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万古神帝 > 第2889章 荒天之愤

万古神帝第2889章 荒天之愤

《冥书》八卷,任何一卷都堪比《太乙神功榜》上的旷世绝学。

传说,八卷合一,能窥长生之秘。

天下谁不想长生不死?

修为越强者,越想。

《冥兵卷》不仅对声威浩大的冥殿和黑暗神殿意义重大,甚至当今天下所有至高存在,都会感兴趣。消息一旦传出去,不知多少神灵,会找上张若尘,必然形成新的风暴漩涡。

张若尘已猜出眼前这位血绝战神就是荒天,自然不会老实承认,但又不想在这个心思透彻,聪慧绝顶的大神面前扯谎。

“看来你是瞧出了端倪,知晓我不是血绝,对我心存防范。”荒天没有变化成原形,依旧以血绝战神的样子,站在那里。

却龙形虎态,丝毫不弱血绝战神本有的盖世英姿。

张若尘道:“你根本没有打算用外公的模样来骗我,否则进入神庙后,就不会站在这里等我,而是会冲入进石殿,查探我的伤势,问我这些年都去了哪里。装,就要装到底。”

“所以,你伪装成外公的模样,是想骗冥花坊主语千丞。”

“你不想神女十二坊的修士知晓,你来了星桓天。你不想天下修士知道,是你杀死了彩衣神。”

荒天的场域,早已笼罩神庙废墟。

即便冥花坊主就站在石殿中,近在咫尺,却听不见他们的对话。

在冥花坊主眼中,开满红花的木槿树下的两个男子,都英姿卓越,一个威武神气,一个器宇不凡,皆是天下男子第一等。

荒天手中的血龙战戟,像是一条活着的魔龙,在呼吸,气浪吞吐,形成强劲的风。

“哗!”

木槿树上,洒落下一片片花瓣,如雨一般纷纷扬扬。

张若尘目光落在血龙战戟上,仔细分辨,道:“这不像是假的!”

这杆血龙战戟,与血绝战神那一杆一模一样,绝不会是幻化出来的。

荒天道:“此戟,名为血绝。与血绝那杆血龙战戟使用的材质,差得不会太多,内部亦是封有一条真神魔龙。”

张若尘生出一股强烈的荒谬感。

血绝战神给七星帝宫的护殿灵尊取名荒天,已是足够幼稚。但,以他那乖张狂放的性格,做出这样的事,倒也能够理解。

但,荒天大神出了名的心狠手辣,背叛天庭,杀恩师,斩接天神木……,这样一个人,竟也能够做出如此幼稚之事?

他炼此戟,还取名血绝,多半就是专门用来坑血绝战神。

杀人后,甩锅到血绝战神身上。

这两人,不愧是上一个元会的绝代双骄,一个无耻,一个阴险,谁都不输谁。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荒天道。

张若尘点了点头。

“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彩衣神吗?而且,还借血绝之名。”荒天道。

张若尘道:“大概能猜到。”

荒天身形挺拔,渊渟岳峙,一双灼灼神目,露出异样之色,道:“你竟能猜到?”

张若尘彻底放松下来,不再像先前那么紧张和局促,即便对方真是阴险狡诈的大魔头又如何,最多也就一死。

他道:“是否与逆神族有关?”

果然听到“逆神族”三个字,荒天的神威宣泄而出。

在这股神威面前,张若尘犹如沧海中的一只木舟,顷刻间,就能被掀翻捣碎。

但,张若尘眼中毫无惧色,道:“果然!大神知道白皇后是逆神族族人。如果我没有猜错,以易天君为首的那群神灵,也使用这个秘密,钳制了你。所以,你无法亲自出手杀彩衣神,只能嫁祸到我外公身上。”

荒天紧盯张若尘。

他明明站在原地不动,明明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却给人风雨扑面之感。

张若尘只感觉无法呼吸,眼前仿佛能看见天崩地裂,但,依旧傲然挺立,与他对视。

大神又如何?我也是神。

“渔谣告诉你的?”荒天道。

张若尘道:“与她无关!世间隐秘,并非只有你可以洞察,我也能窥窃一二。”

“是吗,你还知道多少?”荒天语气平淡。

这下倒是把张若尘问住了!

毕竟他只是偷听了商弘和白皇后的几句对话,然后,根据荒天做事的逻辑,推导出来的这个可能性。

张若尘道:“没有了!剩下的,难道不是大神来告诉我吗?否则,大神怎会让渔谣神师给我传话,让我去弥山天尊湖见你。”

渐渐的,无边神威散去。

荒天面露萧索之色,松开抓戟的大手,抬头望着满树红花,道:“我的故事,不想讲给任何人听,也不需要讲述给谁听。你对逆神族,知道多少?”

