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3371章 剑魂凼异变

万古神帝第3371章 剑魂凼异变

青山神杖,是逆神族五根神杖中最强的,由大长老执掌。

青山神杖气息的出现,让张若尘感觉到万分意外。

除了太清祖师和玉清祖师之外,竟还有修士找到了剑神殿?

大长老在何处?在剑源神树下吗?

张若尘不敢确定,因为那种层次的人物,哪怕留下一道影像,也能存世天地间。

张若尘全力催动真理神目,也使用无极神道感知,但,难以穿透光雨,无法到达树下。

这时,变故发生。

“轰隆!”

那杆被镇压了的黑色战器,击穿血泥大手印,冲天而起。

它形似一杆槊,速度极快,空间随它飞行而凹陷。

血泥人沉哼一声,手臂一动,一条血色河流蜿蜒的飞出去。河中神纹如剑,将黑色战器缠绕,拉扯到他手中。

剑魂凼所在方位,发出一声高亢而愤怒的长啸。

啸声蕴含震慑神魂的力量。

血泥人左手抬起,捏成指剑,向剑魂凼一指。

“哗!”

一柄千丈长的血色神剑凝聚出来,携带千万道剑光,击向剑魂凼的茫茫黑云中。

黑云被破开,剑光所向披靡。

一座黑色幽潭,出现在云雾后方,像一只巨大的眼睛,与血色神剑碰撞在一起。

血色神剑爆开,化为血气。

所有剑气,皆被那只黑色眼睛吞没。

那只黑色幽潭般的眼睛,似蕴含摄魂之力,阵法中的诸神皆摇摇欲坠,神魂在被抽离,从身体中飞出。

“守住神魂,莫要看它。”

张若尘立即运转阴阳十八局,以十八座阵法世界衍化成十八面盾牌,抵挡那股可怕的摄魂力量。

在运转阵法时,张若尘紧盯剑魂凼所在方向。

发现,那只黑色幽潭般的眼睛下方,有一片阴影。阴影中,站着三道身影,其中一道,赫然是郭神王。

郭神王居然与邪异走到了一起。

这是合作,还是臣服?

如果是后者,那么剑魂凼中的邪异未免太可怕。

另外两道身影,一道是一个女子的影像,看不见容貌,像是黑色剪影,身材极为高挑,线条充满美感。

另一道,是一只大鸟的形态,亦是黑色剪影。

虽是两道剪影,但气势都很强大,是封王称尊的层次。

简直太惊人,包括郭神王在内,一次性现身三尊无量。还有一只黑潭般的眼睛,其主人修为更是深不可测。

谁能想到,深藏黑暗大三角星域中的剑神殿,隐藏有这么多的神王神尊。他们若是执掌剑神殿,降临外界,必然引起轩然大波。

张若尘十分怀疑,类似七十二魔神石柱、剑神殿这种始祖留下的古迹,会相继出世,走出更多翻天覆地的强者,干预当世。

如巫殿、娲皇宫、阿修罗神山、妖祖岭、崆明墟、龙巢……

许多被亿万年岁月掩埋的古地,未必已经消逝。

就像剑神殿和七十二魔神石柱一般,很有可能,只是藏在类似黑暗大三角星域和北泽长城这样的秘地。

至于各界、各族的始祖界,更加不可测,或许有着更加令人生畏的力量。

真正的乱世,正一步步到来。

“地魔雀说,那股召唤力量更加强烈了!”白卿儿向张若尘传音。

张若尘目光锁定向那只大鸟形态的黑色剪影,觉得它的轮廓,与地魔雀有几分相像。难道地魔雀的感应,来自于它?

来自于一位强大的邪异?

血泥人与那只黑潭般的眼睛交流,两者身上气势越来越强劲。

黑色云霞与血色气雾对冲在一起,形成一道道雷鸣般的轰鸣声。神力对撞,空间沸腾,将剑源光雨都冲散了许多。

“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便是,逼我们退出剑神殿,休想!”

天梯的一截截石梯飞起,化为万柄战剑,斩入剑魂凼。

郭神王那道大鸟形态的黑色剪影,齐齐释放神力,衍化出神通,形成黄泉长河,和密密麻麻的石山,将石梯挡在了剑魂凼外。

那里碰撞声激烈,神力波动强横得恐怖,煌煌如要灭世。

白卿儿出现到张若尘身旁,道:“很奇怪,看这情形,剑魂凼似乎要连同天梯和血泥人一起驱逐出剑神殿。”

“天梯和血泥人,与剑魂凼中的邪异,共处了这么多年,相互都无法奈何对方。剑魂凼突然这样强势,的确有些奇怪。”张若尘道。

池瑶道:“难道是郭神王的加入,让剑魂凼有了更大的底气?”

“恐怕没这么简单!”张若尘摇头,道:“按理说,剑魂凼应该坐山观虎斗,才是最好的选择。但他们完全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甚至不惧我们和天梯、血泥人联手,这是多一个郭神王能有的底气?”

白卿儿道:“我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传音两位祖师,我们还是退出剑神殿吧!”

明明地魔雀的器灵感觉到了强烈的召唤力量,白卿儿却能克制自己,迫切想要离开。

危险气息太浓烈了!

