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2892章 父亲,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万古神帝第2892章 父亲,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宇宙深处的两只眼睛,只出现了瞬间,就被一片星云笼罩。那股恐怖绝伦的气息,跟着一起消失。

张若尘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暗猜必有至强出手。

看似平静的背后,恐怕已是惊涛骇浪。只可惜他的修为还太低,接触不到那个层次。

“那双眼睛的主人,也不知是何方神圣?不管了,这片天地间的老怪物,一个比一个厉害,我还是低调一些为妙,暂时不能暴露重新踏上武道修行的秘密。”

张若尘的身体变得透明,随后,完全消失。

……

第一神女城中,白皇后与神女十二坊的八位神境坊主,站在天尊古阵下方,眺望崩碎的摩炎星,与神源自爆后形成的神力风暴。

她们已推算过事态的各种走向,皆忧心忡忡。

柳轻城叹道:“经此一役,星桓天必将不得安宁,希望能够渡过难关。”

“先不要管往后,撑过眼前的危机才是当务之急。一起催动天尊古阵,神力笼罩整个星桓天,抵挡神力风暴的冲击。”

白皇后下令后,率先飘飞起来,落入天尊古阵的中心。

她的神境世界展开,与古阵重叠。

神气犹如水浪一般,从她的神境世界中宣泄而出,使得密密麻麻的阵法铭纹显现出来,以第一神女城为中心,蔓延向整个星桓天。

无论是摩炎星爆碎形成的可怕炙热气息,还是神源自爆的神力风暴,若是没有神灵抵挡,整个星桓天将会化为焦土,生机绝灭。

对星桓天的修士、百姓、飞禽走兽而言,今天犹如末日降临,出现了种种异象。

天边曾被烧红,一片超过万里的广阔大地,化为了火原。有山脉,从地平线上消失。

海域被煮的沸腾,不计其数的水域生灵惨死,尸浮水面。

大地在抖动,形成一次又一次大地震,有的地方火山喷发,有的地方海啸淹没陆地,有的地方狂风大作。

刚刚夜幕降临,太阳便又重新升起,越来越巨大,似要从星空中坠落下来。

最后,太阳直接碎裂,一分为十。

十日同天,天空的云层变成赤红色,像是一片火海。

圣境修士或多或少知晓一些信息,知道是强大的神灵在斗法,心中忐忑不安,生怕一道余波从天空落下。

凡人则是不明所以,恐惧得只能跪地叩拜。

尽管神女十二坊在全力以赴庇护,尽管爆发战斗的神灵都尽量在克制,可是,对生活在星桓天上的生灵而言,依旧是巨大灾劫,不知多少村庄、城镇灰飞烟灭,不知多少种族灭绝。

这便是神战!

星桓天的上空,天庭和地狱的神灵都看见了神力风暴汹涌而来。

“这股力量……这是有神灵自爆神源……”

“是谁?”

朔千海颤声道:“难道是血绝战神?战神不敌夺天神皇,于是只得施展玉石俱焚的手段。天呐,呜呼悲哉!”

“这不可能,血绝战神一生何等惊艳,是要登临神尊,冲击诸天的存在,怎么可能陨落在这里?不,一定不是真的。”

地狱界诸神,皆是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在他们心中,特别是在他们这群新神的心中,血绝战神是一面旗帜,是他们年少时的偶像,与追逐的目标。

地狱界神灵虽然悲戚一片,可是,天庭的诸神,却也无法乐观。

若是血绝战神自爆神源成功,夺天神皇岂能活命?

神源自爆形成的神力风暴虽然可怕,但是,蔓延到星桓天的时候,已经大幅度减弱,还威胁不到真神。

不知多久过去,风暴才平息下来。

海尚明宫望向黄泉星河所在的星空,紧绷的脸色,微微放松下来,道:“大家不必担心,血绝战神的星魂神座没有消失,依旧闪耀明亮。”

“夺天神皇的星魂神座也没有消失。”有天庭神灵喜悦的道。

诸神却疑惑了起来,刚才那股神力风暴,分明是神源自爆后形成,为何血绝战神和夺天神皇都没有陨落?

“夺天神皇修炼的是《三尸炼神》,会不会是他不敌血绝战神,其中一尸自爆?但却没能杀死血绝战神。”阎昱如此猜测。

岚君冷笑:“你是在讲笑话吗?夺天神皇岂会不敌血绝战神?本神听说,血绝战神修炼有一具战力不弱于本尊的不死血神,以本神看,应该是血绝战神被夺天神皇打得落败,最后不得不自爆不死血神。”

在天庭和地狱神灵相互争执的时候,商弘脸色却越来越凝重,心中生出强烈不安。

他感知力很强,分明察觉到刚才的神力风暴中,蕴含强劲的光明之气。这哪里像是不死血神的气息?