“逆神族本是圣族,只因三十万年前的逆神天尊,与天庭建立时的逆神碑,才得了逆神之名。”张若尘道。

荒天情绪激愤,道:“逆神族代表的是天庭诸神对先贤的背叛,代表的是天庭万界最深的耻辱。不,也包括地狱界,地狱界诸神也是背叛者。总算他们还有一些羞耻之心,销毁了关于逆神族的一切,禁止后世谈论。”

“三十万年前,在逆神天尊的带领下,天庭地狱二十四诸天,一起先前征战未知,只为阻止五万个元会一个轮回的量劫。”

“量劫到来,宇宙大破灭,众生不存,天地重归死寂混沌。”

“他们败了!二十四诸天征战,仅三人还。”

“但,也不是全败,至少为这片天地,争取了二十万年喘息之机,让大破灭延迟到了十万年前。”

“十万年前的那场大破灭,只针对圣界和万界诸天,没有波及地狱界。显然,推动大破灭的那股力量,已是力不从心。也正是如此,只持续了三个月,便匆匆结束。”

“传说,是天庭诸界的顶尖强者联手,击退了那股力量。但我根本不相信这个传说,当时天庭诸神都在大破灭之下苦苦支撑,哪有余力征战?”

“天尊陨落,二十四诸都败亡,世间已无英雄。”

对逆神族的遭遇,张若尘也是有所了解,心中何尝不愤怒?

荒天继续道:“谁都知道,量劫没有过去。但,偏偏地狱界却向天庭诸界,发动了战争。”

“你怀疑,地狱界已经被推动量劫的那股力量控制?可是不应该啊,地狱界也有经天纬地之人,他们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端倪,也绝不会有人控制得了他们。”张若尘道。

荒天道:“经天纬地之人,要么已经随逆神天尊一起战死,是如地狱四天。要么死于暗杀和谋害,是如生命神尊、吉祥神尊、阎老族长。要么选择了沉默,是如不死战神、酆都大帝。”

“剩下的人,则是选择了极端。”

“何为极端?”张若尘道。

荒天道:“地狱界十大族,皆是需要在战争和杀戮中,才能迅速变强。他们欲要灭天庭万界,将自身实力增强到极致,凭地狱界的力量,对抗推动量劫的那股灭世力量。”

“推动这场战争的,最根本的东西,从来不是什么阴谋诡计,而是地狱界修士心中的欲望,变强的欲望,杀戮的欲望,嗜血的欲望。”

“或许有力量在推动,但那股力量,只是在唤醒他们心中的欲望。”

“这一切,与逆神族有什么关系呢?”张若尘道。

荒天道:“因为他们觉得,是逆神天尊惹来的十万年前的大破灭,在这场他们无法抗衡的劫难面前,将一切的过错,推卸到曾经为他们征战的先贤身上。”

“逆神族若是灭族,不仅可以与地狱界休战,说不定还能平息那股未知力量的怒火。”

“而地狱界,更不希望逆神族存在,同时也想借此平息那股未知力量的怒火,换取更多的时间。于是,逆神族成为一个时代的牺牲品……”

他陷入了自己的情绪中。

久久之后,荒天才是长长吐出一口气,道:“他们的牺牲,却并非没有意义。至少,换来了十万年的和平和繁盛,大家都以最快速度增强自身,如今天庭和地狱的力量,已超过十万年前。”

张若尘道:“我认为,天庭和地狱的高层中,必然有已经臣服于那股未知力量的强者。否则,如此荒唐且软弱可悲的事,天庭和地狱的诸神,怎么可能达成共识?”

荒天深深盯了张若尘一眼,看得张若尘略显心虚,连忙道:“我的意思是,他们那种臣服,可能只是一种信仰,就像地狱界修士对命运的信仰,天堂界修士对光明的信仰。”

“何不猜得大胆一点?就是他们背叛了这片天地,只为换取苟活到下一个量劫法力的机会?”荒天道。

量劫法力,是时间单位,也是天地一个轮回的时间。

为五万个元会。

荒天将插在地上的血绝战戟拔起,手臂劲抖,戟指张若尘,惊天动地的龙吟声随之响起,道:“她们逆神族的身份一旦暴露,天庭地狱共杀之。所以,告诉我,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秘密?”

张若尘清晰感受到荒天身上的杀意,丝毫不怀疑,他敢一戟洞杀过来。

这个时候哪敢隐瞒,更不能耍什么幼稚的小心机,他道:“我听到了商弘和白皇后的对话。”

荒天不疑,道:“既然如此,只要杀了你,就能灭口。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http://www.pronostic.org/n2904.html

《万古神帝》网址:www.pronostic.org。欢迎加入收藏夹方便以后阅读最新章节。