其实,张若尘对危险的感知更加明显,心绪不宁,仿佛有一双无形的眼睛在盯着他,但他却看不见对方。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人类,看着地上的蚂蚁。蚂蚁生出了感应,但环顾四周,看不见人类在哪里。

只因,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张若尘向两位祖师传音,但,没有回应。

“糟了,不对劲。哪怕两位祖师在破境的关键时刻,也应该能分出神念回复我。”

张若尘脸色终于变了,将阵法交给葬金白虎,又向修辰和纪梵心传音,让她们必须以最快速度掌控天旗。

“这它带上!”

洛姬追上张若尘,凝白的手掌摊开,半座逆神碑,从空间中显现出来。

另外半座逆神碑在洛姬手中,张若尘一直都知晓。

池瑶和白卿儿却是第一次见到,不禁对洛姬刮目相看,以前竟小觑了她。

张若尘带上这半座逆神碑,以天尊字卷和《六祖释禅图》护体,身穿附体甲,全副武装,冲出阵法,赶向两位祖师的修炼地。

附体甲拥有强大的神魂防御力。

张若尘身上一个个天尊神文飘浮,金色菩提树如影随形,穿行在混乱的神力波动中,冲向剑源光雨最密集地带。

剑魂凼中,一道神念,锁定到他身上。

那道女子模样的黑色剪影,手持一只笛,吹奏悠扬笛声。

剑神殿中,掀起凌冽风劲,伴随黑色云霞,直向张若尘涌去。

是音波和魂力凝成的异象,直接攻击张若尘的神魂。

“哗!”

一个个天尊神文越发明亮,将涌来的风劲和黑色云霞阻挡,无法靠近张若尘。

《六祖释禅图》悬浮在头顶,挡住了密集的剑源光雨,张若尘来到两位祖师的近处。发现,他们身周有强劲的神魂波动,剑鸣声不绝。

天剑魂离体,不断斩向虚空。

张若尘立即停步,知晓两位祖师这是遭遇了未知的神魂攻击,正在斗法。

张若尘若不使用真理之心的力量,根本看不到天剑魂,也感应不到神魂波动,只能感受到无形的肃杀。

冒然靠近过去,后果不堪设想。

张若尘手持菩提树,树上佛光万丈,万佛诵经声响彻天地。

挥动菩提树横扫过去,金色佛光绚烂而神圣。

按理说,菩提树可以驱散邪异,照亮黑暗。但张若尘全力以赴数次挥击,却无法将笼罩在两位祖师身上的神魂攻击打散。

太清祖师的声音,传入张若尘耳中:“以神魂攻击我们的是至上四柱之一羌沙克,别掺和进来,赶紧带着他们离开剑神殿。”

声音很急切,显然斗法在关键时刻。

羌沙克?

张若尘很意外,脑海中,浮现出在离恨天看到的那道长着羊角的庞大身影。它在光净山,捏死了真理殿主的神魂念头,亦追杀过凤天的神魂念头。

能与天魔齐名,并列至上四柱,这在某些时代,绝对可以无敌,堪比天尊。

一时间,张若尘脑海中疑云密布。

羌沙克的残魂,为何出现到剑神殿?

是离恨天的那一道?或者,是另外一道残魂?

剑神殿不会真有连接离恨天的通道吧!

玉清祖师声音响起:“走,赶紧走,别管我们,剑神殿发生了巨变,剑魂凼中有比羌沙克更可怕的气息传来,即将降临。”

“要走,一起走。”

张若尘将包裹在身上的天尊字卷取下,将护体的天尊神文收回字卷,凝聚字卷中残剩不多的天尊神力。

顿时,一道道神魂攻击,冲向张若尘。

菩提树形成的守护佛光,如风中残烛,随时都要被击穿一般。

“谁都走不了!”

郭神王冲出剑魂凼,急速向张若尘而来。

他与邪异不同,并不是特别惧怕剑源光雨。不过,不敢太过靠近,密集的光雨,连两位祖师都承受得艰难,何况是他?

相隔十数里,郭神王便双手按在地面,双手间,形成一条黄泉神河,水流湍急,寒气慑人。

河面上,万千身穿铠甲的阴兵,杀向张若尘。

张若尘调动六柄神剑,结成剑阵迎击上去。

“嘭!”

修为差距太大,所有神剑和剑气,全部被黄泉神河震飞。

逼不得已,张若尘只得将天尊字卷凝聚出来的天尊神力打向郭神王,轰隆声中,阴兵全部爆开,黄泉神河炸裂。

天尊神力一直冲击到郭神王身上,一个个神文,将他的神王鬼体打得四分五裂。

郭神王重新凝聚出神王鬼体,虚弱了一大截,但情绪很疯狂,战意和杀意强烈,有些不正常,狂笑道:“昊天的力量耗尽了吧!小辈,这下看你还如何抵挡本座的杀伐?”

郭神王像是完全不惧死亡一般,化为一片浩荡的绿色鬼火,涌向张若尘和两位祖师。

哪怕剑源光雨会伤到他的神魂,他也丝毫不惧。

张若尘没有逃走,依旧站在两位祖师前方,长发在凌厉的风中飘飞,紧咬唇齿,眼神凝沉,唤出了地鼎,显化出太极阴阳图。

“就凭你,我为何不可敌?”

张若尘若退走,两位祖师很可能会陨落。

今日,唯有死战。

http://www.pronostic.org/n3389.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