利爪,以“商量”的语气,对石斧君说道:“别演了,既然画卷都拿出来了,将六方天尊鼎也交出来吧!本座可以答应你,只要你交出这件至宝,一定护你性命。”

“没演,六方天尊鼎真的丢失了,被一个大圣盗走。”石斧君道。

蚩刑天真的不能忍了,这都编得没谱了!

千骨女帝发现张若尘的神色很奇怪。

也不算奇怪。

就是平静得太过头了!

这家伙的心境,已经这么高深了吗?

六方天尊鼎,或者说九鼎,都不能让他产生情绪波动?

张若尘一把将蚩刑天推开,道:“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告诉我,石叽娘娘来过夜土,六方天尊鼎是被她取走。所以,夜土的秘密,与石族有关?”

“碲!”石斧君道。

张若尘道:“什么意思?”

“碲,是石叽神庙中,石叽娘娘神像下方的石台上的一个文字,被踩在脚下。谁都不知道这个字代表什么,但我觉得,可能与夜土中那位有关。”

石斧君低声道:“传说,石叽娘娘不仅自恋,而且很小气,显然是吃了大亏,才会将一个人踩在脚下千古岁月。在那个时代,可没有人是石叽娘娘的对手。”

“来了夜土,取走了六方天尊鼎,却没有毁掉夜土,也没有放出夜土下的禁忌,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http://www.pronostic.org/n3446.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