忽的,商弘开口,道:“星域中的无形屏障消失了,我们尽快离开。”

岚君向商弘瞥了一眼,发现他眼中尽是慎重之色,不禁心头一沉,有一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他连忙道:“大家都不要争执了,无论血绝战神和夺天神皇孰强孰弱,星桓天都已成为是非之地,赶紧离开才是正事。”

天庭诸神纷纷飞离而去,冲入进幽深黑暗的星空中。

地狱界神灵也不想在星桓天久待,先前在宇宙深处显化出的巨大眼睛,至今都还让他们不安。于是,他们也化为一道道神光,飞遁而去。

张若尘的身形,在距离星桓天大概还有两亿里的地方显现出来,落在一颗小行星上,使用神目,看着一道道流星般的神光,划破黑暗,飞离而去。

“你们倒是走了,可是星桓天却被推至了风头浪尖。”张若尘感叹一声。

“哗!”

一道白光,从上方落在,凝化成白卿儿的美丽身影。

她戴着面纱,肌肤上蒙有一层白莹莹的光华,四周洒落光雨,语气清冷的道:“所以我从未将希望寄托在这些人的身上,他们皆为利来。祸之将至,自然是对神女十二坊避之不及。与夺天神皇对决的,不是血绝战神,是荒天对吧?”

张若尘知晓白卿儿对荒天恨意极大,但又不想骗她,正在思考该如何回答的时候。

白卿儿道:“看来是了!血绝战神怎么可能与夺天神皇拼到自爆神源的地步?况且,也只有荒天这个同时精通生命之道和死亡之道的大神,才能助你悟透生死,脱胎换骨。”

“其实……”张若尘道。

白卿儿双眸含霜,道:“我和他的事,你最好不要参合。你为他说任何一句好话,都只会让我更加厌恶你。当然,你也不必在乎我的感受,可以与那些神灵一样,赶紧离开星桓天,免得惹祸上身。你难道没有发现,荒天都已经离开了吗?”

此刻的白卿儿极其偏激,听不进去任何话。

张若尘能够理解她的情绪,荒天和渔白薇这段悲情故事的背后,最大的受害者,难道不就是她这个不应该被生下来的女儿吗?

大圣境时,白卿儿为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冲击元会级天才的层次?

就是为了争一个将来能够挑战荒天的资格。

张若尘没有开口劝说,也没有离开。这个时候,做什么都是错的,只有先等她情绪平复下来才行。

白卿儿侧目望向小行星上的一座岩石山岳。

宇宙中,飞来两道身影,降落到岩石山岳的顶部。

一男一女。

女子站在山岳顶部,背有一柄血红色的剑,宫装挽发,一双秀目,蕴含无穷幽怨,远远的注视张若尘。

男子也背有一柄剑,黑色的阔剑,一步步走下山头,来到张若尘面前。

他将背上的黑色阔剑取下,双手捧着,单膝跪在地上,递向张若尘,以呜咽的语气,道:“父亲,我和母后找得你好苦,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听到“回家”二字,张若尘的双眼,顿时湿润模糊。

他从池昆仑的手中,接过沉渊古剑。

剑灵生出感应,立即雀跃欢鸣。

池昆仑眼眶发红,道:“父亲!你离开的这数十年,母后被天下修士冤枉,遭受无数诋毁和谩骂,她却从未解释过一句。她说,父亲当年也曾如此,被当做昆仑界的叛徒,被排挤和污蔑。现在扯平了!”

张若尘望向站在远处山顶的池瑶。

是啊,有时候自以为做的事,是对一个人好。可是却又因为你,让他(她)被天下人唾弃。

池昆仑再次道:“我和母后这数十年,一直在星桓天这片星域找你,虽有太上掩盖天机。可是,母后却一直不敢现身,一旦暴露行踪,就会被地狱界至强抹杀。这种日子,你还要她继续过下去吗?”

“所有的误会都可以解开,所有的困难可以一家人一起去面对。父亲,跟我们一起回家吧!”

不远处,先前还让张若尘赶紧离开星桓天的白卿儿,却是暗暗紧张了起来,目光向远处山顶的池瑶望去,心中暗道,“好厉害的手段,不自己出面,却派遣儿子前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是知晓张若尘吃软不吃硬!想这样就把人抢走?”

张若尘心痛无比,知晓自己失踪的这些年,实在是连累了太多的人跟着一起受罪,于是,使劲的点头。

“好,回家!回我们的家!”

http://www.pronostic.org/n2917.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